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外賣被屈擺賣 女工自辯得直 平白蒙冤尚待公正

2016/4/14 — 17:46

【文/圖:朝雲】

14/4 沙田裁判法院

送外賣被屈擺賣,女工自辯得直,平白蒙冤尚待公正

廣告

***

茶餐廳女工覃群英(覃音尋)到學校送外賣,卻遭食環控告阻街和擺賣。經濟拮据的老百姓,唯有選擇自辯。

廣告

被告丈夫黃先生、老闆余先生相偕聽審,開庭前他們都神色沉重,告訴記者「手停口停」,不堪應付冗長的官司,已經打定輸數,即使敗訴亦只好接受,無力上訴。

***

裁判官屈麗雯宣判時強調,舉證責任在於控方,即使辯方的解釋可以商榷,她也不會妄自揣度。

控方謂被告覃群英,當日在校園門外,不止送飯予學生,亦與其他人交談並找贖,指控她送飯之餘,亦在擺賣。惟被告和老闆都解釋,訂飯者不止學生,還有教師等職員。屈官認為辯方解釋可以接受,控方之辭並非唯一結論。

至於被告身上有飯餐的價錢牌,屈官認為被告和證人的解釋不一致,拿價錢牌送飯恐怕並非必要。然而她更奇怪,控方拍攝的證物,沒有一張照片,有所謂的價錢牌,所有飯盒都有送飯的單據。

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屈官宣判,擺賣的控罪不成立。

至於第二項阻街的罪名,控方聲稱被告所為,佔據了一半道路,並仔細到交代長度。但法官認為從相片可見,覃根本沒佔用一半道路,質疑控方的數字從何而來,究竟有沒有實地測量過,抑或僅憑己意推斷。她批評控方的估算不可靠。

出毫無合理疑點的檢控要求,屈官宣判,阻街的控罪同樣不成立。

***

得悉無罪,余老闆立即高興地拍覃丈夫的膊頭。然而辯方俱不諳法律,沒及時在庭上向法官申領堂費。當值律師在退庭後才說,錯過了便失去機會。惟筆者詢問法律意見,被告遭政府檢控而要獨力應付訴訟,多番受審而往返法庭,無論是失去的時間、往來的車費、成為證物而報銷的飯盒等,仍可呈請法庭,要求補償。

出庭後,無論辯方還是記者俱感高興。余老闆如釋重負,立即致電店員報喜,並向記者申訴被誣告後的種種為難。

余老闆強調,覃群英由始至終,都沒有向外展示價錢牌,不過供她自用。因為茶餐廳同時向多間學校供飯,不同學校訂的飯,有不同訂價,送外賣的覃便可憑此辨別。

事發後已有多位員工因怕事而求去,余老闆不服氣地投訴食環署,全港茶餐廳都這般送外賣,究竟干犯何事。食環署不置可否,只回應說投訴已經立案。警察投訴科亦已受理,俱說留待宣判,才能跟進下去。

余還提到,學生願意為覃女士向警察作證,只是不想露面。結果是警察通知學生,可到警署取回成為證供的飯盒,似乎沒考慮能不能吃的問題。

余老闆向記者訴苦:「點解我地送外賣都會俾人拉。。。就好似你地記者,唔會俾人拉架嘛!」記者也向余老闆訴苦:「我地會俾人打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