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本地生都不敢參與學生自治,還要求國際學生?

2019/1/25 — 12:12

張信一(左)

張信一(左)

那個不知道是中共派來滲透的鬼,還是真心傻、沒有政治 sense、只會講英文的香港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候選內務副會長張信一說,他出來選是為了要扭轉國際學生不參與學生自治的問題。

港大的國際學生不參與學生自治?這問題確實存在,甚至還有大批中國學生憤恨香港的學生自治;我大一就被當面洗臉過啦,即便我也是國際學生。再加上不少其他國家來的學生不屑學生自治,因為沒有 sense of inclusion。

事實上,就算他選上,這問題也不會改變,可能還會加劇,因為他操練不起這座行政機器。而且,就算他不是鬼,依照他回答選民問題時,思考怠惰的模樣,他也必定想不明白問題在哪裡。對於這個現象,香港本地學生可是做過不少努力,努力到 GPA 都掉得比國際學生多。

廣告

回應張信一,就我觀察,要改善國際學生不被納進 HKUSU 大家庭的問題,有下列幾步方法,缺一不可:

1. 香港必須成就某種意義上的政治獨立,廣東話成為舉國傾力推廣的語言。

廣告

依憑香港的國際聲量,還有豐沛的資本市場,假如香港能夠獲得經濟自主權,在美中新冷戰中站穩腳步,或許能儲備好下一階段所需的硬實力。有了硬實力,相對而言,更能讓人看見軟實力。廣東話作為香港軟實力的傳遞媒介,來這裡讀書的國際學生因為學了廣東話而自豪。不會像是當今的國際生,去到日本學一點日語,去到德國學一點德語,去到法國學一點法語,但是來到香港卻只想學 Mandarin。當國際生願意學廣東話,也才能創造出更多與本地生交流的機會,而非只想來香港賺中國錢。

2. 香港必須完成民主化。

有了民主制度,人權觀念才能落實,政府權力才會受到制衡。當沒有政府干預學生自治,或是干擾言論環境,學生自治幹部便不需要擔負政治壓力,也不需要背負沉重的民主化使命,學生會方足以吸納更多不同天賦的人才,乃至於培育下一代優秀的政治領袖。如果你是熱衷本地事務的國際學生,怎麼不會想認識優秀的人呢?而如果你不熱衷公共事務,上述這個有自我更新能力的學生自治系統,也能期待他們提供更妥貼的公共服務。

3. 香港必須翻轉當前的產業生態。

沒有 GPA 就沒有好工作,沒有好工作就沒有好薪水,沒有好薪水就供不起好公寓,供不起好公寓就活不下去。老生常談,這種房價高的嚇死人、扼殺創新、產業組成單一、中學生想自殺、出來正正常常選學生會就要被報紙批鬥、被詛咒找不到工作的社會環境,我都覺得出來選的人若不是太傻,就是太膠。不用講國際生了,這種就業壓力害得連本地生都不敢參與學生自治,還要求國際學生?


(原文刊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