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城雖小

2015/8/21 — 17:38

薛國強是否快如保特能跑過電車,不重要了。(圖片來源:香港電車有限公司)

薛國強是否快如保特能跑過電車,不重要了。(圖片來源:香港電車有限公司)

【文:夏水】

坦白說,我信薛國強背後沒有金主,一個夠膽提議將駐港解放軍中區軍營改作酒店的人,要麼是瘋狂,要麼是執念。身為一個前規劃師,他真的很執著地相信,發展是唯一出路,只有錙銖必較計算利益才是真理,只有破壞才能帶來新生。

嘛,就是很純粹的真心膠。

廣告

他是否快如保特能跑過電車,不重要了。看到他最新訪問說:「沒條件發展那些東西」,我還以為天津那個不知甚麼東西跑了過來,原來是說本土文化,繼續宏揚發展硬道理:要保留電車為何不放在博物館?安排一個小地方給他們原地轉?

沒用了,死了,放博物館吧!腦海即想起金正日、列寧、毛澤東。後者每天還有數千人排隊瞻仰呢,這也該算是一種文化吧。

廣告

1,104平方公里的面積真的好小,可是遠在彼邦的聖城梵蒂岡,還不過50平方公里,卻是世界偉大文化寶庫:西斯廷禮拜堂、聖伯多祿廣場、《創世紀》穹頂畫、《最後的審判》壁畫,背後的是貝爾尼尼、拉斐爾、米開朗基羅,每年吸引逾500萬旅客人次參觀,你說她地方小不小?有沒有條件?

你或會說:人家好歹是聖城呀?城內居民也不過一千,這樣比較不客觀不科學不公平哦!那末,來談談獅城新加坡?早年新加坡面對房屋嚴重短缺、人口急速膨脹等問題,將市區重建起住屋放在首位,起起起,不少文物建築被拆卸藉以騰出土地。直至80年代,政府發現出事了,到訪旅客人數按年計下跌,政府於是在1984年成立旅遊專責小組(Tourism Task Force)找答案,結果?其中一大主因是這樣的:新加坡的旅遊景點褪色,在致力建設為一個現代化大都會的同時,卻失去了古舊建築、傳統活動和熱鬧街頭活動所散發的東方色彩和魅力。

有意思了,怎麼跟我們今天如此相似?人家後來就開始把保護歷史文物列為國家 政策議程首要處理事宜,並開始進行多項保育及復修計劃,就如市中心牛車水周邊,今天仍保留不少百多年歷史之建築物,在這小國,富麗敦酒店、聖詹姆士發電廠這老人家,是可以與濱海灣公園與環球影城共存的。

保育文化不負責任?我看,毀掉百多年色彩及歷史,漠視公眾才是不負責任。為何只許一個地方服待一種行業,一種態度?衣,有的是連鎖與淘寶;食,標榜限時速食;住,只求上車扼殺生活;行,鐵路伸延巴士小巴電車讓路;曾經聽過一個外國朋友問:你們香港,一點一點地扼殺掉自己獨特文化與態度,為甚麼還可以覺得自己那麼出眾特別?我不懂說。

嘛,我倒很希望薛國強能貫徹你的理念,向政府建議:這兒地太少了,文化這些奇技淫巧真的不要碰,所以不要興建西九文化區啦好嗎?藝術館復修也不要搞了好嗎?應該多建一些樓、多一些商場廣場,這樣才是負責任的政府呀!

 

作者簡介:八十後,窮得只剩文字,存黑心,懷刻薄,說人話

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