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大辯論(二)通識科應該專科專教嗎?

2018/10/23 — 19:56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陳曦彤 @教育工作關注組】

每個新學年,總會遇到學生問我為何當教師,而每次我都會重複答案:「沒有通識科,我不會入行;我是為了做好這一科才加入教育界。」每當有同事友好善意建議我,爭取任教多一科選修科以保後路之時,我都會禮貌地回應:「不需要了,若果通識科被殺,我會離開教育界;但在離開之前,我會盡一切努力保存這一科的地位。」有同樣想法的傻仔傻女,業界內大概不多。因為自 2012 年教育局停發「通識教育科課程支援津貼」後,專科專教通識的教席(註)買少見少。在《明報 JUMP》搜尋「通識」的教席空缺,結果都以兼教為主;即使每年都有不多於 10 個的專科專教通識教席招聘廣告,據知最後受聘同工還是被安排兼教其他科目。在如此市場供求下,固執如筆者的同工要不灰心離去,要不被市場自然淘汰;幸運地繼續執教鞭的同工,除了為自己感恩,實應為這科做得更多。

上述通識科的非專業化趨勢,筆者認為源自三大深層次原因:課程定位、初中亂局以及政治氛圍。

廣告

課程定位

翻開通識科「聖經」《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在「加強專業發展」部分中就直接列明:

廣告

「有鑑於本科科組由不同學術背景的教師組成,因此也有需要促進教師間的意見分享。」(p.61)
「通識教育科教師大都不是本科的『科目專家』,他們往往也另外任教自己主修的科目⋯⋯」(p.61)
「部分教師在開始任教通識教育科時,並非出於自己的意願。」(p.62)

世上應該從來沒有一個科目(有請告訴我),會在課程指引中如此直接否定其自身專業性,甚至將其常態化、合理化;當連教育局官方文件也如此定位通識科教師,也難怪學校不重視通識教師的專業發展。另外,在 2012 年首屆文憑試結果出爐後,高達 9 成的合格率亦為通識科從此定下了「易合格難高分」的形象。對學生成績期望不高的學校,大可安心地視之為「攝」課擔的好幫手,專科專教的通識老師自然買少見少。這種親民、重可行性的課程定位,可說是通識科難以專業化的根本原因。

初中亂局

另一重點是,相對於中英數等必修科,通識科專科專教的最大困難,是初中學制下必須讓路予各科目,即使學校願意開設《生活與社會》等適應課程,在群雄混戰之下,通識科課節也必然受限。以筆者任教過的中學為例,雖然有初中通識適應課程,但所佔課時則少於 5%,甚至 3%。對通識科專業化的實際影響,就是課擔總數不足以讓學校有足夠動機,聘請專科專教的通識老師。

相對於中英數三科在初中享有 10% 以上課時的皇者地位,專科教師們任教 3-4 班便足以填滿課擔,而通識科教師同樣任教 3-4 班高中,亦需要接手 4-6 班初中通識,才達到同樣數字。於是,學校行政容易把通識用作分豬肉填課擔,這就是通識科難以專業化的制度性原因。

政治氛圍

最後一點,筆者認為很多學校為怕通識科有朝一日變成選修,要未雨綢繆做好準備,因此更傾向聘用可任教其他科目的同工,以增加未來課程發展及課擔分配上的靈活性。而擔心通識科而非中英數變成選修的原因,無非就是過去 10 年社會上紛紛擾擾的通識科課程爭議。通識科難以走向專業化以提高教學質素,相當諷刺地,也許與那群異常關心通識科教學質素的建制派議員息息相關。

通識科專科專教的出路

筆者認為,通識科要走向專業化,仍必須要在政策撥款層面作強制性處理,亦即參考教育局 2006/07 學年的政策,在學校推行「專科教學常額職位」,要求學校必須安排至少一位教師擔任通識科專科專教工作,以行政要求及經濟誘因消除各造成通識非專業化的誘因。

另外,經過 10 年發展後,我們對通識科教師的要求,應該有以下基本共識:

1. 教師須引導學生分析通識社會議題的「學科教學知識」。在製作通識科教材、編訂試題、評改試卷,甚至安排體驗學習活動上,要達致專業發展,先決條件是教師對課程內容及公開試評核,有持續及深入的理解。教師應認同在大學學位的學科知識,不一定對教通識有幫助;

2. 教師對社會發展趨勢的背景知識需要不斷更新,才能幫助學生準確分析評估議題內容。而要更新相關知識,通識教師須持續關注時事評論新聞報道,並無單一通識參考書可以獨步天下;

3. 教師須掌握概念化、數據運用、資料應用、詮釋定義、演繹推論、舉例說明及多角度思考等「共通能力」,才能讓學生掌握通識課程的精髓,滿足他們在探究學習及評估素養上等需要;

由此可見,通識科對教師在實踐性知識、社會背景知識以及學科共通能力上,有其專門框架內容,通識科教師亦理應是一個需要終身學習的崗位。根據上述教育局對通識科教師的定位,明顯是低估了教好通識科的條件;依靠「意見分享」、「非科目專家」甚至「非自己意願」等設定,與上述各要求簡直是相互矛盾。

通識科需要的,是權威的經驗分享及仿效,而非各施各法;是專門的學科教學知識,而非不承認有科目專家;是自主、廣泛及深入地對社會存有好奇心,而非假定教師根本無意教授通識。假如我們認同專科專教才可確保語文教師具豐富的語文知識和教學法,而各選修科都會找具相關學歷的教師任教之時,筆者實在看不到教育局有唯獨降低通識科標準的理由。

至少,筆者認為,學校在安排教師任教通識時,應符合下列要求:

1. 任教通識科的教師,應有不少於一半的課節為任教這一科,以確保教師能有足夠空間及時間,累積通識科的學科教學知識及能力;

2. 任教通識科的教師,應在學歷上有人文或社會科學相關主修,或多於 5 年任教高中通識科(包括高級補充程度及文憑試)的經驗,以確保教師在學術上能支援學生在分析議題上的需要;

3. 任教通識科的教師,應理解任教這一科為一個長遠而合理的安排,非出於一時之需或人情;如教師非出於自願或興趣而任教,學校應以合適的工作分配或聘任職位等名義(例如學位教席或通識科專科專教教席),說服教師負起長遠的通識科教擔。

4. 當學校未能在校內找到合適人選任教,理應在有教師退休使教席出現空缺時,聘請自願並積極擔任專科專教通識科的同工擔任教學工作。

未來,筆者將就通識科專科專教的常額撥款安排,以及上述安排教師任教通識科的限制進行倡議,指出通識科走向專業化甚至專科專教後,會為學校及業界帶來的利處,並回應相關質疑。

註:
所謂「專科專教」(政府文件又稱「專科教學」),是指教師須擁有與其任教科目相同的學位,並以該學科為教育文憑的主修科目。現時中小學的中文科和英文科均實行專科專教政策,亦直接促成中英文教學在近 10 年的專業發展路向。但除了中英文以外,其他科目要走向專科專教,在細節上必須考慮得更周全。箇中原因,就是其他學科的相關大學主修相關廣泛;以數學為例,數學主修固然符合資格,但科學院及工程學院的畢業生其實亦具備任教數學的能力。通識科面對的情況則更尷尬,礙於其跨學科特質,理論上不能排除任何教師任教的可能性。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