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文憑試論民主的三個擔憂

2016/4/12 — 14:10

每年的通識試題都會成日討論焦點,今年也不例外。(資料圖片)

每年的通識試題都會成日討論焦點,今年也不例外。(資料圖片)

文憑試的通識科考試中一題關於民主與全球競爭力的必答題很有趣,有趣在於問題方向相當配合特區政府對政制改革的論述邏輯。

雖然我不認為文憑試已經淪為政府的意識形態工具,但見到出題的方式,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我還是不禁擔憂。以下僅簡單提出三個對問題背後邏輯的看法:

(1)關於民主指數

廣告

我們不必認同公憑試提出的「民主指數」,尤其指數的方法學將「民主」拆解成數個範疇評分,包括「選舉過程」、「政府運作」、「政治參與」及「公民自由」。我並非完全不認同這種評分方法,只是讀過意大利思想家阿甘本(Giorgio Agamben)的短文《民主概念介紹(Introduction Note on the Concept of Democracy)》,他指出「民主有兩種意涵,一是權力如何獲得授權,二是行使這合法權力的方式(...democracy designates both from through which power is legitimated and the manner in which it is exercised)」-第一種意涵必需討論主權問題,而第二種現時普遍主導現代政治論述的意涵則只是「經濟與政治」及「政治與司法」。看文憑試提出的「民主指數」,其民主明顯沒有權力授權的意涵。

我不認為文憑試在這方面故意有偏頗,事實上深入的主權討論不適合文憑試,只是在現時香港的政治討論脈絡裡,這種「民主指數」的民主論述對冒起的本土、「港獨」思潮可算是一種沉默的對抗。或許,我們對民主的理解還未能走到核心裡。

廣告

(2)「更具代表性」

文憑試問題中問考生對「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的組成更具代表性,會提升香港的全球競爭力」的意見,問題用字似有暗示現時制度已有一定的代表性。問題同時列出香港特區行長官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方式(各界別代表的數字)及立法會的組成方式(議席數目),也似乎是鼓勵考生往數字方面思考代表性。

這種暗示識鼓勵是滿奇怪的,因為問題不只是數字多寡的問題,而是整個提名方法、比例也有問題。就算是採用一些經典卻粗鬆的民主定義,這個種選舉很難說得上做到「民有」(參考林肯的「民有」、「民享」、「民治」經典民主定義)。

「更具代表性」隱含一種「民主程度」的分析方法,但如果我們視「民有」是民主的基本精神,那末民主制度先要有「做到/做不到」實踐民主精神的判斷,之後才能探討民主程度。文憑試的問題,怎樣都是假定已經「做到」,然後探討「更有代表性」的好處。這種論述方法,與特區政府之前推銷政制改革的邏輯如出一轍。

(3)民主指數與全球競爭力指數

民主與競爭力之間的關係存在不少研究,結論很難說得確實。我讀過一些研究,但自問認識不深,無謂班門弄斧。不過,只提出六個地方來讓考生分析,這種做法明顯粗疏。我明白文憑試的考題有很大局限性,但問題提出的六個地方結果有很強的導向性,我不得不憂心。

另一方面,如果用左翼的世界系統理論看,Immanuel Wallerstein將世界體系想像成一個社會體系,並以歷史分析其「核心」、「半邊緣」、「邊緣」結構。理論的內容先擱下不談,簡言之,不同的國家、地區在這個世界系統裡(受資本主義/帝國主義歷史影響)有不同的「角色」,在歷史上有不同的發展進程,我們只將某一種視角底下的「競爭力」強行拉到民主程度一個因素是否有意義﹖從這角度看,拿美國跟中國比較也實在有趣。

就算不用左翼的框架,嘗試以民主程度解釋埃塞俄比亞拿的競爭力,怎看也很好笑;拿五個主權國來跟一個特別行政區做比較,又是一個有趣卻沒有什麼說服力的做法。

** *

通識讓中學生更了解政治、時事,但同時可以成為政府灌輸某些意識形態的工具。儘管如此,我不會否定通識科的意義,因為只要有更多人在社會作有深度的討論、有更多覺醒的通識老師,我深信通識必定可以培養有獨立思考的真正公民。

 

言士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