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距離

2018/1/16 — 13:38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距離(路加福音18章8至14節)

常言道「十隻手指有長短」,人與人之間無論是外觀、學歴、身世等等,都存在差異。在社會、教會、工作場所等人們都體驗到這些差異。然而,人總是喜愛「各從其類」,甚至視異類為「其心必異」,形成「部落主義」。這意識型態在歴史上引起不少衝突,拉遠人的距離,當今的右翼回潮也是如此。然而,在愈趨多元合作和網絡化的社會,究竟這意識形態又能走多遠?

路加福音18章8至14節中「法利賽人與稅吏」的比喻,是另一個顛覆當代文化的故事。耶穌開宗明義已經說明這兩喻體用以喻「自以為義」和被「鄙視」的人。當時法利賽人就是當時宗教的楷模,稅吏就是「猶奸」與羅馬人的走狗,代表了兩個社會上的極端,立論相當到地。兩者都到聖殿祈禱,法利賽人站在上帝面前數算自己的「好」,反觀稅吏只能「遠遠站着」求赦免。最後耶穌引出顛覆的結論:只有稅吏能「被算為義」,會令當時聽眾相當驚訝。

廣告

這個比喻經常令人忽略的是「距離」:法利賽人能夠佇立的自信和稅吏的瑟縮形成強烈對比,從法利賽人竟可向上帝感恩他「不像這個稅吏」可見兩者的地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耶穌沒有否定法利賽人的德行與稅吏的不是,但他稱許稅吏是因其只注重另一種「距離」:人與上帝的距離,稅吏能稱義因他只為人神的距離而痛心。每一個基督徒都知道,人人都是罪人,與上帝之間「絕對」的距離,人只是被施恩被「稱義」。而人和人的距離,就如這比喻中的法利賽人和稅吏,只是「相對距離」。法利賽人的問題在於作為聖殿和祭司的群體不但沒有拉近人和上帝間的距離,還把人的相對距離當成絕對,成為他們傲視同群的理由。

試把這故事代入今日的處境,如果有群體只高舉自己自豪的倫理,對不符這價值的人不是關心和支持,而是將之排除在外的話,筆者恐怕此群體也會落得「不能被算為義」的結局。這是否今日香港教會的光景呢?或許有信徒會辯護時說這是「國度倫理」,要在社會上抗拒不合聖經教導的倫理。然而這些基督徒有沒有成為他者和基督的橋樑,還是以人的分別當作絕對距離,有如故事中的法利賽人一樣?筆者並不是要質疑教會的倫理判斷,但恐怕這價值已成為「基督徒部落主義 (Christian tribalism)」。正如教宗方濟各論到有同性戀傾向的信徒說:「若有人有這種狀況,但他心懷善意、尋求上帝,我們是誰,去論斷他?」。今日香港的信徒們有沒有這種和解的胸襟?請不要忘記我們之上有能顛覆人為秩序的上帝(路18:14),一切人的産物及其驕傲有一日都會敗壞。

廣告

筆者按:原刊於時代論壇 (連結),很喜歡他們為此文所起的副題:#當罪人比宗教人士更算為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