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辭職

2015/11/3 — 17:03

見工、入職、辭職、見工,再轉工……有別於一般的商務公司,在audit的行業中這些都已經屢見不鮮。 ( 資料圖片 )

見工、入職、辭職、見工,再轉工……有別於一般的商務公司,在audit的行業中這些都已經屢見不鮮。 ( 資料圖片 )

【文:小女孩】

經過一年在會計師樓的洗禮,除了升職加薪是一件頗令人為之振奮的開心事,由於學師未成,今天和明天的我拖著一副疲累的軀體繼續踏上audit的路。然而,對於某些已經打滾了數年的senior,他們都正在各自各密謀為轉工做好準備。

見工、入職、辭職、見工,再轉工……有別於一般的商務公司,在audit的行業中這些都已經屢見不鮮。基本上在一整年裡,同事與senior間的話題總離不開「when quit?」這條問題。一開始的確有不明白的地方:為何才剛踏入一個起步點,就急需思考終點後的下一個起點?想當年畢業生招聘的時候過五關斬六將,收到offer letter的時候還會情不自禁地稍有片刻感動,因為經歷一番辛酸後終於可以享其成。

廣告

事實上,他們最終都選擇離開的原因都歸咎於公司在對待員工的種種不足。雖則這未必是迫走員工的導火線,但至少我了解這點事實決不是新鮮事,而我在選擇入這間firm之前,已經仔細考慮過這點才會決定簽字(由於公司在員工福利的安排每況愈下,一年不過一年,只能說是前人和新鮮人對公司的expectation這項指標存有差異,再加上升職後各種潛在的工作壓力在人手短缺以及公司資源貧乏的現況底下有增無減)。令我更糾結,更想了解的地方是到底這班senior經歷過怎樣的待遇而馬下立見?

我一直都不明到底是什麼原因令眾多seniors有想離開的念頭,直到最近的一次員工和老闆(並非終極老闆)面對面的答問大會中,聽到老闆對員工解釋各種執行上的難處,並主張員工提早安排、及早決定、自我反思這三大方針,總算開始明白大局的走向。此文重點實不在此批評老闆(還是終極老闆)的想法,但誠意推介老闆們看Laszlo Bock的《Work Rule! Insights from inside Google That Will Transform How you Live and Lead》。當老闆認為員工有不足的地方,老闆們自己又何嘗是 "Do their job best"? 就員工流失的現狀,Google成功的地方、其他firm成功的地方、以及我公司失敗的地方,老闆們就不曾為自己管理企業的方針上多作反思和改善?既然員工有退場的自由,因此怪不得員工最終決定離開,尋找更好的發展。

廣告

最近有一種想法,有時候會覺得管理企業和管理社會民生的道理如出一轍,就是如何管理和分配已有的資源並共同開發新的出路,但當一間企業未能在這方面妥當地處理,苦了一班為它打拼的員工,我們可以選擇離場,正所謂「東家唔打打西家」。只可惜這種自由並非能夠隨便套用到社會層面上,我們不能夠像選擇工作一樣可以理所當然、自由地選擇自己所想生活的國家。就算有移民的打算,都會受制於各種不同方式的規限,錢只是其中一個問題。然而,對於某些極端主義的國家例如北韓,他們的人民由出生到死亡都不能享受這種權利。

這話可以引伸到另一個更具爭議性的話題 —「人權」。生於系統性結構社會的人,到底對自己的活可以擁有幾大限度的控制力?我們可以不受制於家庭或社會的眼光,選擇堅持或放棄自己的興趣和理想;對公司的安排不滿意,我們可以選擇退出甚至辭職,再去一段時間旅行;我們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伴侶同結連理,而同時我們亦有選擇離婚的權利。當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發覺,我所享有的這些我們感覺平凡的自由,如果換到別的國家,甚至另一個時代,真的會完全沒有任何分別嗎?

日子久了,人會變,社會也會變,道德和價值觀亦因此隨時代變遷,不斷地反覆修正。去質疑一些眾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講出來都有種「痴人說瘋話」的感覺。然而,我認為這是為了認清更多社會規範重要的一步。與其話去認清,倒不如話是警覺、提醒自已如何做合理合邏輯的決定,使以後的人可以享有更大的自由,對人生有更大的操控力。

 

進步會師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