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進師盟,你想點?一篇誠懇的自我檢討報告

2015/10/30 — 10:54

【文:陳為建,進步教師同盟】

學習型組織

學習型組織(Learning Organisation)可說是現代組織的一個理想形態。類似的概念早於70年代已經由美國哈佛大學學者 Chris Argyris 和 Donald Schön 提出,很多組織只是用單一線性兩極思考,極其量會在工作過程反思回饋成為單一循環學習(single-loop learning),但出色的機構會做出雙循環學習(double-loop learning),審視組織的目標和整個運作甚至修正運作的流程。後來由 Peter Senge 在他的著作《第五項修練(the Fifth Discipline)》中提出學習型組織這個概念,指一個組織透過「系統思考(Systems Thinking)」令所有成員反思、更新知識和終身學習,期間不斷回饋組織,使組織不斷檢討而進步,保持組織的創新能力和效能,而同時員工個人價值得到肯定而獲得滿足,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廣告

進步教師同盟

進步教師同盟,簡稱進師盟,成立於2014年1月,成員為一群有心為教育界及社會出力的教育界人士。進師盟三大工作目標:

廣告

1. 加強教師工會透明度,使其認真接受問責,繼續茁壯發展;

2. 強化教師專業,改善教育生態;

3. 堅守獨立自主,追求民主公義。

進師盟成立初期矢志發展成為各教育議題之討論平台,為香港唯一真正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香港教育界和香港社會進步而努力。

進師盟一直堅守羣而不黨,每月至少開會一次,各成員就工會、教育事務和社會事務作討論。各成員以進師之名公開的文章,先會在進師盟內開放接受意見,才交予有關平台刊出。每份聲明,皆在組織內開放接力修改,至各成員滿意才公開。每一件工作都會在進師盟內開放討論,最後由各人自行分配工作細項。各成員無分彼此,堅拒大佬文化。

與教協關係

進師盟2014年1月由20多位教師組成,其中19位成員參選同年3月教協的監事選舉,獲得90多位社會人士具名支持。教協監事會由19名獨立監事組成,負責監察教協理事會運作,使理事會向會員問責,不斷完善其工會角色。是次參選進師盟有6位成員成功當選,雖未能取得過半數監事席位,也希望對教協運作發揮真正監察作用。

進師盟與教協沒有從屬關係,也不是競爭對手,可以說是諍友關係。在監事會議上,進師盟多次要求教協理事會解釋一些行動、福利和運作細節,更派員列席教協每星期理事會的常務會議,並記錄每位理事的出席率,希望透過認真監察和提醒,教協工會事工能不斷進步。然而,6位進師監事在19人監事會乃屬少數,亦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非進師盟監事才可以於教協報和網頁刊出文章,而進師盟監事刊登文章卻不被接納。

自當選後,進師盟收到教協職員查詢教協用人為親的問題,關乎教協九萬多會員的會費,6位進師監事未敢怠慢。事緣在教協一份招聘廣告上教協列出荷刻條款,在短短一星期便抽走廣告,然後聘用了明顯未符招聘條件的教協現任理事會副會長太太。6位進師監事就此事曾於監事會質詢教協教協理事,竟然被多位前任理事的現任監事阻撓。在監事數目較少的情況下,進師監事的質詢被否決。教協監事選舉乃個人制,每位監事應獨立向會員負責,但一直無實際出現,2015年10月進師盟成員於監事會上提出改革監事會計劃,事情仍在發展中。對於教協理事會和監事會的情況在此不作詳述,請查閱 www.proteachers.org.hk 進師盟網頁上的監事會報告。

教協的中學行動組也成為角力場。進師盟成員於2014年上半年積極參與,奈何由進師盟成員撰寫的建議雖獲接納並採用,卻不能具名刊登教協報,進師成員連以中學行動組成員身分列席記者會亦於記者會當天在沒有解䆁下被禁止列席。中學行動組最後在沒有開過任何檢討會的情況下停止運作。

進師盟一直是其是非其非,在很多方面明白資源有限,對當教協諍友的初心未變。2015年7月份,進師盟獲得千多名市民簽名關注合約教師問題,後來發生有一名合約教師輕生,進師盟亦呼籲各方參與教協於政府總部外留守的抗爭行動。

