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越講不通就是越有道理 這是甚麼基督徒邏輯?

2016/3/7 — 15:15

《今日基督教》網站截圖

《今日基督教》網站截圖

美國的《今日基督教》剛刊登了這篇文章,批評近日 IVP 力推的一本談開放神論的書,The Uncontrolling Love of God: An Open and Relational Account of Providence。雖然我未有拜讀該書,按我對開放神論的認識(參考我十年前的文章〈開放神論之爭〉),此文作者雖是神學博士,其批評卻有很多漏洞和誤解--除非 Thomas Oord 弄出來的開放神論版本比十多年前的反而倒退了。但我覺得最值得一提的,倒是此文的副題,Why we shouldn’t seek an airtight explanation for the problem of evil 。因這很反映現今很多信徒(包括神學人)某種龍門任搬的扭曲心理,是我認為信徒們應當留神的。

開放神論與傳統那類版本比較下,的確是前者容易解釋為甚麼世界有苦罪,因為開放神論認為由人類自由意志抉擇做出來的惡,在此世裡是神無法徹底根除的。本來,對於建構一個理論來說,能解決或避免更多問題的,當然就是更好的理論。但現在有一類基督徒(包括神學人)的想法偏偏是,「我的理論無法好好處理某個疑難,這才顯出我的神學夠正確」。單獨聽來,這顯然難以成立,十分阿Q,於是他們又會附加一個講法:「這『缺點』之所以能令我的神學更為正確,皆因我不屑世俗思潮對基督教諸多要求,若我們不是那麼世俗,根本就不會覺得這是一個缺點。」這就立刻令很多信徒嚮往。

誠然,今天很多信徒面對任何質疑或刁難時,以為只要斥之為世俗思想而來的要求,找出一丁點它們跟某個非信徒提倡的思想有關,則可立刻完全不顧。例如說那有點像康德所講的,於是冠之以高舉理性的啟蒙罪名。因此,當有人成功建構出一套可以大大減少苦罪疑難對基督教的挑戰的理論時,像此文作者之類的信徒完全不會欣賞之餘,倒會批評那是 seeking an airtight explanation for the problem of evil ,彷彿那才是最嚴重的錯。

廣告

如果各位思考一下這類動作背後的邏輯,應該不難發現這有點像「神又係你,鬼又係你」,龍門任搬:當您想說基督教能回應某些疑難時,就大力推銷基督教很有道理,質疑不信的人為甚麼連那麼黑白分明的道理也不顧,批評那顯然就是不信的惡心!但當您不喜歡某類批評時,就說基督教根本不須要講「世俗人心目中的那套道理,正正是顯得蠻不講理時才顯出真正的信仰。」

廣告

現在,究竟怎樣的理論(神學與否)才能稱得上為合理?我們是否為了維護鍾愛的思想(神學與否),就可以肆意把「合理性」拆解得體無完膚,以求取消批評?然而,這樣做的話,人類還能用甚麼來判斷甚麼為合理?這些是很基礎的思想理性問題,除了哲學人外,本來也是神學人應該關注的,但這個「本來」在今天似乎已漸漸不再為真。我曾聽過有非信徒指斥神學只是無所不用其技替基督教找藉口的活動,不配成為大學裡的一個嚴謹學科。這講法雖然不盡公允,但觀乎上述指出的那種心理,留意到此文作者也是一名博士,有人獲得如此觀感,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根據。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