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逢加必反」背後的代價

2018/11/10 — 16:21

珀麗灣客運巴士(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珀麗灣客運巴士(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顧書維】

居住在馬灣的朋友早前傳來報導,表示珀麗灣客運有限公司(簡稱珀客)所經營的巴士,指出由於經謍成本上升,多條巴士線需要加價,最高或許增加 22%。他請教筆者當年擔任「社區保長」的經驗,例如如何組織街坊表達關注。與他在 Skype 聊了半個多小時,除了把當年組織的經驗一股腦兒說出來外,也談到是次加價背後的理由,是否完全需要反對?

珀客是次加價的理由是「經營環境惡化,需要調整票價」,翻閱文件,珀客指出「員工薪酬、維修費、燃油費用等營運成本大幅上升,財務狀況已令公司難以招聘及挽留員工。」說起加價,不少市民本能反應必然反對,難以想像除了營運商外,有人會喜歡加價嗎?當年擔任社區主任,要處理區內交通問題,如果高舉反對加價的旗幟,堪稱「選票磁石」,既不用細想研究,又容易吸引選票,是不少社區主任、區議員的指定動作。不過有時抽離一看,真的需要「逢加必反」嗎?客觀通脹環境、巴士司機的薪酬待遇、每天接載市民的車輛質素,其實均應在考慮之列。

廣告

事實上,珀客四條提供居民巴士服務的票價自 2011 年起未有調整,撫心自問,過去七年以來有什麼物價是從來沒有調整過?如果人工沒有調整,相信讀者肯定也會「劈炮唔撈」。當區區議員曾表示「過去珀巴服務表現飄忽,曾出現脫班情況」,表面看來是反對的理由,但為何不是一個好機會,令居民向珀客爭取更穩定的服務、不再脫班嗎?甚至藉此機會做民調,直接接觸居民,尋找框框以外的可能性,如爭取開辨早上繁忙時間往尖沙咀、九龍灣、沙田等的邨巴服務,相信就算價錢稍高但便捷的話,再做好客量估算,必定大受好評,既可減少早上繁忙時間的人流,又可増加珀客的收入,可收雙贏效果。

此外,我們也應該從司機角度考慮。大埔車禍後,大家才開始關心司機的身體健康及心理質素問題,我問該名朋友司機的質素,他也整體滿意,認為司機和工作人員是盡力的,值得讚許。據朋友說現時港珠澳大橋通車後,令原本已經人手短缺的九巴、城巴、新巴薪酬雖大幅調整至 $23,000,仍欠差不多 300 名司機,而金巴更以高達 $30,000 聘請司機,未來須聘請超過 120 人,以現時珀客 $18,000 的薪酬招聘司機,可謂天方夜譚,短時間出現嚴重脫班,幾乎是無可避免。自小在香港長大,對不少事情都理所當然,但如今人在英國,倍感香港交通之方便。在英國,誤點、爆棚、飛站時有發生,如果往返市中心及學校宿舍的巴士以加價換取更好服務質素,我必然會舉腳贊成。

廣告

同樣道理,如果加價在合理水平,卻可以提高整體服務質素,我相信居民也不會反對。既要維持服務質素在高水平,又同時錙銖必較,企硬一毫子也不能加,不是典型的「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心態嗎?

珀麗灣的情況,教筆者想起澄碧邨的故事。澄碧邨是一個位於大嶼山芝麻灣半島二浪灣沿岸的大型度假式屋苑,70 年代某地產商曾積極發展,興建 20 幢 4 層高的臨海別墅,定位高端,吸引不少國際知名大企業購入,供高級職員居住,堪稱當時的「富人屋苑」,但試問今天有誰仍記得澄碧邨?交通不便、連年鬧管理糾紛,逐漸淪為十室九空的死城。

對於珀客消極的態度,筆者感到非常不安,不論最後有何後著,受累的只會是沉默的大多數居民。如想指望運輸署介入,便可解決問題,以筆者經驗,倒不如及早自救,方為上策。另外,筆者個人認為當區議員理應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努力打造良好的社區關係才是王道,鼓勵珀客多與居民溝通,收集多些居民不同的意見,求同存異,找出大家滿意的共贏方案,否則糾紛無日無之,恐怕只會淪為執爛攤子的局面,來年就是地區選舉,千萬不要一子錯,滿盤皆輸。

 

作者自我簡介:泛民前社區主任,現留學英倫,主修國際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