進師盟日後會繼續與教協的互動。有目共睹的是,工會對很多議題的反應比2014年以前較迅速敏捷,也多了利用互聯網絡發放工會訊息,與會員聯繫。雖然直接透過監事會令工會進步未達預期,但也樂見有跡象間接令工會打破因循苟且。不過,距離工會停止飲鴆止渴的循環,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教育事務

進師盟組織比起很多現有組織小,在謝絶捐款的大前提下經費有限,每件工作都必須量力而為,但卻親力親為。進師盟成立至今,不斷警惕做事絶不可過份提高同工期望,不可說了當做了,不可做了當成功做到,唯有事事亦步亦趨,可能令某些同工失望。以下整理一下進師盟創立至今在教育事務上的工作:

反對用普通話教中文

自創立以來,認為普通話教中文,違反教學原則,影響學生思考和語言能力,所以一直表示反對以普通話教中文。以普通話教中文的如意算盤是學好書面中文,可惜往往是學生增進了普通話口語能力,中文書寫能力未有顯著改善,廣東話口語能力卻有倒退現象,教育局一直未有正視問題,任由市場扭曲教學語言。進師盟除了發表多篇質疑普教中成效的文章外,亦不斷參與不同的講座和研討會表達對普教中的質疑。

2014年6月29日進師盟、學民思潮、國文教育家長關注組和傘下爸媽4個組織首次攜手,就反對國民教育3週年籌辦一連串座談會,其中一個座談會名稱為「如何學好中文?」,針對普教中的問題,提出學好中文與使用普通話作教學語言無關。

工業行動指引

2014年6月至8月,進師盟為提升教師專業地位,開始研究制定適用於香港教育界的工業行動指引。研究初期,進師盟邀請各界人士包括教協理事參與討論,參考了香港教師專業守則、香港學校行政手冊和世界各地教師工會的專業守則。經過每星期的研究和討論,制定出一份「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工業行動指引」初稿,初稿中教育專業藍圖共分為3個階段:

階段一、教師不參與校外工作;

階段二、教師展開不合作運動但不影響學校日常運作;

階段三、教師展開不合作運動或影響學校日常運作。

初稿中每一階段均列明多項教師權責,希望同工明白專業範圍。整份指引屬初稿階段,特別是指引的階段三,必須諮詢教師工會的法律意見,進師盟明白人少力孤,但畢竟指引對香港教師專業發展有着極具份量的意義。進師盟曾邀請教協參與甚或跟進研究和完善指引,可惜未獲正面回應。今天這份指引初稿只能暫時塵封,等待進一步完善。

合約教師及縮班殺校問題

進師盟一直關注教育生態失衡問題,由於政府一方面欠缺長遠人口政策規劃,另方面缺乏對教育的承擔,只作短暫撥款式抒緩措施,以致縮班殺校情況嚴重、合約教師無法轉為常額編制教師,問題的來龍去脈在此不作詳述,請查閱 www.proteachers.org.hk 進師盟網頁上的文章。於2015年7月1日的大型遊行上,進師盟首次擺設街站,希望市民關注教育生態失衡問題,並搜集市民簽名求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先生。是次街站得到很多市民支持,共搜集超過1700多名市民簽名,隨即發信邀請約見吳克儉局長,副本同時呈交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各議員,希望能坦誠提出意見。

與此同時,進師盟於教師中心舉辦了硏討會,與出席的瀕臨殺校教師交換意見,為當前已被扭曲的教育生態把脈。邀請吳局長的信函一直未有回覆,只收到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一些議員回覆已收到邀請信副本。8月會晤葉建源議員時,進師盟代表亦與葉議員交流了對合約教師問題和縮班殺校問題的看法。

2015年9月2日進師盟收到教育局正式回覆,只是重申現行政策,信內提及一堆數據,但並未對進師盟求見吳克儉局長一事作任何回應。進師盟翻查政府所有刊物和頒佈,並未有提及信內數據,而類近數據又相去甚遠,無所適從。約於10月㡳11月初進師盟會以公開信形式再次求見,並計劃下一步行動。

