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中期檢討批判(一)從前線的觀點看

2015/4/1 — 17:35

資料圖片;來源:考評局

資料圖片;來源:考評局

3月31日,教育局匆匆展開「新學制中期檢討及前瞻(跟進諮詢)——通識教育科(公開評核) 學校問卷調查」簡介會,向各校前線老師講解中期檢討的問卷結果,及相應改善建議。

會上提出方案,通識科卷一的考核時間增加半小時至兩小時三十分鐘,並同時增加4-6分,如描述性、詮釋資料等,思維能力要求較低題目比例,作為「卷一甲部」,佔全科成績35%;而8-10分較難處理的延伸性題目,則撥入「卷一乙部」選擇題,讓學生二揀一作答,佔全科成績15%。

廣告

會上,大多前線老師都對此建議持反對意見,並提出不同精彩觀點。筆者在此稍加整理,結合個人觀點,希望與前線同工及社會大眾分享。

個人認為,會上最有力的論點,就是新方案矮化通識科的評核要求,把高階思維能力邊緣化。在新方案下,「卷一甲部」佔35%,加上「獨立專題探究」的20%,已佔過半分數,對要求較低的考生而言,勤加操練甲部詮釋資料等較簡易題目,已足以應付通識考評。評估、反駁等要求價值判斷的高階思維,將變得可有可無,又或成為尖子專利,使通識考評嚴重割裂,淪為機械操練遊戲。

廣告

會上提到,新方案為照顧能力及興趣差異而設,可使不同能力傾向同學能夠有所發揮。但事實上,新方案由於加時30分鐘,並且題目增加,對語文書寫能力較差學生而言,劣勢只會更為明顯。要他們應對卷一甲部隨時9-10題問題,加上兩條新選答題,單單要消化資料及清晰審題,已經叫他們吃不消,更遑論大量書寫內容,根本未能照顧不同能力傾向學生。

在教學上,新方案也有礙學校做到「促進學習的評估」。現時卷一的「4+6+8」分數架構,包括資料詮釋、因果分析及評論比較等能力,已廣為前線教學、教科書練習及校內出卷所用。由於此結構能做到由淺入深,使師生在處理最少資料下,能夠接觸及使用不同技能探究議題,甚至做到轉移技能及跨單元探究。相反,如今新方案的模式,卻割裂成「4+6」及「8」,教師把考評融入課程的學習成效變低,難在單一議題滿足到不同思維能力要求,在出卷時調節難度也更大,使文憑試的倒流效應由促進學習轉為窒礙學習及前線教學工作。

較技術性的問題是,新方案會使評核的有效度降低,例如卷二乙部按建議只會有一題8-10分題目,卻佔比重15%,每分所佔比重跟總分20分佔比重30%的卷二不相伯仲,甚至更高。考慮到卷二兩條題目的資料支援較少,題型及題眼也較複雜及抽象,佔分比重理應高於卷一乙部,新方案的比例分佈並不能準確反映學生的能力;另一方面,在新方案下,選答題的比重增至總成績的45%,考慮到通識科的技能為本性質,考生「揀錯題」的風險極高,使考生隨時因選題問題而失手失分,與通識能力無關,未能在考評充分表現其能力。參考歷屆文憑試卷二選答題,題目間的難易度差距,並未如理想般容易調教,考評局能否在「卷一乙部」避免重覆犯錯,更是不得不思考的可行性問題。

最後,會上提到,增設選答題可增加試卷的單元涵蓋範圍。按如此邏輯,把卷二的選答題由三選一增加至十選一,豈不更能確保考評的涵蓋闊度?這未免過份荒謬。依筆者與前線老師的溝通,在不增加題目及調節題型比例下,增加卷一答題時間,看似更易取得共識。在位者與其如此大刀闊斧,未知會否考慮這種阻力較細的「小修小補」呢?

希望在不久後的諮詢會,與及7月的檢討報告,會見到不一樣的方案。

 

文:a彤@教育工作關注組,90後哲學生,有幸任教通識,正努力摸索平衡公民教育與考試評核的教學方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