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逃出匱乏的羅網

2015/7/12 — 6:30

圖:美國加州死亡谷一景。來源:網上,不詳。

圖:美國加州死亡谷一景。來源:網上,不詳。

露宿者告訴大記者 Nick Kristof,他的單親窮媽有毒癮,親眼見哥哥被槍殺,五歲中槍留下臉上疤痕,十歲食煙,十三歲被捕,八年級輟學。今年才廿歲的 Jackson Phillips 一生和貧窮、罪惡及毒品搏鬥,但他願意對自己的不幸負責。他知道,不改變自己,無法改變命運1

"Why do the poor fail so badly and in so many ways?" —Scarcity, p168.

沒有人選擇貧窮,但「經歷過他童年的創傷,誰能為自己作最好的打算?」專注貧富不公議題的 Kristof 看到,貧窮絕非咎由自取,但社會提供脫貧機會之時,必須正視個人的選擇和厄運之間的因果關係。

廣告

屋漏兼逢連夜雨,只因沒有未雨綢繆。可是,身處捉襟見肘的環境,誰有心力為未來籌劃及坐言起行?在年初出版的暢銷書中譯《匱乏經濟學 》中,學者穆蘭納珊及夏菲爾提出,貧窮不單是物質上的匱乏,更會落井下石,向大腦徵收「頻寬 (bandwidth,詳見附錄) 稅」,影響認知功能,佈下「匱乏羅網」,令人難以脫身。

廣告

兩位行為經濟及認知心理學界新星對「匱乏」的研究,被諾獎得主 Kahneman 譽為「前所未見的心腦並用典範」。兩位學者設計連串嚴謹的實驗,發現印度蔗糖農夫收割前靠借貸渡日,季節性的匱乏足以令智商下降 13 點,效應和缺睡一整天相等;美國新澤西州商場的遊人則在誘導下為千多美元的修車費煩惱,智力同樣地下降,唯富人例外。

原來「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2」,但都要付出沉重的大腦頻寬稅。作者通過標準測試,發現匱乏能削弱決策、節制和計劃等認知能力。在「憂柴憂米」的環境,窮人應付卡數和水電雜費已是沉重的負擔,即使各種福利救濟放在眼前,也無心力理解及填表申請。統計發現,20% 以上的糖尿病患者不定期服藥,令病情惡化;印度農民無視可大幅增加產量的除草農活,週而復始地付高息應付可輕易解決的現金週轉⋯⋯種種認知能力不足造成的困境,都和「頻寬稅」有關。

匱乏不限於窮人。每個人都可因貪變貧,加入長期糧尾一族;將空餘時間塞滿活動,等於向未來舉債;公司安排太多工作,有如盗取員工生命。身處「十個煲七個蓋」的匱乏困境,誰都要付出頻寬稅。

最終,匱乏是一種令人視野狹窄的思維 (tunnel vision,詳見附錄)。當我們只顧救火救急,借更多的錢或時間,現在必須做的事都被排斥到視野之外,沒有思維空間為將來打算。但意外一定會發生,沒有空餘就沒有應變的空間,遇到打擊就會一沉不起。即使在充裕期間,被匱乏主導的思維亦只能顧及眼前困境。所以,一旦身陷匱乏的羅網,很難脫身。

特別是貧窮。怪獸家長的子女精力匱乏?放棄拉丁文班就可脫苦海;家中雜物令空間匱乏?運用近藤麻理子執屋大法,一次過重光。但 Jackson Phillips 不能心念一轉就終止露宿,他需要社會的支援。可是各種扶貧計劃往往徒具形式,窮人不能受惠。政府近年大力推動再陪訓課程,若以傳統方式授課,窮人在生活迫人之下有各種原因隨時不能追上,就要中斷。筆者記得,大學時有物理教授以螺旋式反覆推進,可能就是對時間匱乏(及走堂)的學生的體諒。

作者以飛機駕駛艙的設計為例,指出工程師不斷改善環境及軟硬件,避免因機師性格及行為上的差異影響安全,社會福利改革亦應從結構入手,不斷作出微調,幫助認知頻寬受壓抑的窮人,而非將政策措施的失敗歸咎於「福利養懶人」等偏見。

社會必須認識匱乏的全貌,才能幫助窮人逃出其羅網。對個人而言,本書亦充滿實用智慧,帶來的驚喜可比擬《異數》及《快思慢想》,無怪評論一致推崇,Kristof 認為是「非常重要的書」。

後記

我對匱乏的興趣始於前篇書評《怦然心動的智慧》。家居整理大師近藤麻理子自少累積的執屋經驗固然重要,但她的智慧更在於對事物本未的執著,讓人認識甚麼才是最珍貴。她說,「檢視過你所擁有的一切,就能找到靈感,開始生活。」徹底執屋之後,空間不再匱乏,大腦頻寬不再被佔據,不就是最珍貴的「生活靈感」?

附錄

Bandwidth: 作者以大腦「頻寛」比喻整體思維能力,分兩部份量度,一是流動智力 fluid intelligence,代表抽象思考及解決問題的認知能力;二是管控力 executive conrol,管理各種認知活動能力,如計劃、專注、啟動及抑制行動、控制衝動等等,有如電腦中央處理器。兩者均受匱乏影響。

Deadline and Tunnel Vision: 時間不夠是匱乏的一種。在死期前的衝刺令人集中精神,心無旁騖地完成工作,等於收到「專注紅利 (focus dividend)」。當匱乏令人只能顧及眼前急事,不斷滅火,思維就會變得狹窄,型成作者稱為 tunnel vision 的視野。Tunnel Vision 將不急於完成,但重要的事情隱藏於「隧道」之外,將來要附出額外代價,即使得到「專注紅利」,亦不足以低銷「頻寬稅」。作者建護,遠期死線對匱乏羅網中人沒有效用(就如本文上月已開始構思,最終還是截稿當天才動筆),不如分段執行,以「階段性成功」化解 tunnel vision。

  1. Nicholas Kristof, It’s Not Just About Bad Choices. June 13, 2015

  2. “All happy families are alike; each unhappy 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 Leo Tolstoy, Anna Karenina

 

原文刋於蘋果日報 What we are reading,此為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