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急救包】保安局以國安理由取締民族黨

2018/7/26 — 20:19

單元:今日香港 / 現代中國
主題:生活質素 / 一國兩制 / 法治 / 中港矛盾
時事焦點:保安局以國安理由取締民族黨
關鍵詞:社團條例 / 結社自由 / 國家安全 / 本土 / 民族黨 

時事重點:

保安局 7 月 17 日突公布以「國家安全」為由,擬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禁止該黨繼續運作。香港民族黨陳浩天表示,警方 17 日早上登門遞上文件,要求他簽收。保安局長在文件中引《社團條例》,要求陳浩天就過去的言論在 21 天限期內解釋,保安局將就此決定,或禁止民族黨繼續運作。

若保安局局長決定行使權力作出命令並刊憲後,該社團將會成為「非法社團」,任何非法社團的幹事以及管理人面對刑責,最高可囚三年;即使是提供款項,或者是提供地方,最高也可囚兩年。 [詳細報道]

廣告

及後陳浩天透露,收到警方 700 多頁文件,包括民族黨活動紀錄。民族黨在 7 月 18 日晚上公開警方 700 多頁文件,當中包括警方代表向保安局局長作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建議的理據。警方提到,民族黨曾聲援旺角騷亂入獄者,不相信民族黨放棄暴力手段。警方又認為,香港政府不應等待引發暴力的政治運動時才作出干預,並應該採取「預防措施」,阻止民族黨有實際行動。[詳細報道]

探索問題:

廣告

- 民族黨並未正式登記為社團、也未有實際分裂國家行動,保安局今次行動是否合乎法治精神?
- 《社團條例》會否變相限制結社自由?
- 事件有否影響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的自治管理?

學習框架:

相關概念:

社團條例

香港法例第151章 《社團條例》旨在就社團的註冊、禁止某些社團的運作,以及與此有關的事宜,訂定條文。(由1992年第75號第2條修訂;由1997年第118號第2條修訂)

而今次事件首次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當中有關「禁止社團的運作」中提到,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或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社團事務主任可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運作或繼續運作。 [資料來源]

「現時的《社團條例》,源於殖民地時代為對付三合會組織的 1920 年《社團條例》。到 1949 年後,英殖政府修訂法例,規定若社團為香港以外地方分會,則可被拒註冊,明顯是針對中共的舉措。1991 年人權法實施,到 1992 年修訂法例,引入香港安全概念。當時的保安司解釋,「香港安全」一語只能夠指香港作為一個整體的生存或福祉,而不能夠指政府或代表部分或少數利益人士的生存或福祉。顯然,當時的英殖政府都擔心香港安全概念被濫用而作特別解釋。

到近 1997 年,中共借彭定康政制方案,乘勢另起爐灶,設臨時立法會,並偷偷摸摸地在深圳開會,在 1997 年 5 月通過 1997 年《社團條例》,將「香港安全」改為「國家安全」,暗中將《基本法》23 條分拆立法,引進國家安全概念。當時臨立會在沒有記名表决下通過。」[全文閱讀:從《社團條例》歷史看中共鬥爭策略]

港獨思潮

港獨是指提倡香港獨立成為主權國家的政治主張或思想,源自於回歸後本土意識增強,部分港人認為中國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損害一國兩制,及中港兩地政經、文化等差異而引起矛盾。中央經常批評港獨人士借助外國勢力分裂國家,損害一國兩制,而泛民主派的主流意見亦不認同港獨主張。[資料來源:香港電台]

港獨思潮近年有大專院校冒起。一項調查發現,有12.4%大學生自稱是「本土派」、3.0%大學生自稱「港獨派」。調查亦發現,自認為港獨派的學生,對香港未來的前景最感悲觀,亦對過去幾年的政治狀况最感憤怒。

問到這些學生對香港未來5年的看法,可見港獨派最感悲觀,高達92.1%認為「未來5年香港的社會制度會變得更不公平」;84.2%認為「未來5年香港貧富差距會變差」;78.9%認為「未來5年香港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愈來愈少」,比例均高於其他政治取向的學生。[詳細報道]

香港民族黨

香港民族黨是香港一個主張香港獨立的政黨,成立於2016年3月28日。其召集人為香港獨立運動支持者陳浩天,發言人為周浩輝。該黨主張香港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獨立的主權國家「香港共和國」。主張香港自從1841年分階段被大英帝國統治後,即與中國大陸有截然不同的歷史進程,令香港逐漸形成其社會、經濟、政治及文化的獨特性,促使香港人無意識中在客觀條件上成為一個民族。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後,民族黨主張香港繼續受到中國的殖民壓迫,香港人在「外來者的入侵」下,逐漸形成群體意識,更逐步發展成「民族意識」。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結社自由

香港基本法第27條指出,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指今次有關決定並不違背言論自由和結社集會自由,因據《香港人權法》第十八條,若涉及「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衞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結社、言論自由等即受到限制,而《社團條例》第 8 條與《香港人權法》並不違背。 [詳細報道]

英國外交部早前就事件已發表聲明,對事件表示關注。英國外交部表示,英國不支持香港獨立,但香港擁有的高度自治、權利及自由,是香港生活方式的核心,獲得全面尊重至關重要。聲明又表示,基本法及人權法賦予香港有選舉自由、言論自由及結社自由。 [詳細報道]

持份者意見:

