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次智障青年事件 只是序幕

2015/5/15 — 14:35

警隊有一種兄弟文化,英文叫brotherhood,大家前幾年有看任達華的PTU就一定知道,總之,「著得起件制服就係自己人!」,出事了,為了伙計,你幫我,我幫你,踏過界也在所不惜。

這種文化,在前線很難避免,畢竟,teamwork嘛,沒有一種兄弟情也講不過去。

但作為高級警官,不能讓這種兄弟情踏過界,這是你的職責,你面對的,不單是你的兄弟,更是出糧給你的納稅人。

廣告

但心智不成熟的曾偉雄不明白,大概是因為當臥底出身,雖然當上一哥了,但他整個思維還停留在前線指揮官階段,「係又攬,唔係又攬」,以為這樣贏得兄弟掌聲了,就是好一哥,退下來,又可以學曾蔭蓓跑去大財團挖金,又或者學鄧竟成去當政協,「光宗耀祖」。

但他沒有想過,這樣放縱前線差人,等如放縱自己的小孩一樣,小孩打同學了,你跟他老師說他沒有錯,小孩偷朱古力了,你又跟超市經理說他沒有錯,以為這樣小孩就會當你是好爹娘,結果? 不用說,小孩過幾年,殺人了,強姦了,要坐一輩子的牢,他只會恨你,怪你沒有把他教好。

廣告

這次智障青年事件,只是序幕,陸續有來。

To be fair,曾偉雄破過很多大案,在港英時代已經冒升,捉賊的能力不會低,但除了刷鞋以外,他最大的問題,是眼光淺窄,只懂捉賊,一心以為把示威的當賊辦就OK了,結果,本來三兩百個書生乖乖坐下來等你拉的佔中,因為他的鹵莽,結果半流血收場,包括「七俠」以內因佔中惹官非的,全都是他害的。

遙想前一哥李明逵,當年WTO韓農示威,比佔中的「勇武」十倍八倍了,但中大歷史系畢業的他,明白這不是一般的治安問題,是世界經濟轉型的大問題,於是他來軟的,只圍不攻,韓農示夠了威,倦了,安然的上警車。

當然,once again to be fair,這也不能夠全都怪曾偉雄,因為本來應該是以文制武,由AO政務官出身、閱歷較廣的保安局長節制警隊,統籌大局的,但連續兩任的局長,跟港英年代的不同,都是入境主任出身的,跟督察出身的一哥一樣,當了一輩子武官,那裡來權威跟胸襟來節制警隊!?

那,為什麼特府硬要塞武官做理應由文官做的保安局長? 尤其是黎梀國這種只懂哭哭啼啼,連講兩隻字都要讀稿的,明顯「唔夠班」,為什麼要用他?

Well, 還有別的理由嗎? 當然因為是武官好控制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