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貧窮,再思考

2015/2/16 — 11:46

【文:魏華星 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說過:「貧窮不屬於一個文明的人類社會,它是屬於博物館。」要創造一個沒有貧困的世界?可能嗎?假如他不是諾貝爾獎得主,大家一定覺得他是傻的。

當奴隸、人口販賣、飢餓、綁架、戰亂、歧視都還沒有進入博物館時,很難想像有人提出一直在社會根深蒂固的貧窮問題可以有解決的可能性。但這裡給我們思考的,正是對貧窮的深層反思---到底我們應該用一種風濕膏貼式的方法,把痛楚減緩?還是應該用針對性的手術,嘗試把它根治?這種思考的影響除了是資源分配的問題,更是對貧窮群體在社會的一個定性:他們是需要長期依賴的負擔,還是短暫弱勢的資產?

廣告

有一些基本的假設在反思當中成為障礙。第一,「貧窮不是我」。這幾年在社會的觀察中發現,貧窮人不能簡單說成就是新移民,就是本地出生或是中產,遇到不可預見的因素,如病患、借貸或家人離世等,都會馬上跌進貧窮一族,加入找劏房的行列。所以貧窮,對很多人來說其實不是遙不可及。

廣告

第二,「扶貧責任不在我」。當然,政府和商界有不可逃避的責任,但就是你不屬於這些界別的人,作為一個市民,其實都會不知不覺令這問題加深。在消費習慣(如有沒有特別支持小商戶)、教育或職業機會的優勢、對貧窮人看法而產生的歧視等等,這些都令草根階層不能有一個公平、可以翻身的機會。

貧窮是一個人在一連串的不幸事情、負能量不斷積累的情況下,慢慢衍生,到了意志被磨滅到一個地步,連基本的尊嚴、自信、希望和信念都喪失的時候,很難再有力量重新起步。要正視貧窮,絕對不只是資源分配的學問,更是社會意識的改變;每個人都有責任和能力,為暫時弱勢的人添加正能量。

要根治貧窮,一定要弱勢社群自己找到原因和動力自強。長貧難顧,如何能把適當的正能量在短時間內注入而提升他們,就是扶貧力量的考量。除了在外在的生活(如住和食)、健康、就業和教育作支援外,更要關注內在的尊嚴、夢想、自信或感到被關懷等。或許,他們不是每一個都可以改變,但他們都值得社會裡每個人給予的一個機會。

在思考貧窮議題中,可能有能力或幸運的一群都能多學懂一種”WE”的思維方式(而不是只顧自己的”ME”):在金錢與富足、生活與夢想、剩餘與足夠、競爭與分享、恐懼與快樂或自己與大眾當中,我們又如何決策?而在我們一連串實際的選擇當中,除了令更多貧窮的產生,或許,我們自己都會感到越來越貧乏。

扶貧,如果繼續停留在消費性的模式(只用慈善作填空心靈的做法)、慈善機構爭取資源、政治團體爭奪籌碼的課題,或政府工作清單中的一項,最後要進博物館的是人類的良知、人類的文明,亦是我們社會宣布放棄進化到一個共生、共享的新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