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超人特工隊 2》的政治隱喻 — 超級英雄合法化?

2018/7/27 — 19:13

《超人特工隊 2》劇照

《超人特工隊 2》劇照

【文:非思】

迪士尼彼思最新動畫作品《超人特工隊 2》在距首集十四年後上映。十四年,是什麼樣的概念?2004 年,Facebook 剛剛面世、而且尚未普及、社交媒體未興起、智能手機仍然是遙遠的事。講電影,漫威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等系列的超級英雄電影也未發展至今…… 《超人特工隊》首集上映,得到了空前成功,也令該作品得到當年奧斯卡最佳動畫。 近年,續集宣傳片終於推出,當初看過《超》的影迷無不感嘆,居然等了足足十四年才見到第二集蹤影 ─ 看過第一集的小孩已經長大,世代氣候已經不同,現在欣賞這部電影,不論是首集還是續集,才發現懷緬童年之外,還發掘到各樣反映現世的政治隱喻。

英雄作為救續

廣告

超級英雄的救助,往往需要無助的市民方能成立。英雄擁有超凡於人的能力,在大蕭條後與二戰期間,超級英雄漫畫擴展為一大漫畫類型。這不止於其內容,更是因為人民對現世的絕望,在悲觀的社會現實中希望得到救贖。體制無法保護人民,於是公義需在體制外彰顯,而維護正義、儆惡懲奸的超級英雄就成為了市民的心靈寄託。《超人特工隊》在 2004 年推出,適逢美國在九一一襲擊的陰影中初癒,同時《超》電影中,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彈弓女俠(Elastigirl)等出場趕盡壞人,配上幽默的動畫劇情,大快人心。 

然而,《超》又不像是二戰、大蕭條時期般的英雄故事,作品不只是關乎正義打敗邪惡。超級英雄的「黃金時代」只是首集電影的開頭,原來,英雄的失意才是主調 ─ 現代平等主義驅動下,媒體輿論、政治人物抨擊,出眾的英雄成為威脅,他們只能隱姓埋名,把自己特殊的力量沒入在社會規範之中。人人都是平等的父母主婦,超能力不應該出現在現今社會,故此曾經家傳戶曉的超能先生、彈弓女俠都只能上班、做家務,告訴子女不能使用超能力。主角超能先生不甘平淡,妻子責怪他沒有出席兒子的五年級畢業禮,他生氣地表示:「這個典禮一年都有一次,為什麼大家都要慶祝平淡平庸?」於是,《超人特工隊》第一、第二集的大問題出現了:社會處於水深火熱中,人民尚待救贖,如果本意是良善,為什麼現在的我們要埋沒自己,不能使用超能力拯救大眾?

廣告

超級英雄是不法的!

第一集結尾,超能一家決定衝破規範,全家總動員用超能力把壞人擊敗。只是去到第二集,問題又回到一樣的方向。《超人特工隊 2》開頭,壞蛋入侵城市、破壞建築物、打劫銀行,超能一家和冰條俠(Frozone)使盡渾身解數,但到頭來,眾人被拉入警局,被執法人員表示「無必要」。對白開宗明義:面對打劫等事,保險公司自會有自己的規矩,按程序處理。超級英雄出手,不只對事情沒有幫助,還令銀行既有的安排失效。超能先生向職員生氣的問了一句:「所以你寧願我們什麼也不做?」職員只簡單回答了一句:「是的」,然後轉身而去。

討論在後面的劇情發酵。拘留後,超能一家在晚飯期間出現分歧。彈弓女俠認為應該歸於平淡,再次停止使用超能力,但夫妻意見不一,互相反駁:

「我們應該尊重法律!」
「如果該項法律本身就不值得尊重呢?」

《超人特工隊 2》中,超能一家完成任務後,即被警方拘捕。

《超人特工隊 2》中,超能一家完成任務後,即被警方拘捕。

而除了法律不認同超級英雄,政治人物、大眾媒體早已渲染超級英雄的威脅性。企業總裁丁雲特(Winston Deavor)一心想復興父親信仰的英雄時代,他親身見證到超能一家使用超能力協助社會,並渴望他們重出江湖。丁雲特認為權力在於人民,相對起自己的妹妹,他的取向顯然和其父親一樣偏向樂觀主義:只要有機會向大眾講解自己的願景,就可以令民心歸向,解決國家的弊端。彈弓女俠、超能先生、冰條俠去到丁雲特的辦公室,得到了其讚賞,但電視一開,新聞只播放住冰條俠的冰柱、和鑽頭車造成的社會破壞。畫面上的政府大樓裂開了,卻沒有前因後果。丁雲特說了一句:

