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急救包】我們是否還需要悼念六四?

2018/6/4 — 14:56

編按:六四又一年,近年討論重點大多圍繞新一代是否需要悼念六四,雖然這題目未必會成為考試題目,但我們認為很值得讓學生思考關於傳承問題。如果今年來不及跟學生討論,來年還可以繼續討論,如果六四還未平反的話。

單元: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 / 今日香港 / 現代中國 
主題:公民抗命 / 公民意識 / 身份認同
時事焦點:六四事件爭議
關鍵詞:六四 / 民主 / 歷史傳承 / 00後

時事重點:

今年是六四事件 29 週年,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港大民研)早前公布自 1993 年每年均進行六四週年調查。港大民研指出,宏觀而論,香港巿民的主流意見繼續認為中國政府當年處理不當、同情北京學生及支持平反六四。

廣告

大部分巿民繼續認為香港人有責任推動內地民主及經濟發展,但認為沒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發展的比率則增至 31%,再次錄得 1993 年有紀錄以來的新高。調查又發現,50% 被訪香港市民認為當年北京學生的做法正確,17% 則認為錯誤。至於當年中國政府處理事件的手法方面,11% 認為正確,68% 則認為不當。另外,調查結果顯示,54% 被訪市民支持平反六四,不支持者則佔 24%,兩比率都和去年相約。

近日網上亦流傳香港眾志所拍的一則街頭訪問,片段先由港產片入手,受訪的 00 後世代都不太熟悉過去香港比較重要的流行文化符號。片段繼而追問受訪者關於六四的問題,結果也是不甚了解,引起觀眾關注。其後眾志因「未確保同學有足夠思考下作答」而刪掉片段並道歉。《蘋果日報》亦有製作類似街頭訪問短片,呈現新一代對六四的理解。

廣告

六四前夕,再次掀起新世代是否還需要關注六四事件的討論。

探索問題:

- 香港還是否需要關注六四事件,支持平反和悼念六四?
- 六四事件跟香港人的關係是什麼?
- 新一代不太積極悼念六四?為什麼?
- 為什麼越來越多香港人認為「香港人沒有責任推動內地民主及經濟發展」?
- 對六四事件的關注程度,和國民身份認同有沒有關係?為什麼?

學習框架:

相關概念:

六四事件

狹義上指 1989 年 6 月 4 日凌晨開始,中國解放軍於北京天安門對學生集會的清場行動。廣義是指八九學運,由 1989 年 4 月開始,大學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起悼念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活動,及後轉化成持續近 2 個月的全國示威民主愛國運動。
六四事件時間線

當年香港人極度關注事件,曾有高達 150 萬人上街遊行,無論各行各業各黨派皆聲援學運。事件發生之後,司徒華等成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一直舉辦悼念活動至今日。

民主

其本義是「人民的統治」,即「主權在民」,是一種現代的國家制度,國家權力由公民直接或間接行使。民主有時被稱為「多數的統治」,與極權統治、獨裁統治或寡頭政治相對立。美國政治社會學者拉利.戴蒙德(Larry Jay Diamond)指出,民主包括四個關鍵要素:(1) 通過自由和公正的選舉產生政府;(2) 作為公民積極參與政治和公民生活;(3) 保護所有公民的人權;(4) 法律和程序同樣適用於所有公民。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00 後

指 2000 年及後出生的新一代。早前有街訪訪問 2000 後出生的一群,他們直言「從未用過 Facebook」,引起網上激烈討論,事件觸及世代差異問題。

各種立場:

認為不需要關注六四事件

教育局及
教育局局長
楊潤雄

教育局最近公布初中中史科及歷史科的修訂課程大綱。文件顯示,在中史科方面,香港史將不會以獨立課題教授,而是融入不同的中史課題之內。課程大綱亦沒有提及六四事件、六七暴動等敏感的字眼。
詳細報道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出席商業電台節目時指,沒有必要把每一宗歷史事件都納入課程大綱,而「六四事件」及「六七暴動」原本也不在大綱中,但老師如認為有需要也會教授。
詳細報道

立法會議員
何君堯

去年曾經支持「毋忘六四,平反八九民運」議案的何君堯,今日在立法會陳辭時表示會就動議投棄權票,何君堯在發言中提到,「今天死者已矣,本人相信他們(六四死難者)在天之靈見到今天國家的發展與成就之時,定當感到欣慰。」
詳細報道

00 後學生

「如果中國有意致歉,早就做了,所以再要求平反並不具有太大意義。雖然外國會因為犯錯而道歉,但中國的價值觀很不一樣,不要期望有用。」

00 後學生

「平反的訴求屬於敏感話題,會引起中央關注,嚴重更可能造成人身安全問題。」

認為需要關注六四事件

支聯會秘書
李卓人

李卓人 6 月 3 日在商業電台節目上表示,即使要將中國和香港切割,也不能否認香港仍然是中共專政管治下的一個地方,即使是以香港人身分都要繼續爭取。他指中國有不少人權問題,反問如果連香港人都不發聲,還有誰人發聲。
詳細報道

天安門母親成員

天安門母親為當年死難者家屬,一直爭取平反至今。128 名死難者家屬 6 月 1 日署名發表給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重申「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並指出:「『六四』血案是國家對人民的犯罪,因此必須對『六四』慘案重新評價,政治問題用法律解決。我們仍然堅持三項訴求:真相、賠償、問責。」天安門母親在信中說。「我們要求政府以時不我待的精神、只爭朝夕的速度與我們對話。我們已是垂暮之年,我們期盼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親人昭雪的那一天。」
詳細報道

民間學者
馬國明

「對六四屠城時還未出生的香港年輕一代而言,悼念六四的死難者或許有點無關痛癢,但《歷史概念命題》(Theses on the Philosophy of History,德國猶太裔思想家 Walter Benjamin 著)的命題七提醒人們,當今的統治者全都是過往勝利者的繼承人。每年的六四燭光晚會,除了悼念六四的死難者,更是以點點燭光,從被踐踏、被欺壓的人出發,書寫不再是勝利者目光出發的歷史。學聯和各院校的學生會或許無法接受過去和他們這一代存在秘密協議,但卻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以點點燭光參加不再是勝利者目光出發的歷史書寫!」
全文閱讀:〈六四的歷史索引〉

00 後學生

「如果六四一日不能平反,民間的不滿會累積,終有一日也會爆發出來,甚至更激進。」

00 後學生

「悼念是為了感激那些學生為他人付出過的行為而做。我們要向他們學習,紀念他們。」

其他立場

港大學生會會長
黃程鋒

「從人道立場,這世上任何人殺了人都要負責任,政權都不例外」,但不代表必須為此負上推動中國民主發展責任,認為每個人都可自由選擇投入甚麼活動及程度。
《蘋果日報》報道

「『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不是我們今年主要訴求。我哋都欣賞香港有人提出『建設民主中國』,但不至於是我們責任,也不是我哋的訴求。」詳細報導

中大學生會會長
區倬僖

認為維園燭光只是一個形式,「燭光係標誌性,但唔係無可取代」,比較重要的是歷史傳承,認為不應為單一事件花太多精力,「而係成個package去傳承」。
《蘋果日報》報道

給老師的課堂活動建議:

1. 可以先讓學生在未知道太多歷史背景前,自由表達和討論自己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接著才陳述六四事件的始末和香港人的參與。

2. 可以先讓學生回家訪問不同世代對六四事件的反應(例如 50 後、60 後、70 後……等),記錄這些回應後,再一起對比差異所在,嘗試分析當中理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