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速立新罪 遏止偷拍惡行

2018/8/20 — 16:21

Facebook 截圖 / Y.K. Wong

Facebook 截圖 / Y.K. Wong

法律改革委員會有關「雜項性罪行」的檢討諮詢,當中包括建議訂立新罪行,針對未經對方同意而進行窺伺甚至拍攝紀錄影像的行為,以新的「窺淫罪」(Voyeurism) 代替現有的不同罪行進行檢控;法改會認為,這類行為嚴重侵犯了被拍攝者的性自主權。正值諮詢在本月中結束時,則先後發生兩件事件,進一步突顯訂立新法的必要。

首先,高院原訟庭在裁判法院上訴案「律政司司長 對 Cheng Ka Yee 及其他」的判決中,質疑當局持續以《刑事罪行條例》第 161 條「 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作為多種案件的「檢控萬能 Key」,包括偷拍裙底類別 (upskirtng) 案件,與法例原意不符。律政司已決定就 Cheng Ka Yee 案提請終審上訴,並向不同法院申請將多宗以「161」檢控偷拍的案件押後,以待澄清法律爭議。

另一件事件所引申的影響則大得多。博客 Emilia Wong 日前發文揭發,有網民在社交媒體開設名為「IG 獵人」的新聞組,分享各式各樣偷拍得來的女性照片,而群組的會員戶口數目據指過萬。

廣告

Emilia 更指,這些圖片中有大量女士裙底、內褲或者身體器官的特寫,拍攝地點包括鐵路車廂、商場以至街上,甚至有組員分享偷拍女伴、前女友或性工作者的照片,再分享到群組讓友好評頭品足。Emilia 並警告,此等流傳的群組可能不止一個。

更猖狂無理的是,博客竟然因為揭露事件而遭受到懷疑是群體支持者的大量攻擊檢舉,博客本人的 Facebook 戶口,反成被禁言和刪除帖文的對象。

廣告

無疑,在政府官方的立場而言,偷窺或偷拍裙底在香港肯定「有罪可治」︰除了「161」以外,《刑事罪行條例》下的「遊蕩」罪、普通法下的「破壞公眾體統」罪,以及《公安條例》下的「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等控罪,皆曾被用來檢控偷拍者。但無可否認的是,無論是普通法抑或不同的成交法,統統是在智能電話尚未普及、甚至連電腦也未出現的時代訂立,法例出現時當然沒有想見過,要用以應對科技資訊發達年代的惡棍歹徒。這形成很多偷拍行徑的過程,乃至當「成品」為人所見後,似乎都難以完全代入法例禁制的框架之內。

簡言之,以目前法律的局限,控方通常需要按照刑事檢控的標準,無合理疑點地掌握有關「時」、「地」、「人」的資料,方可成功檢控偷拍案件。要麼,就是偷拍者在鬼祟地操作電話時當場就擒,要麼就是相中人從不同渠道得知被拍後,出面指認事發地點時間,再由執法機關抽絲剝繭地蒐證,最終期望能拼圖般揪出狂徒。兩者的難度完全不難想像,亦因此使成功入罪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過往亦不時有女申訴人透露,當她們克服尷尬與恐懼,毅然將網上流傳自己被拍的圖或片拿到警署,警方卻最終只能告知由於證據太少,圖片來源亦難以追蹤,最終只能以不檢控作結。

然而,即使這群「獵人」目前依仗刑事條例及檢控程序的漏洞,一時避得開官非,卻不代表民間社會、網絡大眾以至當局就只能聽之任之。正如上文所述,政府的最大問題是控告偷拍的罪名有疏漏有不足,但不完美的法律工具依然是工具,當局絕對有責任運用一切合法的調查工具,發掘出有較詳細資訊、具合理入罪機會的事例,打擊偷拍團伙。政府完全有理由亦有必要拿出整治陳浩天的力氣和資源,對付這種明顯對「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他人權利自由」造成嚴重威脅、損害超出民族黨以幾何級數計的組織團體。

其次,如果「獵人」們的照片,從相中人的清晰度、衣著、周圍環境,以至隨附相片的文字描述等,足以直接或間接確定事主的個人身份,這些照片及資料,就會構成《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所規管的「個人資料」,資料的收集、貯存、使用、流通、保安,全部都要依從法定的「保障資料原則」;一旦資料當事人發現有人不當地收集或使用自己的個人資料,可以向私隱專員公署 (www.pcpd.org.hk) 提出投訴,或者申請由私隱署協助對肇事者展開民事訴訟。

再者,商場、連鎖服裝店或其他公用設施的管理者,有責任依照《性別歧視條例》的規定,在提供服務設施或管理處所的範疇中,消除對某一性別的歧視。正如不少婦團以至政黨指出,香港有很多大型商場的設計及管理,往往造成「走光」陷阱,除了使光顧者不安,更違背了合法使用商場人士對私隱的合理期望。關注偷拍問題的團體和市民,可以敦促各大商場、店鋪或設施的營運者正視內部設計及保安程序的漏洞,加強巡查或者動工改善,杜絕處所成為偷拍者樂園的機會。倘若商場或處所明知問題出現而故意漠視、不加修正,當事者可以考慮向平機會 (www.eoc.org.hk) 反映,要求調查有否違反歧視法例。

當然,釜底抽薪之道,必然是從速修訂法例,訂立專門打擊偷拍裙底行為的罪行。儘管文首提及的法改會諮詢包括建議引入「窺淫罪」,但正如團體「風雨蘭」的回應研究指出,建議立法的規管範圍相當狹窄,甚至根本涵蓋不了偷拍裙底這一類行為。「風雨蘭」更解釋拍,作為法改會建議主要參照對象的英國,已經在今年六月展開立法工作,將狹窄版的《2003 年性罪行法令》第 67 條修改,加入禁制 (a) 操作器材以觀察受害人的下體或內衣;(b) 拍攝受害人的下體或內衣的影像;或 (c) 為上述目的而裝設器材,違者經公訴最高可被判入獄 5 年及罰款。「風雨蘭」倡議,當局應該留意海外法例的新趨勢,按香港情況引入更直接打擊偷拍惡行的法例。

我們的文明,絕對不能容忍濫用科技、器材,以貶損他人尊嚴和私隱為樂。「獵人」群組曝光無疑是警醒大眾,我們再不能放任無為,而必須加快法律改革步伐,並在體制內外一同努力,設法制止偷拍他人以自娛的狂妄行為。

 

延伸閱讀:
1.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 Association Concerning Sexual Violence Against Women(風雨蘭)向法改會提交的建議書
2. 法改會《雜項性罪行》諮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