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 — 低級詭辯的訓練?

2018/1/5 — 13:00

資料圖片:中學生(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中學生(政府圖片)

近日,某個知名通識教師讓我見識到2018年原來仍存在玩低級詭辯的人。

我先來一個低級詭辯例子:有一個人很髒,很久沒有洗澡。你覺得他明天會否洗澡?會!因為他已經很髒,非常需要洗澡。/不會!因為他已經養成不洗澡的習慣,不會想去洗澡。

某位通識老師亦如是,他說讀文科沒有讀理科容易自殺,因為理科較少處理情感,所以文科人較懂得處理情緒,不容易自殺(下圖)。呀!我也可以這樣說:「文科較多涉及情感,所以文科人較感性、容易情緒波動,更容易自殺」。所以到底是不容易自殺還是容易自殺呢?

廣告

他假設「理科較少情感,文科較多情感」,就先當這個假設是對的,也不可能推理出誰更容易自殺,何況他的假設更無從根據?

廣告

他早前亦說皇仁鼓勵叩門生多讀科學課外書,顯示出學校只想要理科強的學生,可見社會風氣重理輕文。呀!我也可以這樣說:「學校鼓勵叩門生多讀科學課外書,顯示出學生科學根底實在過弱,可見社會風氣重文輕理」。所以一家中學鼓勵學生讀科學課外書,到底代表社會重文輕理還是重理輕文呢?

我向朋友表示自己的憂慮…這種說話無稽的人竟然是自稱精於邏輯的知名通識老師!豈料朋友回答:「通識不正正就是如此嗎?」

頓時想起清泉 Cliff Yeung 所批評的考評局通識試題:「偏見是否給香港少數族裔的個人成長帶來困難?」,而考評局的建議評改準則竟然回答:「 少數族裔在個人成長中遇到困難亦可能是偏見以外的因素導致,如跨代貧窮。」

世界末日不遠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