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過貧苦大地 港護決心落戶南非

2016/6/3 — 15:06

場邊故事圖片

場邊故事圖片

因為「不是只為生活而工作」的念頭,一年前,Gladys辭去了私家醫院護士安穏的工作,隻身到南非的醫院做了9個月義工。

缺乏清潔食水 寧鼓勵愛滋病媽媽喂母乳

Gladys去的是南非第二大城市開普敦一間大型的教學醫院,雖然設備頗先進,但前線醫護的資源並不足夠,病房的清潔和即棄用品捉襟見肘。「我工作的兒科愛滋病房,洗水盆連皂液都沒有,只能自備。」選擇到當地工作,這些早已預料。

廣告

豈料每星期出外勤,到貧民窟附近的診所時,連自備的皂液都無用武之地:洗水盆沒有水。拖兒帶女來看病的媽媽,見BB拉了一屁股便便沒有水清洗,竟隨手擠出奶水,為孩子洗屁股。

缺乏清潔食水,是所有非洲國家一直面對的問題。南非雖然經濟發展較快,供水系統遲遲未能改善。食水污染引致大批民眾染病的事情時有發生。為免民眾用不潔食水沖奶粉喂BB,政府大力鼓勵喂哺母乳。但國內愛滋病肆虐,如果媽媽是愛滋病患者,喂哺母乳其實會增加BB染病的風險。政府仍宣傳母乳喂哺的原因,是食水污染的死亡率,比愛滋病的死亡率低;而水利工程耗資龐大,愛滋病藥相對而言更便宜一些……政府算的帳總是讓人費解。

廣告

生活困苦 貧民賣維生藥物換面包

即使在開普敦,貧民感染愛滋病的比率仍然高得驚人。Gladys所在的醫療團隊,其中一個主要任務,就是到貧民區派發藥物。有時要加派免費午餐,才能吸引病人來吃藥。醫護人員還要看著他們把藥吃下去了才可放人,因為有病人寧願把藥賣掉,去換錢換食物。藥不吃可能會死,但沒有面包亦會餓死,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決擇?

有些孩子的藥被父母賣掉了,病情反反覆覆,時常出入醫院。幾個月下來,Gladys亦交了不少小朋友:「每天早上回去,他們都會跑過來,輪流審問『昨晚睡得好不好?』『吃早餐了嗎?』『早餐吃了甚麼?』,真的很煩。」看她眼角甜甜的笑意,怎是覺得煩?

肯亞之旅後 想到更差的地方工作

離鄉別井遠赴第三世界國家助人,Gladys說並不是自己比其他人更有愛心,只是因為沒有家庭負擔。口裡說得輕鬆,她的沒有負擔,是因為多年來護士工作不錯的收入,沒有用來買車買樓買名牌手袋,而是儲起來作為一筆錢「安家」:確保自己離港時,父母仍有家用。如果不是有心人,又如何捨得放棄香港舒適又富足安穏的生活?

在南非生活大半年後回港,Gladys又與非洲結綠:隨宣明會到肯亞探望她助養了十年的孩子。

肯亞之旅,震動她的又是水。

近年全球氣溫失常,肯亞南部地區連連暴雨,貧民窟污水成河,垃圾堆積如山,遠比她在南非所見到的貧民窟更惡劣。但北部地區卻兩年沒有下過雨。

孩子們走幾十里路,到干涸的河床,挖出混濁不堪的泥水,視為甘露。農作物失收,村民只能打下棕櫚樹的果子,拆開堅硬的外殼,以又乾又澀的果肉為食。一天也只能吃幾個。干旱太久,要用機器打很深的井,才能取到地下水,村民無能為力,只能等國際組織救助。

當生存都成問題,讀書和醫療便成為了奢侈品。「原來有些地方有那麼大的需求,」雖在非洲生活了一段時間,肯亞對Gladys的衝擊仍然很大:「以後我想到(環境)再差一點的地方服務。」

身體力行 感染身邊人

到人生路不熟,治安又不好的落後地方,父母怎會不擔心。但知道Gladys的心願,亦只有放手讓她去追夢。多虧這次宣明會的肯亞探訪,令父母更了解女兒的選擇,亦更支持她的付出。不過Gladys想不到是,除了家人,自己還感染了不少身邊人去關心第三世界的生活和需求。看完報道後,各方朋友們紛紛向她查問南非和肯亞的見聞,及捐助的渠道。

因為已取得南非護士執業資格,Gladys決定先回到開普敦找工作。這次到非洲,她沒有設下回港的限期。或許因為助人的心,本來就沒有限期。

 

文:場邊記者
圖:Glayds

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