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古澤芬校長學習待人之道

2017/6/13 — 18:05

作者(左)與古校長(右)

作者(左)與古校長(右)

【文:張港欣】

父親節將至,十年來,筆者有一位視他為父親的校長。 

十年前,筆者就讀中七時,古澤芬先生擔任母校校長。初次見面,滿頭黑髮,戴金絲眼鏡,對人親切微笑。放學後,古校長為學生補習化學,文科生的筆者,無緣上他的課堂。相反,大學第一年,筆者入讀電腦系,遇上較難的數學概念,古校長願意抽空傳授,令筆者免於不合格。五年後,投身社會,古先生辭去校長一職,專注家庭,仍然保持每半年至一年見面,討論生活點滴。一年前,古校長更介紹母校的校董給筆者認識,交流教育心得。十年來,他的待人之道,在功利主義的香港下,值得學習,是理想老師、父母的典範。

廣告

 一.非功利主義

一般人選擇職業會重視「錢途」,畢竟香港各方面支出多,需要較多收入維持生活。

廣告

「我父親取我的名字為『芬』,而不是『勳』,希望我做好事,不要名利。」本可報讀醫科的古澤芬校長,為了興趣和理想,放棄豐厚的收入,走上四十多年的教育之路,更先後擔任三間中學的校長。「現在雖然不富有,太太都要工作,但我無悔!」

古校長對選擇職業有另一番見解:「選擇工作先看興趣,然後前途,第三薪酬,工作遠近不重要。你有了經驗和能力,可以找較近的工作。」認為有興趣才有動機工作。的確,筆者大學畢業後,曾擔任電腦程式編程員,但自己比較喜愛寫作,所以放棄前途和薪酬較好的工作。 現今在教科書出版社工作,符合自己興趣,做得也比較愉快。

二.尊重獨特性

在現今香港,拿別人比較習以為常。例如,小時候,父母讚嘆其他同學文武雙全,高大強壯,但怪責自己的子女一無是處,矮小瘦弱。長大後,父母羨慕別人有收入穩定的工作,昂貴的豪宅,幸福的婚姻,但指責自己的子女一事無成,單身寡人。

可是,古澤芬校長反對與别人比較,因為會打擊對方的自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這個世界沒有一模一樣的人。自己做自己應做的事,不需介懷其他人對你不認同的說話。」人無完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和缺點。「追求卓越,要多向他人觀察,好的要學,錯的引以為鑑。」

三.多了解別人

很多人看到別人犯錯,總會先入為主地批評他,但不嘗試了解事件原因。

筆者曾在小學補習社工作,遇到一位上課喧嘩,愛四圍跑,字體潦草,成績欠佳的學生,其他補習社的老師只會嚴厲地責罵他,並要求他操練。筆者向古校長尋求對策,只回覆了三個字:「了解他」後來發現那位同學患了專注力不足,補習中心老師都錯怪了他,對他稍為寬鬆,只希望他遵守課室秩序就可以,並減少課後練習工作量。

筆者與父母爭吵,他們認為筆者犯錯,沒有耐性。向朋友傾訴,父母卻說不准向別人說不好的事,別人會瞧不起筆者的。向古校長聊天,他並不像一般長輩說這件事筆者完全錯,亦沒有半句批評,先問筆者爭吵原因,再找解決方法。他也希望筆者盡量控制脾氣,越少脾氣越好。

四.因材施教

香港教育制度以學業成績為本,忽略每位學生的需要。成績欠佳的學生,老師給學生更多課後練習,但成績不但沒改善,更令學生喪失學習動機,可是老師視若無睹,要求繼續操練,形成惡性循環。