「你們做了什麼,其實大眾並不知道。他們看不到經過,
政客只想人民看到他們想大家看到的事。」

葛伯納(George Gerbner)等提出的「涵化理論」(Cultivation theory),探討了長期性的媒介的效果。電視等大眾媒體,就是為人類建構「現實世界」的主要來之一。贊成理論者認為,電視作為大眾感知外界的主要渠道,潛移默化之下,人們的思考會受到媒體內容的影響,內化了個人如何去觀看世界的認知、情緒和態度。在這前提下,當權力者有能力掌握主要大眾媒體的內容發佈,而社會缺乏把關者(Gatekeeper),社會大眾就很容易被媒體所呈現的事實影響。在這電影中,政客就希望長期在新聞播放超級英雄破壞的畫面,爭取市民認同。

為了破除超級英雄不合法之說,丁氏兄妹在第二集電影中希望透過錄影來向大眾宣揚超級英雄的正當性,產生大眾討論,令英雄再次變得受歡迎。雖然導演 Brad Bird 曾經表示這「只是一套爆谷電影」(Just a popcorn film),但無疑地,《超人特工隊2》情節的確充滿民主社會政治色彩:超人要先透過違法來令現在的行為合法,要透過大眾輿論向政府施壓,逼使各國元首修例,達至「超級英雄合法化」。

電視新聞只播放超級英雄造成的破壞,和超能一家被拘捕的畫面。

電視新聞只播放超級英雄造成的破壞,和超能一家被拘捕的畫面。

電影中,彈弓女俠透過錄影,向民衆播放其英勇行為,爭取大眾支持,向政府施加壓力。

電影中,彈弓女俠透過錄影,向民衆播放其英勇行為,爭取大眾支持,向政府施加壓力。

不應信奉超級英雄?

故事發展到後期,在彈弓女俠的努力下,各國元首終於首肯,同意超級英雄合法化。不過,這又是否等於故事的大問題(能使用超能力拯救大眾嗎嗎?)已經得到解答? 

《超人特工隊 2》電影中,超能一家的主要敵人是丁艾蓮(Evelyn Deavor)操控的「螢幕怪客」(Screen Slaver)。回應上文,這正正是作為《超 2》 在十四年後推出、對於現今世代的回應:人人望住螢幕,被螢幕催眠、控制也不自知,最終構成威脅。而故事雖設定在六十年代,電影首集和續集的反派,也和這點不謀而合。他們均擁有科技財團背景(超能小子和丁氏集團),以自己的設計和科技對抗超級英雄,反映出對未來科技對人類造成負面影響的隱憂。

電影中,在螢幕怪客的控制下,人人失去意識。

電影中,在螢幕怪客的控制下,人人失去意識。

不過,「螢幕怪客」終歸也只是傀儡,真正的敵人在於丁艾蓮。丁艾蓮雖然設計了「螢幕怪客」、使用計謀想傷害超級英雄,但其動機為何?丁艾蓮並不認同其哥哥的觀點。理想主義殺死了他的父親,也殺死了人類。超級英雄在現今的世代中,只是一群天生享有權力、受人民崇拜的群體,他們已經成為了廉價的便利,令懶惰的人群因為不需要依靠自己而變弱。她在故事中,曾多次表示自己的想法:父親相信超級英雄,即使遭危險人物打劫,也不選擇躲入安全屋,而是直接現身打電話給超級英雄、把性命交予他者,最後被殺死。而社會大眾則「不談話,只看談話節目;不接受風險,只把夢想交予他人」,而且「不需要品質,只需要方便」─ 她也許是使用錯誤的方法來抗議,但她說的話有錯嗎?現在社會大眾渴求英雄,是出於大蕭條般的絕望感,還是貪圖假手於人的便捷?而即使丁雲特和大眾市民仍然全力支持超級英雄,面對英雄會歡呼,還哼唱住超能先生、彈弓女俠當年的主題曲……但這是單純出於電影強調的懷舊(Nostalgia)情意結,還是出於實際需要?

最後超能家族最後得到了勝利,也得到了大眾的愛戴,終於能正當使用超能力。而故事結尾,丁艾蓮被警方拘捕。但重要的是,柏小麗(Violet Perr) 在警車前,幽默說了一句:

「但是她很有錢,相信不久之後就會放出來。」

這句很有趣,也很傷感。但也許,這個才是故事的最終結局。

總結:動畫的社會現實

事實上,《超人特工隊 2》這套電影的主調也和以前其他的迪士尼電影略有不同。這已經不是從前迪士尼魔法童畫「A Whole New World」的世界,都沒有女皇堅決地唱住「Let It Go」、也不是深情唱住「Remember Me」面對生死的故事。電影中有溫暖的家庭關係、堅強的母親和父親(這兩部分可以另文討論),但爵士樂主題曲演奏下,這也是一套用動畫反映社會現實的電影。這動畫不只是給小孩子看,或者戲院內的小孩現在未必明白,就像當時看第一集的小孩未必明白一樣。

注: 建議入場觀賞的朋友,在戲院留到最後看工作人員名單。這是出於對電影製作人員的尊重。另外,名單後半部會播放電影正片沒有出現過的彈弓女俠、超能先生、冰條俠主題曲,也算是一個小驚喜。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