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8/29 - 19:39

賺就自己叻,蝕就賴人哋

攝於銅鑼灣圓形天橋下,日期為 2019 年 7 月 21 日。(作者攝)

攝於銅鑼灣圓形天橋下,日期為 2019 年 7 月 21 日。(作者攝)

我有時真係服咗啲商家佬,賺錢嘅時候就覺得自己本事,蝕錢嘅時候就周圍賴人哋。

你賺緊遊客錢嘅時候,有冇同社會分享過你嘅利益?無。你拉高咗咁多成本,將民生區都變哂遊客專門店,戲院又冇,書局又冇,平民小店又冇,你有冇做過承擔呢?又無。

記得好多年前,我經常去食飯嘅一間泰國餐廳,有日執咗。原因係因為對面有間星巴克,星巴克原來個鋪位要開間大型自由行服裝店,自由行服裝店趕走咗星巴克,星巴克就過對面馬路,趕走了泰國餐廳,原區開鋪。至於嗰間服務咗當區好多年嘅泰國餐廳,就只好執笠。

廣告

你哋賺緊遊客錢嘅時候,就算計埋哂林本利所講嘅額外得益(佢聲稱有 20% 經濟貢獻),但好多人係掹車邊都攞唔到任何好處。唔止無好處,甚至係受到遊客產業所帶嚟嘅負面影響。

我唔明點解啲商家佬,賺錢時就自己袋哂,覺得自己有本事,食中條水,見人哋因遊客產業嘅 negative externalities 受影響就唔聲唔響,當你廢物。

到咗而家,因為六月後生意受少少影響,又怨天,又怨地,明明本身財困多年,而家乘機唔出糧,又或甚執笠,就賴落啲示威者頭上。

你開間專門服務遊客嘅餐廳,你經營一間專門服務遊客嘅錶鋪,你賺到盤滿缽滿嘅時候,無諗過有寒冬嘅一日?無諗過積穀防飢?

點解唔賴中美貿易戰,點解唔賴中國經濟衰退?偏偏就要乜嘢狗屎垃圾都賴哂示威者個頭上面啊?

唔通無權無勢,就要成為代罪羔羊?

最近同一間餐廳嘅東主傾偈,佢話近排生意確實係受到一啲影響,但佢強調,一向又做自由行生意,又做香港人生意,無話偏重邊一邊,唔係因為雞蛋分籃嘅生意策略,只係純粹嘢食整得好味,價錢合理,本身就係乜嘢人都會嚟。

而家自由行少咗,賺少咗自由行嗰部份啫,但賺少又唔係代表拍烏蠅,因為仍然有大批香港人嚟支持同幫襯。

佢重反問,只係遊客先去嘅鋪頭,肯定本身做得唔好啦。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
新博客

【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2019 年五月上旬,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其中在旺角序言及北角森記,有少量簽名版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