古校長初上任母校校長便推行了「天使計劃」。他把學生分為五類:尖子、特殊學生、新來港人士、有心人和無心人。他說:「我會為尖子學生設計合適的教學內容,自我發展;我會特別照顧特殊學生,加強與家長溝通。學校定期舉行新來港同學適應活動,讓他們融入香港的教育體制。有心向學但能力不足的學生,我會為他們放學後補習。但有些連求學動機都沒有的同學,我會鼓勵他們參加課外活動,培育自信,從而建立求學動機;我也會約見個別學生,給予適當輔導;有需要約見家長,改變學生做人及學習態度;其後協助學生鞏固基礎,增強自信及成功感,成為一個有上進心的好學少年。」

五.重視對方感受

相信各位讀者聽得最多的字是「不」字嗎?長輩、上司對你們只有批評,沒有讚賞嗎?接二連三的否定說話,只會打擊自信,士氣低落,對解決問題亦沒有幫助,甚至惡化。

古澤芬校長說話從對方去想,認同對方的努力,用心觀察對方的優點,並真心地表達讚美。「每個人都有優點,你父母也有,多了解他們,與你父親工作或旅行。你可以欣賞他們指責你,是緊張你,是愛的表現。」

有次筆者因不滿補習社上司的管理方式,被公司解僱,父母只說:「你要檢討你失敗原因,你溝通技巧不好,忍耐力不夠,靈活性不夠!你是否不適合做這行?」筆者與古校長見面,他說:「可能雙方的價值觀不同,與你能力無關。其實你中文、電腦好,為人正直,肯做是你的強項。你趁年輕,有些工作,只要不抗拒,能發揮你的強項,可以一試。祝福你找到好的前路!」他的說話,將筆者的悲傷和憤怒一掃而空。坦言,十年來古校長對筆者的讚美,比家裡二十多年聽得更多。

六.待人親切脾氣好

每次與古校長見面,臉上總帶着微笑。即使意見不合,也一笑置之。有次筆者介紹有志投身教育的大學同學給古校長認識。見面後,她網上發文:「雖然相處短暫,但言行如此平易近人,善良和藹的形象頗讓我驚喜。沒有一點兒虛假和在上感,純純地愛着教育,愛着學生,就像一個鄰家的爺爺。」即使與古校長初次見面,也感受他的親切。

筆者曾在小學教育中心工作,中心其中一位年輕女教師,對待成績和品行較好學生特別親切。相反,她對待成績較差,比較頑皮的學生,總是怒火中燒,前後判若兩人。古校長建議:「好脾氣很重要,對待有特別需要的學生,更需要耐性。不應責怪幼小學生,如果現在方法不奏效,轉變其他,盡力嘗試。」與其遷怒別人,不如盡力解決問題。

 

七.寬恕別人

「怪責別人,既令人不愉快,也令自己勞氣,何苦?做人最重要有愛心和懂得寬恕。」與古校長相處漸多,感受到少數人才有的寬宏氣量。

有次筆者和古澤芬校長吃晚飯,他發現雞湯裏有一顆螺絲。一般食客會向侍應大聲呼喝投訴。古校長卻禮貌地向侍應說:「這碗湯有一顆螺絲,顧客喝了會不舒服。」侍應聽後,客氣地立刻換一碗新的。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既教化別人,也不令對方不滿。

筆者希望身邊的人好像古校長一樣待人寬容,他說:「每個人成長背景不同,故思想也不同,不要怪他們,只好去適應。」他不論家庭,還是工作,他的寬容總化解不少衝突。

八.謙卑

相信各位讀者,除了「不」字,「我」字也是聽到令人生氣的字,特別出自長輩或老闆上司之口,有高傲自大的感覺。正如一般長輩說:「我是你的長輩,長輩永遠是對的,我說的話要虛心接受。」聽起來不但難以接受,心中更令人憤怒。

筆者獲得一間補習社取錄後,月薪只有一萬元。向家人和朋友徵求意見,有朋友認為有工作先做,亦有朋友認為工資過少,古校長則認為前途不佳,但不強逼他人要聆聽。「多取他人意見,有助你作客觀選擇。不過,他人不能代你決定,包括我,因為各人處境,價值觀不同。希望我、你的家人、朋友給的意見能協助你。」不強硬的對話反而容易入耳。

