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教育科 真的是新高中學制的洪水猛獸嗎?

2017/6/9 — 19:47

【文:吳壁堅】

 通識教育科自成為必修科後爭議不斷,近來甚至有不同的學者、政客希望能取消其必修地位,並提倡不用再考核,以騰出時間讓學生能選擇更多的選修科。但是,當人們不斷否定通識教育科的定位、意義和價值時,又是否真的明白通識教育在新高中學制的意義,以及真的能提出確切的證據證明其不應存在於新高中學制之下?

要回答上述的問題,先要理解新高中學制的意義。新高中學制強調「透過均衡而寬廣的高中課程,讓不同能力、興趣和性向的學生能夠盡展所長。」所以,「全人發展」是新高中學制的精神與核心。站在均衡而寬廣的角度,學生必須涉觸不同範疇的知識,亦即八大學習領域的知識均有所涉及。初中學生透過修讀眾多的科目,能涉觸不同學習領域的知識;至於新高中學制,因學生有自由選修的權利,故此為著學生能完全涉觸八大學習領域的內容,教育局以通識教育科作為打通科學、科技與人文學科的鎖匙,再加上中、英、數、藝術、體育必修,八大學習領域的知識就齊全了。就算學生在選修科只選擇生物、化學,又或是只選修地理、中史,也沒有問題,因為在理想中的通識教育科,學生是能夠補足其在選修科中未能觸及的學術範疇,而這亦是通識教育在新高中學制中的學理意義。

廣告

當然,有人會說,既然新高中學制希望學生學習均衡而寬廣的課程,那亦可以取消通識教育科,然後讓學生選修三科,再要求學生選修時必須有文有理,這是否可以?事實上,這種建議正是美國、英國、澳洲、中國甚至是北韓的高中課程設計,事實上也可以用於香港的學制中。不過,新高中學制的另一精神,是「課程打破傳統的文理分流,科目多元化」;香港之所以不用上述國家的方式,就是希望以跨學科的設計以打破傳統文理分流的現象,通識教育科就是跨學科精神的先進設計。故此,若果我們真心希望取消通識教育科、使用上述國家的設計,那不單是純取消科目的問題,而是整個學制的精神的改變。教育局必須要有一個說法,究竟是保留原有跨學科的精神,還是作出改變,只討論通識教育科的存廢並未能觸及整個新高中學制的核心。

也有人說,新高中學制使學生精神疲累,而通識教育科因內容實在太多,學生難以處理和消化,故此刪減科目是必須的。但是,若仔細想想,新高中學制的課程內容比會考年代的課程艱深了多少?內容又是否過多?就以歷史科為例,新高中課程只是比舊制多了三個課題,但多了一年時間;就深淺程度而言,歷史科新學制的考試模式與舊制完全一樣,只是提問方式有所創新。不少人也認同,新高中學制的科目深度、廣度與難度近似會考,其實現今學生的負擔是否比會考年代修讀七至八科的年代加劇了很多?新高中學制最為人咎病的問題,是校本評核,但大部份選修科基本上也取消了,通識科的字數要求也限制在4500字。如果學生的負擔真的很重,校本評核事實上也有調整的空間。說到底,究竟是通識科令學生負擔加重,還是有其他的原因導致?將新高中的問題也歸因於通識教育的問題,又是否理性的做法?

廣告

當然,通識教育科就算有意義、有價值,也不代表現行的課程內容沒有問題。最大的問題,正如筆者在不同的報章的撰文,也指出現行課程較重視人文學科、忽略理科角度的重要性,在此也不再探討。有人認為,將通識教育科作為補足文理學科知識是捨本逐末,亦認為不少學生在選修科中也能做到文理兼擅,通識科實不應有此功能承擔。筆者希望提出一些數字說明,如果我們將2016年文憑試的生物、化學、物理、組合科學、綜合科學的考生人數相加,人數是45000多人次,而全港考生為67000多,亦即意味著有22000左右的學生在整個新高中學制中並沒有選修任何理科科目。事實上,上述的人次肯定是有重覆學生的,即是沒有選修理科學生肯定不只22000人。22000人多還是少?如果我們認同筆者本文開首的通識教育科的定位,這肯定不是一個小數目,也證明通識教育科作為一個跨學習領域的學科,補足理科知識是應份的。若非如此,哪至少22000個學生可以在哪裡經歷足夠的科學、科技的學習內容。

也有人認為,內容是教不完的,我們不應期望老師要教,學生才會學。當然,我也同意這觀點,但是如果我們將這觀念上綱上線的話,通識教育科就不需要學習範疇、也不需要在每個單元訂立核心問題了。為何我們需要提出教學重點?因為我們需要為學生提供學習的視角,正如我們會有不同的通識概念協助學生學習,也會提出不同的思考框架讓學生思考。如果我們在課程中缺乏又或較少提及科學與科技的角度,學生就未必能深化以科學及科技角度思考的可能性。例如在轉廢為能的課題中,我們能從成本效益、環境的角度探究,筆者也會要求學生去做轉廢為能的實驗,讓學生感受從科技的角度而言,轉廢為能是十分複雜的。假若我們不呈現這些角度讓學生探究,難道真的讓學生自我學習這個思考角度?其實也只是提出多一種的思考角度和多一個層次的學習內容,難道真的如此困難?

張往老師曾撰文說通識教育科其中一個出路,是讓學生了解通識科呈現的是一個怎樣的世界觀。基本上我同意他的觀點,但也必須強調,課程與社會是密不可分的,2000年的課程改革之所以出現,就是希望能回應二十一世紀知識型經濟的發展。所以,通識科呈現怎樣的世界觀,往往是因為通識科要回應的是一個怎樣的世界,是科學與科技的世界,是知識融會貫通的世界。缺乏科學知識基礎的通識科,是難以融會貫通,也未能配合二十一世紀學生與社會的需要。希望社會各界能重新審視這科的價值,加以優化與改良,我深信這科對學生的未來是十分重要的。


作者簡介:將軍澳香島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香港電台「通識網」專欄作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