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輕薄為文哂未休

2017/12/5 — 12:25

今天的社會確實是比以前進步了,再沒有幾多人只會以「男性霸權」的觀點來看性騷擾及性暴力了,所以如果「才子」真的認為他那個幼稚園年代的黃老師當年摸了他的面珠是性騷擾,讓他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在超過半世紀後的今天想提出來讓公眾評評理,也不會太令人感到彆扭。

今天出現的很多性騷擾及侵犯行為,已經明顯跟某些環節的體制及長期存在的不合理機構操作有關。有太多事實讓我們不能不相信,在某些圈子,例如在體育界、在演藝界、在軍政界、在一般的紀律部隊,性騷擾及相關罪行仍然十分普遍。如果有更多人願意公開這些方面的性暴力及其背後的權力不平衡,能夠加深公眾對事件的警覺性,也令有可能受到影響的其他人提高警惕,對往後社會如何改善現時的處理方式,也有積極的影響,肯定是件好事。對這一些環節的業界,也是提高他們對事件的意識,加強防範,這又有何不可?社會應該以正面的態度來看待這一種揭露。

廣告

社會如何面對這些事,會作出甚麼反應,也有很多不同的選項。能不能把施害者繩之於法已是後話。

必須明白類似事件的性質,這樣的事確實涉及自我形象、難堪的經歷、難以紓解的心結,因而令人難以啟齒。更重要的是報警之後又將如何。不能否認,司法程序及調查過程會有很多令人難堪及要不斷從細節上斟酌行為本身是否觸犯法例條文的討論,而且過程會曠日持久。對某些人來說,這確實可能是第二次傷害。對一個已經受到傷害的人,是不是需要接受另一次傷害,也確實是應該給予他更大自主空間的。每一個人的承受能力不一㨾,不能一本通書而放諸四海。

廣告

特首及警方喊話,呼籲當事人報警,以他們的角色固然無可厚非,但作為公共空間的討論,特別是長期在公共空間有地盤的意見領袖,明顯是未必了解這一類事件的性質。一下子便提升到是投訴人「學壞」、是「公審」、甚至說成是對嫌疑被指控干犯行為的施害者的迫害,此等言論也確實是輕率得過了頭。

必須明白,公開事件與報警與否是兩回事。公開了,公眾信或不信,當然要視乎當事人是誰,又是否值得公眾信任,大家有沒有什麼理由要懷疑她。更多人願意把事件說出來,把不快甚至不幸的經歷訴諸社會,都是一件積極的有意義的、有公眾教育意義的做法。其作用絕對不會比「才子」天天寫的文章次要。

把事件類比於一個很有想像力的「具共青團背景的女子指控戴耀廷性騷擾」,當然可以給予人很多聯想的空間。到時若真有此事,公眾信還是不信,會如何討論,又是另一個問題了。但還是那一句,共青團的女團員如果真的受到性騷擾或性侵犯,是不是連提出來的空間也因此而受到扼殺?

作為以寫作為主業的文人或文化人,特別是被冠以「才子」之名的KOL,寫文章的時候有時難免會暴露性格上的輕狂,下筆之時偶爾也難免會有輕率之言。但必須搞清楚「輕狂、輕率、輕佻與輕薄」只是一線之隔。一個不慎,這種輕率、輕佻與輕薄對當事人造成的傷害,可能與十年前的性侵犯行為沒有兩樣。

「才子」的文章,不論你是否他的fans,有時也不能不折服他的淵博,縱使有時只是拿著一兩點作引伸,有時也覺得確實是輕率過甚、輕佻得過了火,也輕薄得令人覺得有點反感。但也不能不同意,他有一些文章又確實住往可以提出一些有趣的新角度來審視某一些現象。他的文章可以有這麼多 like,也肯定不是浪得虛名。或者可以說,他的專欄及作品能夠這麼旺場,是因為社會確實有時都需要這一類「輕薄為文」。

「輕薄文章」不是不可以寫,而且有時必須要寫。在公眾空間及媒體的小方塊寫文章,不同於嚴謹的學術討論,不能要求每一篇都板起面孔。有些無知五毛動輒要你拿證據、提供資料來源、寫下駐腳就更是多餘。作為第四權的媒介及在輿論空間中扮演監察角色的知識人,有時確實要對當權者及政府「疑中不留情」。

對於無處不在的權勢及擁有公權力的政權或人物,有時透過嬉笑怒罵,挖苦諷刺,正言若反,可以突出其醜態,指出矛盾點,揭示有可能隱藏的不良動機及不恰當行為,這確實有助公眾提高警覺性,也可以成為社會矛盾的一道出氣口及活門。因此,「輕薄文章」也有其積極的作用。在今天的香港,這可能也是「才子」的文章可以如此有市場的原因。

文化人、知識分子就是要扮演社會的良心、是權勢與權力的監察者。是「登車攬轡」也好,是「鳴於江湖」也好,其角色就是要敢於發言,不怕講錯。但這不是說沒有界綫,絕不能自己也當了當權者的幫兇幫腔與幫閒。也不能對既定秩序及已存在的種種問題視而不見。社會捍衛著的言論自由園地,公眾賦予你的空間,自己手中的筆,就如同的御賜的尚方寶劍,或好像專門捉鬼那個鍾馗手中那一把青鋒七星寶劍,首先便是用在誅滅昏君與讒臣的。

如果真的免不了要輕薄為文,對象應該只是昏君、佞臣、擦鞋仔,及不時為權勢打邊鼓的幫兇、幫腔與幫閒。當然,針對一些社會上出現了的不合理及荒謬現象,講講俏皮話有時也是無不可的。

在很多方面,社會依然是在進步的。起碼今天大部分人都不會只以性別霸權的角度來看性騷擾及相關的問題,也不會只接受或欣賞作者的學識與輕狂,更一定不會看不出其輕佻與找錯了對象的輕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