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賣淫哥哥仔姐姐仔 想對 7.6 屯門公園單嘢講 D 嘢

2019/7/12 — 0:45

【作者:雞鴨鵝蟲孽緣連線】

因為之前工作關係,識埋唔少賣淫哥哥仔姐姐仔,佢地一直都好撐成個運動

出錢出力都唔少

廣告

其實琴日屯門公園單野,佢地都知唔係反性工作者,背後講緊係公共空間使用問題

不過,哥仔姐仔見到雞鴨鵝家禽呢 D 字,多多少少都唔係幾開心,所以寫左 D 野,希望可以轉俾大家睇

廣告

*   *   *

過去兩天的反送中活動,我們一班性工作支持者、性工作者和嫖客等「家禽界」其實一直都在人群當中,和大家成為同樣對抗警權的伙伴。大家仍堅持的五大訴求,其中一項是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 其實援交 ptgf / ptbf /一樓一/援交界等「家禽」及嫖客界一直都對抗警權濫捕,是香港社會之中反抗「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的中流底柱。

但最近的屯門事件,大家居然為了「反送中」就把「性工作大媽」說得是在和警察作伴,兩者狼狽為奸,我地覺得非常委屈。儘管我們也知道大家是在反對大媽的噪音,那請大家創作標語時可否「停一停、諗一諗」,不要把所有性工作者和嫖客樹立成你們的敵人,成為要攻擊的對象呢?

唔好炒埋一碟

究竟大媽有幾乞人憎是可以討論。但而家就係為了打倒大媽,把所有大媽的特性都炒埋一碟。但這一大堆乞人憎的標籤,其實是可以逐步分拆和討論的。譬如噪音、罷街、唔肯溝通、搞商業、文化低劣、賣淫、教壞細路、公共地方表露性慾 .... 這些都是大媽的特質,但是不是所有這些特質都要反對呢?譬如賣淫,為什麼要被炒埋一碟的鬧呢? 

性工作一直被視為唔光彩既工作,請諗一諗,如果你都怕立左法會帶來白色恐怖,那不如都可以對性工作者感同身受一下:性工作者長期都是處於白色恐佈的環境之中!目前,99% 的本地掃黃所使用的「唆使罪」都是冤枉性工作者的罪名,這條罪一直架在頭上,就算性工作沒有唆使,只要警察覺得你有,那就是要入罪,個官從來都不會懷疑警察講大話。

其實我們在網絡和街上找生意,眉來眼去,究竟得罪了你們什麼?百貨賣百客,如果有些啤酒從業員想經營副業,眉來眼去,真係犯不著你去趕走人和叫那些男人做淫蟲。同樣地在公園出玩,是否有賣淫又有什麼問題呢?台灣都有檳榔西施和廟會鋼管舞,這真係民間娛樂和民間的性需要來的。你不喜歡噪音就話不喜歡噪音咯,這個和是否賣淫無關,不用說反對公共的性和反對賣淫的話啊。

運動中,性工作者們的躊躇不前 ...

你們要拿性工作來開刀、你們如此拿來攻擊屯門大媽,讓他外表上看起來成為一場性保守和性解放既杖,說真的如果你們真的就是明刀明槍反對性解放,我們還是樂於應戰。

可是,這是一場反送中的戰場,你們是戰友,但這樣攻擊我們,我們應該扮看不到你們的厭雞問題繼續合作忍氣吞聲,還是應該要反擊呢?其實,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要好好聯合,一起打警權嗎?性工作界別一直都在反抗警權,難道不是應該要共同合作?可以不要說厭雞的話,攻擊你們的隊友嗎?

所謂「以支持性工作的角度反對大媽」的論點

有人表示「唔係反對性工作,但大媽頂爛市,支持性工作者的朋友要支持光復屯門活動」。但其實,揸下波百五蚊買下歌女幾分鐘的一首歌買了男子氣慨,同一樓一全套真係唔同服務,不造成頂爛市的問題。一樓一和其他性服務,是互相補位,一起拓展市場。難道我們還要解釋嗎?

還有人覺得「一樓一安全,想賣淫去返一樓一。」那難道你要性行業一直存在在這個被邊緣的地底狀態?性工作要去一樓一是因為被人趕盡殺絕的結果。

澄清一下

最後,重複一次,我地都好憎有人霸著左個地方,聲大夾惡,唔講道理,這一種野蠻既大媽在西洋菜屯門公園土瓜灣公園,處處都係。返工返學休閒都要被人阻鳩著,對方仲聲大夾惡回敬,這一種「想出氣」的感覺,其實同想出火就搵性工作者一樣咁人之常情。

想強調的是:我地都好憎公共空間被人搶走

公園作為公共空間,好應該由用家互相協調使用,互相遷就各取所需,你以為你人多夠惡死,唱左幾年歌以為一直就可以霸著,完全唔打算理解一下周邊用家既反應感想,真係好乞人憎。所以,公園以至其他可以成為公共空間的地方,經互相協調既情況下,可以做街站、二手攤、交換快閃、街舞、打麻雀、小販、歌舞團、賣淫、踏滑板都是好可以發生。

甚至,我地係憎圈左地就可以蝦蝦霸霸的所有人,所以我地都好憎某些大媽。其實大家去軍事用地嘈,都係因為憎這種「圈地」行為,憎呢種以為自已霸了地就可以話晒事既人。但其實我地都好係站在這一邊的。」

但我們不同意的是某些手法問題。嫖客和性工作者幾時有被警察保護過?扯到警察包庇黃色事業真係對我們極大的冤枉,幾十年我地都比警察蝦,之後突然話我地係警察的一方,比著係你都冷靜不到吧?

咁我地想個世界點變?

1. 希望 d 示威者停止對性工作者的語言暴力,反送中一事上,認清性工作者係對抗警權既伙伴。

2. 唔好講到一樓一係我地的天堂,我地就係想要有一個對性工作開放的空間,可以在街上眉來眼去,讓嫖客都可以有不同種類的服務。你老來都可能要叫雞,都可能想要在街上 flirt,人人都有不同的性需要,可以在理解某些人獨特的性需要的前提下做抗議,而不是做出趕盡殺絕的姿態。傷風敗德的人都需要有活動的公共空間(不要再講去一樓一喇唔該)。

3. 唔係唔比你反對噪音,但唔好反對家禽界。唔好炒埋一碟。

4. 我都知道大家想要以最勇武狠辣和絕情的姿態反對大媽,所以咩嘢都屌,但而家唔係唔比你抗爭,只係你地鬧到「家禽」係一個問題,只會讓同行的家禽界朋友覺得難受。請不要分裂運動,分裂群眾,要識得分開一單一單鬧,策略上真係好希望聯合更多既人打呢場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