支持保安局以國安理由執法

行政長官
林鄭月娥

被問到有主張獨立的政黨可能被禁止運作,她會如何平衡香港和內地的需要及利益,林鄭月娥回應說,「一國」代表你要尊重國家主權和利益,當國家的底線和「紅線」被衝擊,特區政府及她本人作為行政長官,要清晰表達是不能容忍的。 [詳細報道]​

保安局局長
李家超

「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對於香港民族黨並未註冊為社團,如何以《社團條例》規管;李家超表示:「任何一個人以上嘅組織,已經係一個社團,《社團條例》嘅釋義裡面,講得好清楚。」 [詳細報道]

警務處處長
盧偉聰

「如果不涉違法行為,我們不會留意佢,只不過開始有違法行為,或者干犯一些香港法例,我哋先有搜集證據,如果有刧案或者案件發生,我們都會搜集證據,都會有執法行動。」[詳細報道]

而警方早前向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發出的700多頁文件,當中不僅羅列該黨推動港獨的九項「具體行動」,更特別表明危害「國家安全」不一定要涉及武力元素。[詳細報道]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譚惠珠

譚惠珠指警方有足夠法理依據,運用《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她指民族黨今次事件不只涉及言論,亦涉及言行;不僅作出公開呼籲,亦去到學校呼籲、組織、派單張;並到外國或境外的一些對中國不友善的組織有聯繫。她指不需要等到他們分裂國家後才能採取行動,「我不是真真正正拿着一支槍去打你中國政府或香港政府,才叫做危害國家。」[詳細報道]

行會成員
湯家驊

「普通常識告訴我們,若等待看看組織能否成功達標才取締他們必然為時已晚,或執法過程可能引至社會更大動盪。」[詳細報道]

建制派立法會議員
馬逢國

政府要保衛人民利益安全,有人意圖犯罪警方已經會行動,強調全世界皆為如此,「不會等一個人殺了人,才要拉他」。[詳細報道]

反對保安局以國安理由執法

民族黨召集人
陳浩天

陳浩天在城市論壇上表示,警察向他發出的文件中所提及的行為,絕大部分都是一般政黨、社團皆會進行的活動,以及他在網上、電台、網台發表的言論,或是擺街站、派傳單、掛橫額等。他質疑如果言論已能危害國家安全,「是否很多人都要被拉?很多社團都要被禁止運作?」

他又指所提倡的「只有香港人才能享用香港資源」、「不認自己是中國人」等,皆被警方列為是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證:「我只為捍衛香港人利益,這都已經是一個罪證的話,合唔合理?」[詳細報道]

香港眾志常委
羅冠聰

香港眾志認為,今次事件象徵政府更漠視人權,更強力打壓香港公民社會。「今次用個手段,已經係同過去好唔一樣,已經轉變成為一種主動出撃,用刑事程序去打壓。」有記者問到,會否擔心香港眾志成為政府下一個目標,羅冠聰指,眾志一直是北京政府的眼中釘,既不能做公司註冊,又不能參選立法會,「我相信跟住落嚟個打壓都係我地需要面對。」但他強調這次事件已不是民族黨或香港眾志的事而已,而是一把刀架在每一個人頭上。[詳細報道]​

香港記者協會

發表聲明,關注保安局引用傳媒報道作「香港民族黨」「罪證」 。

聲明指,有報道指警方就建議保安局長禁止「香港民族黨」繼續運作,提出多份文件, 當中包含大量傳媒報道有關召集人陳浩天接受傳媒訪問、出席電台節目、學術研討會等內容,作為建議禁止該黨活動的證據。記協對傳媒報道有關人士 的言論作證據表示關注,憂慮做法影響言論自由。 [詳細報道]

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發言人
Darragh Paradiso

「表達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同為美國人和香港人共同的核心價值,這些價值應受到強烈保護。」發言人又表示,「我們相信香港的繁榮穩定建基於法治,當中在《基本法》所列明,對政治言論的保障,以及其他民主價值也是神聖不可侵犯。我們關注任何會侵蝕這些價值的行為。」[詳細報道]​

法政匯思

《約翰內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及獲取資訊自由原則》,聯合國文件:E/CN.4/1996/39 (1996) (下稱《約翰內斯堡原則》) 的第2條亦訂明:

「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理由而施加的限制,除非其真實的目的及其可證成的作用是為了維護國家的存在或其領土的完整,使其免於武力的使用或威脅,或是為保障該國抵抗該等武裝力量 (不論是外來武力如軍事威脅等,還是煽動以暴力手段推翻政府等的內在武力) 的能力,否則並不合法。」

因此,除非有充分證據證明香港民族黨有上述的行為,例如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 — 《社團條例》第2(4)條下對「國家安全」的釋義 — 否則對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的結社自由作出任何建基於「國家安全」的限制或損害皆不正當。[全文閱讀:對港人自由有深遠負面影響 要求保安局長尊重法律原則]

工黨副主席
李卓人

「現時的《社團條例》,源於殖民地時代為對付三合會組織的 1920 年《社團條例》。到 1949 年後,英殖政府修訂法例,規定若社團為香港以外地方分會,則可被拒註冊,明顯是針對中共的舉措。1991 年人權法實施,到 1992 年修訂法例,引入香港安全概念。當時的保安司解釋,『香港安全』一語只能夠指香港作為一個整體的生存或福祉,而不能夠指政府或代表部分或少數利益人士的生存或福祉。顯然,當時的英殖政府都擔心香港安全概念被濫用而作特別解釋。」[全文閱讀:從《社團條例》歷史看中共鬥爭策略]​

給老師的課堂活動建議:

1. 讓學生代入不同持份者角色,討論各項焦點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