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質疑鄭仲恆誠信誇大傷勢 朱經緯大狀指如真誠相信必要 動武屬合法

2018/8/8 — 17:29

圖左:撐警團體支持朱經緯的橫額、圖右:朱經緯

圖左:撐警團體支持朱經緯的橫額、圖右:朱經緯

退休警司朱經緯(58歲)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於執勤時以警棍襲途人頸部,今年年初於裁判法院受審後被裁定襲擊罪成,判囚3個月,高等法院今午繼續審理其定罪及刑期上訴申請。

辯方資深大律師郭莎樂陳詞時質疑,原審裁判官錢禮(Bina Chainrai)單憑控方證人鄭仲恒的片面之詞,對朱經緯的證詞採取完全否定態度,裁決亦未將朱經緯當時的主觀心理狀態納入考慮,是對朱經緯不公。郭莎樂今早陳詞時舉出多個例子,包括指鄭仲恒供稱其被警棍擊打的位置、當時上海銀行中心外的人數、路面情況等,都與新聞片段中所示的不同,質疑鄭仲恒並非一個可靠證人。(上午審訊內容另見報道

郭莎樂質疑,原審裁判官錢禮在判詞中形容鄭仲恒是一個「本質上可靠證人(inherently credible witness)」,又認為鄭仲恒記錯被擊打位置純屬「微細分別(minor discrepancy)」等說法,是缺乏批判思考、亦欠缺事實支持的裁決。

廣告

辯方指裁判官應接納朱主觀想法 

廣告

郭莎樂又質疑,原審裁判官在欠缺充分理由的情況下,完全拒絕信納朱經緯的證詞,亦未將他當時的主觀想法納入考慮,是不合理的。辯方認為,如當時朱經緯是真誠(genuine)相信有必要以警棍驅趕鄭仲恒,即使他的想法錯誤(mistaken),他使用的武力亦屬合法。

辯方又引述朱經緯在原審時的證供稱,當時參與佔領的人群經常採取一種「表面被動、其實主動」,即舉起雙手壓向警員的戰術,因此朱經緯才感到有必要使用警棍。

當晚旺角混亂 判斷有誤不等如有惡意

郭莎樂解釋,由於控方必須證明朱經緯當時有使用非法武力的意圖(intention to use unlawful force),如果朱經緯當時真誠相信有必要使用該等武力驅散人群,而他最終使用的武力程度又不超出其真誠信念的合理範圍,他所使用的武力則為合法。

郭莎樂又認為,基於當晚旺角的混亂情況,朱經緯當時判斷可能有誤,但亦不代表他有惡意。

質疑鄭仲恒頸部無受傷

不過高院法官黃崇厚向辯方查詢,似乎原審裁判官已裁定,就算當時朱經緯真誠相信有必要是用警棍,當時他以警棍擊打鄭仲恒背後的做法,仍屬非法武力。郭莎樂則反駁,從片段所見,朱經緯當時在鄭仲恒面前已舉起警棍,只不過鄭當時繼續前行,所以警棍才最後擊落在他背部。

辯方又指,鄭仲恒事後看醫生時從未提及自己頸部受傷,質疑他在庭上供稱自己頸部有數個月不能正常運動的說法不盡不實,認為他其實只受了很輕的傷。

與案件於原審時的情況類似,今日高等法院內亦同樣有大批朱經緯的支持者到場聲援。他們在法院大樓外架起大型橫額,高呼支持朱經緯執法的口號,案件審訊時亦有超過50名支持者旁聽,坐滿庭內及5樓大堂延伸部分範圍。

案件押後至明早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