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科未完的中期檢討

2015/7/13 — 10:49

【文:盧日高,中學教師,進步教師同盟通識組成員】

一個學年過去,是時候整理這一年通識科的進行狀況。今個學年,通識科的討論焦點莫過於新學制中期檢討。去年十一月,教育局展開「新學制中期檢討及前瞻」,向學校派發問卷,收集學校對通識科的意見。根據教育局所得的問卷數據,回應的學校有七成七認為現行通識科的考試模式應當保留。明顯地,通識科同工傾向無需要改變現行卷一和卷二的考試模式,但同意過去的試卷需要檢討。

今年三月,教育局和考評局卻一反主流意見,建議改變現行考試模式,將卷一原來結構三條必答,改為三題必答題 (資料回應題) 和一題二選一的選答題 (延伸資料回應題),考試時間則由二小時延長至二小時三十分鐘。有關建議因為引起大多數同工反對而被迫取消,到六月底公佈的中期檢討最後一批建議,通識科的檢討成果只餘下「設定公開考試題目時,採用更多不同的議題、題材和概念」和「持續檢討及改善現存的質素保證機制」兩句,說了等於沒說,殊為可惜。

廣告

仔細閱讀教育局和考評局的通識教育科跟進諮詢問卷,針對通識科公開試題的檢討主要有兩個準則:一、試題能否照顧學生的不同能力和興趣;二、每年試題能否涵蓋六個單元。針對第一個準則,公開試作為甄別工具,用作評估學生的能力達到甚麼水平和是否具備進入大學的程度,理應檢討通識科對學生的要求程度,而非貿貿然決定改變考評題目的程度,遷就不同能力的考生。而針對第二個準則,通識科要求學生完整學習六個單元,每年的試題未能涵蓋所有單元並無問題,只要保持幾年內試題所涵蓋的單元沒有過份傾向,學生便不會因貼題而有所偏廢。可以說,今次中期檢討所預設的準則並不準確,亦不全面。

筆者認為只有細心閱讀《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下簡稱《指引》),對照歷屆試題,才可以宏觀地檢討考評內容是否恰當。根據《指引》第五章,通識科共有十五項評估目標。扣除第十一、十二和十三項是針對獨立專題探究的評估,其餘目標都可以與歷屆試題逐一對照。

廣告

簡單舉例,評估目標(i)「對科目的主要意念、概念和詞彙有充分認識」。在歷屆試題中,有好幾條有考學生對概念的掌握,例如「性別定型」(2012-PP-P2-1a)「偏見」(2012-PP-P2-3a)、「性別分工」(2013-DSE-P1-3a)、「核心價值」(2014-DSE-P1-1b)、「集體回憶」和「社會凝聚力」(2014-DSE-P2-2b) 等。唯有配對試題和《指引》評估目標後,才可以進一步檢視試題提供的資料、提問方式、難易度、評卷準則和考生表現等,檢討考評設計是否符合課程要求。

又例如歷屆試題中指出資料中角色的「價值觀」(2013-DSE-P1-3b)、資料反映社會哪些「核心價值」(2014-DSE-P1-1b) 等試題都可以對應評估目標(vii)「辨識事實資料中所闡明和隱含的觀點、態度和價值觀」。仔細比對課程文件和試題後,才可以宏觀地審視每年的試卷能否一一達到《指引》的各項評估目標,以及達到不同目標的試題比例是否恰當等問題。

筆者希望指出,課程文件是檢討考評設計的重要座標。今次中期檢討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回顧課程文件,在《指引》的評估目標之外另闢兩項準則檢討試題,又提出引起眾多同工反對的增設選答題方案,結果中期檢討的建議被推翻而告終,錯失一次真正檢討的良機。

 

原文刊登於《香港電台‧集師廣益》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