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軍訓為名,洗腦為實? 不隨波逐流需要更大勇氣

2016/8/28 — 0:40

受訪者王樂行

受訪者王樂行

***

學界漸漸流行在暑假籌辦類軍訓的夏令營。一城大男生,經官方的軍訓洗禮,「唔會好似以前亂諗」,成為面書洗版的話題。官方在學界大力推廣軍訓,恐怕是暗度陳倉,包藏政治灌輸為實。

一些中學男生,在訓練營面對更險惡的遭遇,但他們選擇拒絕。

廣告

***

問:你所就讀的學校,參加了什麼夏令營?

廣告

王樂行: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不一定在暑假舉辦,也可能在平日上課的日子,視為教學活動舉行。

***

問:你參加了幾多次?你和同學都一定要參加?

王樂行:兩三次。所有中一和中四生都要參加。聽說已舉辦十多年。多數在北潭涌,也可能夜晚在學校舉行。

因為要俾錢,校方的口徑是尊重學生自由,不去亦沒問題。但不想去的同學,或多或少會受到壓力。校方會對不想參加的同學軟硬兼施。

同學或擔心不去等同曠課,或 OLE(其他學習經歷)的學習時數受影響,不情願也得去。全級少於十人拒絕,部分人或因受傷,或要應付體育比賽,才能名正言順,拒不「服役」。

***

問:你和同學在訓練營,遇到什麼反感的遭遇?

王樂行:例如在前年的訓練營,要求很繁重的訓練,若不達標,就會遭教練侮辱和人身攻擊,取笑同學肥,眼細之類。

大家只要在視線範圍見到教練,就要一起衝過去,齊聲向他打招呼。教練肯答腔,大家就要跳起喊「YEAH」回覆。如有同學反應稍慢,全體都會被教練教訓,罰做掌上壓等。

還有一天,全級各班都要爬三米高的牆,由於超出時限,教練便指罵我們,摔下我們的班旗,扯著一同學的衫領,亮出瑞士軍刀,要求同學割爛班旗。

那位同學拒絕,教練就迫另一同學接刀,雙方互相拉扯。最後同學被迫拿刀,但放在身後,拒絕割旗,教練搶回摺刀,過程頗危險。

以上種種都是我親眼所見。

還有同學覆述的遭遇更嚴重。食飯的時候,部份學生討好教練,上前為他揼骨添飯,同學不屑,「點解要咁擦鞋?」,遭教練掌嘴。

***

問:是不是還有教練宣揚親建制的政見?

王樂行:就是在爬牆的同一日,由於未能達標,全級遭總監訓話,譏刺我們是否不滿,「唔滿意呀,去佔中啦?」

他又說不應批評中國「山寨」,謂日本一樣靠「山寨」起家;美國與伊拉克開戰,是為了搶奪石油等等。

以上都是我親耳聽到,純粹將個人政見強加於人。

***

問:你和同學有沒有向學校投訴?校方怎樣回應?

王樂行:我先是在 FB 寫出以上經歷,再告訴訓導主任,特別是搶刀事件。後來副校長也來問事發經過。

校方向訓練營反映問題,並承諾不容許肢體衝突。今年改善好多,再沒有宣傳個人政見和過份的懲罰。

***

問:你對後學的師弟有什麼建議?

王樂行:自從我在 FB 披露遭遇,同學都有好多意見和情緒。訓練營舉辦前一個月,循例有簡介會。今年好多同學都出席,披露問題。我們亦充當「傳道人」的角色,向師弟分享經歷,勸他們考慮清楚,才決定參加。

***

問:以上經歷令你有何感受?

王樂行:用強硬的手段鞭撻學生,只會適得其反。比如訓練營的教練,每每強調要尊師重道,但他卻用不尊重人的方式,強迫學生尊重,結果係本末倒置。

現在的學生已經承受好大壓力,毋須俾更多壓力自己。自今年起訓練營已經明顯改善,更加正面,多加鼓勵而非壓迫。

***

問:你覺不覺得,是因為你和部分同學敢於拒絕,甚至「爆大鑊」,才促成改變?

王樂行:絕對係。

披露前的確曾擔心有後果,秋後算帳,但結果沒有。

***

後記:

相信不少讀者,會在其他媒體見過受訪者。來日他恐會因其信念,面對更多磨難。

筆者最愛的拳撃片,首數 Cinderella Man,但第二位恐屬世人(甚至自己)意料之外,Annapolis。沒有大卡士,評分一般的影片,但海軍的背景和尊嚴,令筆者著迷。

幾乎所有男孩都迷過軍事和鐵血。一些人長大後為此從戎,得償所願。但筆者更記得一男人,從小毫無家國之心,「我長大之後,才不願做那種可憐人。」

那人叫愛因斯坦。有人崇拜紀律,有人仰慕自由,無可不可,端視乎決定是否真心。

電影 Hacksaw Ridge 即將上映。二戰時 Desmond Doss 願意為國效力,但出於信仰拒絕持武,拒絕殺人。

從預告片可見,堅持「和理非」的他,在軍中成為可恥可笑的戇膠,備受排擠欺凌。結果後世俱知,不贅。

捐軀需要莫大勇氣。然而反覆拷打靈魂,找到坦蕩無愧的自己,不隨波逐流,更需要無比勇氣。

找到這個值得堅持的自己,就會成為林肯,成為 Desmond Doss,成為真正的萬人敵。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