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教學守則(三):培養通識科的「正面價值觀」?

2018/3/19 — 11:59

【文:陳曦彤@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界近年提倡ASK,即態度(Attitude)、技能(Skills)和知識(Knowledge),後兩者技能(Skills)和知識(Knowledge)由於跟評估直接相關,師生大多認真看待,而學生經過兩三年在通識科的浸淫,總會有所增長。但態度(Attitude)方面的培養,則教筆者甚為困惑;不單態度的具體內容不清不楚,如何「教」態度,以及應如何評估學生的態度上的成長,都是筆者一直在思索但苦無答案的問題。但偏偏在通識科,相關的要求被轉化為「正面價值觀」,並在教育局推出的課程指引中重複出現:

• 「培養正面的價值觀和積極的態度也是通識教育科的重要目標之一」;

廣告

• 「高中通識教育科旨在幫助學生:建立正面的價值觀和積極的人生態度,使他們成為對社會、國家和世界有認識和負責任的公民」;

• 「以提供均衡和連貫的學習經歷為目的,幫助學生擴闊知識基礎、發展共通能力,以及培養正面的價值觀和積極的態度 」;

廣告

• 「教師可以成為良好的楷模,在建立正面的價值觀和態度方面,可以為學生帶來正面影響的這一點上,相信無人存疑……教師亦可從親身經歷,分享自己如何致力為社會謀福祉的正面價值觀。」

既然目標及責任清晰,價值觀要教,態度要教,但到底什麼是通識科的正面價值觀?根據課程指引,通識科六大單元各自所需要培養的價值觀如下:

縱觀以上價值觀及態度,「互相依賴」、「正義」、「人權與責任」、「多元化」、「合作」、「文化承傳」、「可持續性」等,都是跨單元地重複出現得較多的概念,或許可被視為通識科較重視的價值觀。而即使在理論基礎上略顯左傾,但這7項概念亦的確是通識科教學上的核心關注,相信包括筆者在內的不少同工也會同意。但在另一方面,亦出現一些稍具爭議甚或在現實中可能被視為相互矛盾的概念,例如「民主」及「愛國心」、「獨立自主、堅持自我」與「團結一致」甚或較哲學性的「人類整體福祉」與「道德考慮」等等,從中可見,通識科亦是不同價值觀之間較量的戰場。如果有人說,通識科是吹水科,只為了鼓勵學生熟讀時事而存在,上述七大價值觀明確告訴你這並非立科原意。但如果有人說,通識科嘗試單向灌輸價值觀予學生,進行洗腦,上述不同價值觀之間的矛盾,亦推翻了這說法。更值得質疑的反而是,如此複雜的價值觀清單,在前線實踐上真的可行嗎?

從筆者有限的經驗而言,先不要說要顧及清單上所有價值觀,單單要學生認同建立上述七大價值觀,難度已經相當高;因為在現實上,世界的走向可說是與這些價值觀背道而馳(個人主義當道、不公義的資源分配、違反人權的政策、漸趨單一的生活方式與思維、競爭為本的市場模式、被邊緣以至忘卻的傳統、摧毀地球的發展模式等等)。要學生認同這些價值觀,其實就是要培養他們成為「憤青」,難耐與不滿週遭與世界發生的問題,並有改變世界的勇氣及毅力。前者,或許還可以透過資料及討論激發學生思考及建構立場,但後者所需的條件,則不可能單靠知識技能可以有效栽培,而更需要累積足夠及有效的體驗式學習,讓學生相信自己也可以成為改變世界的一員,難度絕對可以媲美電影《Inception》中的潛行任務;當我們把這任務放於現實中趕逼的課程下,也許就只能說句Mission Impossible。

當然,通識科不乏讓學生討論價值觀優次的機會,所以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提供培養價值觀的空間。可是就筆者的觀察,師生大多把討論停留在口述及文字層面,而礙於課時限制,欠缺進一步的體驗學習機會。初時,筆者還只感到無可奈何,但慢慢發現,這種流於表述卻缺乏行動的課程規劃和考評制度,其實是在向學生傳遞出一些不良訊息,甚至製造犬儒。在學生角度而言,他們在議題上的參與,就常規化地只停留在上課和考評的認知層次,當他們進入社會後,會否也就只慣於評論食花生而缺乏進一步參與呢?更嚴重的是,當學生缺乏與議題的現實互動,就會形成疏離感,甚至矮化其為純考試內容及標準答案(於第一組別學校尤其嚴重)。若這異化的情況成為常態,那即使所謂通識狀元5星星,可能諷刺地只是一群熟練通識考評要求,卻對所謂正面價值觀毫無聯繫的異化公民。

這樣的通識科,還值得我們守護嗎?
 

原刊於《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