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輸打贏要的心態 才是讓警隊形象受損的主因

2017/2/26 — 13:41

警察舉行撐警集會,據報有三萬人參加。當中有人將警察比喻為納粹時期的猶太人,旋即引來德國領事館反駁,稱不應將大屠殺的受害者與濫權罪成的警察(polices officers convicted for an abuse of power) 混為一談。

打人就是不對,這是非常淺顯的道理。我不是法律專家,但懂得法律常識,如果你有打人的動作,加以有打人的意圖,就是有罪。背後的動機除非特殊(例如自衛,但這點似乎沒有在審訊提出),否則都不會被定罪。所以就算正義如蝙蝠俠或鋼鐵俠,打的是小丑般的奸角,法律底下,都是有罪。 

法官認真分析證據,頒下二百頁的判詞,去說明七警如何有罪,本來就應為此事件劃上句號。但警察各協會工會,卻將其判罪視為奇恥大辱、又說令警隊士氣受損,為此舉行遊行集會,就令人摸不著頭腦。如果定罪不恰當或刑罰過重,可以提出上訴;把自己自比為大屠殺下的猶太人,只是不倫不類。別忘了,二戰的猶太人可沒有精良武器,更不是高達三萬人的武裝部隊!

廣告

七警事件後,有關人士應立即進行檢討,整頓紀律不再濫用私刑。作為執法者,理應是法治制度的支柱之一,理應有自律、自許和自重,而不是為了撐同僚,把最基本的原則都拋開不顧。把自己喻為被迫害的猶太人,除了是對歷史的不尊重,也反映沒有擔當的勇氣和自省的能力。

有人提出要設立辱警罪,但不過是轉移視線的手法。假使事件發生時有辱警罪,也沒有賦予警察拳打腳踢的權力,到最後也一樣是有罪。坦白說,打人的一刻,就應該有被審判定罪的覺悟。罪行沒有被拍到捉到,是你幸運;一旦捉到了,就應當坦然應對控罪,接受司法審訊的結果。輸打贏要的心態, 才是真正讓警隊形象受損的主因。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