筆者問古澤芬校長「老師是否永遠是對的?」,他說:「自己不是永遠是對的,我不敢說我做的永遠是對的。我只基於我所知,能力,做到最好。現時,有些正確的,在另一個環境,可能不對。」筆者認識古校長十年,現在他已超過六十五歲,比筆者年紀年長差不多四十歲,卻互相視作朋友,情同父子。

九.一切源於無私的愛 

上述八項古澤芬校長的待人之道,其實都發自他無私的愛心。相信身邊的人對你常常說:「先顧好你自己吧,學多點東西,賺多點錢!不要理睬別人了!」不過,古澤芬校長以對方為本。「我以前有一個缺點:多為人,尤其學生,少為己。」他因為工作繁忙,少看書,少了進修時間。「我不能學一些老師,在任時只顧進修,升級,少關心學生。」

他採用商業式教育方法管理學校:「學校以教好學生為第一目標,全校職員認同此目標,努力工作。亦要量入為出,因此我救了三間學校。」以母校為例,筆者十年前入讀,收生不足,只有一班中一,古校長更親自致電家長報讀。經過他的努力,五年內,多名學生在公開試取得佳績,入讀學生上升,逃過殺校命運。可想而知,他四十多年來寧願犧牲自己的時間,都要教導學生。

古澤芬校長憶述,當年離任庇理羅士官立中學的前一晚,多名中六同學為他做了一個木刻,木刻上寫了:「古樹松蔭,澤潤大地,芬芳遍野,愛留學界。」完全說出古校長的父親給他名字的原因,以及他最大優點和最特別之處:愛。「我一直未有向學生、同事解釋我的名字。但這些同學和一些粉嶺官立中學的同事竟然了解,亦察覺我的最大特質:愛!愛包括關懷、無私、助人、寬恕、諒解、犧牲……」

古澤芬校長亦憶述一位可立中學學生感受他的無私的愛。「在這個複雜的世界,大多數人都為自己去走,去打拼,去煩惱,但古老師卻做到『薪火相傳』精神,那些時間你可以陪伴家人或女兒,但你卻把它分享給下一代;明明已經退了休,離開了學校,但當你接到舊學生的詢問時,卻從不婉拒。古老師的溫柔不表言淡間,卻在細節上顯露無遺。你不是我班主任、更沒有給我授過課,所以我不但當你老師,更真心把你當成一位朋友。最後好想跟你說聲:多謝!」

一位粉嶺官立中學學生的畢業超過十二年,致電感謝古校長過去的耐心教導,由一個打工女孩,變成中港品牌的老闆。「你真是一個聖人,真正做到有教無類,善良的心一直感染着身邊的人,可以給你教導都是有福之人。」即使畢業很久,也不忘恩師的愛。

「好老師不是自己說好就是,而是學生感受到你對他們好才是。」這是母校的校董對古澤芬校長的評價。的確,無論古校長在哪裡授課,都深受愛戴。筆者與校長相識十年,不但欣賞他針對盲點的教育方法,還欣賞他的教學熱誠,更欣賞他發自愛心的待人之道。在香港功利、以己為本的社會下,更顯得古校長對人無私的愛,是難能可貴,很值得一眾老師、父母借鑑。出自無私愛心的待人之道,減少人與人之間衝突,有助化解社會戾氣。

 

後記:古澤芬校長簡介 

1972年   香港大學榮譽理學士

1977年   香港大學教育文憑

1972-1993年 庇利羅士官立中學任教

1993-1997年 長洲官立中學副校長

1997-1999年 長洲官立中學校長

1999-2004年 粉嶺官立中學校長

2005年   獲教育局頒發優良顧客服務年獎(每年只有一位教育局員工獲頒此殊榮)

2006-2012年 孔聖堂中學校長

2013-2015年 可立中學任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