反對洗腦元素滲入校園

進師盟自成立以來已表明反對洗腦國民教育,培養良好公民,由認識公民權利、公民責任、正確歷史和毫不偏頗矮化的文化開始,而在香港教育系統內已經給學生充分認識這些元素,獨立成科且要求學生有情意表現,是別有用心的安排。但自從推翻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後,洗腦教育的魔爪並未離開校園,洗腦元素從多方面滲入校園。有見及此,自2015年2月政府宣布每年撥款$12000予每所中學,用以資助每所中學作國內交流開始,進師盟與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開始互有聯絡,交流各校園面對洗腦元素滲入的情況。曾討論不同組織屬性、國內交流團、通識科課程改革、中史科課程改革和中港姊妹計劃等各項議題。

同年4月22日,首次與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學民思潮和傘下爸媽成立一個跨持分者平台,討論藉反對國民教育三週年,舉辯三個座談會,向公眾指出自反對國民教育後洗腦元素滲入校園的情況。4個組織連同其餘32個組織於7月25日立法會召開了反國教三週年記者招待會,宣布三個座談會細節。同年8月8日舉辦了名為「如何學好中文?」的座談會,向公眾講解普教中弊多於利。第二個座談會名為「歷史搞邊科?」,於8月15日舉行,探討歷史科課程檢討背後的問題,希望各持分者要堅持以正確無誤的歷史觀看待歷史。8月22日舉行最後一個座談會「課外活動點揀先?」,會上討論了課外活動、教育和政治之間的關係。每個座談會出席人數平均約40人,反應比預期好。

推動特殊教育立法

2015年7月17日進師盟與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先生、張議員的助理和郭榮鏗議員助理於立法會會面,會上對特殊教育立法互相交換意見。進師盟認為融合教育為某些學校帶來負擔,實為政府未有為特殊教育立法,保障有特殊學習需要同學、保障教師和監察學校把資源運用得其所。後來經內部商議,進師盟決定加入「推動特殊教育政策及立法聯盟」,為特殊教育立法提供教育持分者專業意見,以此保障同工和學生利益。進師盟其中一個目標,就是把特殊教育統籌員SENCO的撥款,改為額外增設一個常額編制教席的SENCO。

同年11月7日,進師盟派代表參加Autism Partnership主辦的演討會,在會上分享前線教師在融合教育上的經驗和困難。

視藝科公開試試場主任濫檢問題

進師盟成員去信考評局查詢有關問題,考評局回覆確有其事,亦承認做法有問題,但未就處分對考生造成不必要滋擾的濫檢試場主任作出任何交代。進師盟成員於10月5日與考評局開會,面對面作出跟進投訴,考評局成立包括進師盟成員的特別委員會跟進事件,進師盟稍後會適時向公眾交代。

社會事務

反對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運動

進師盟一直反對在未有完整規劃和配套下浪費公帑興建第三條機場跑道,2015年3月底參與發起「民間反三跑」運動,同年4月4日在旺角西洋菜街與其他發起團體一起出席記者招待會,隨即由各團體落區擺設街站收集市民簽名。由於當時教育議題較多,進師盟未有額外人手應付,只能幫忙宣傳工作。

要求公民提名反對人大831框架

進師盟在2017行政長官選舉上支持公民提名,認為有篩選的提名完全不能視作普選。於2014年6月14日與教育工作關注組舉辦了「教師如何處理佔中議題」座談會,邀請了不同持分者作講者,與到場超過40位出席人士交流意見,討論氣氛熱烈。

2014年進師盟參與7月1日遊行,當晚以教師觀察員身份對參與預演佔中的學生提供支援。7月2日早上清場拘捕示威者時,亦有進師成員被拘捕,成為511名被補人士的其中幾位。8月至9月上旬,進師盟與其他組織分別與學民思潮和學聯開會,希望以教師角色對學生打算罷課提供意見,保障學生安全和權利。

8月31日人大宣布2017行政長官選舉框架,完全違反基本法。9月21日進師盟成員參與城市論壇活動,9月25日進師盟成員在學聯罷課晚會上站台,向公眾解釋為何教師必須站在學生一方。9月26日學生闖入政府總部公民廣場,進師盟成員幫忙照顧在場中學生,並協助在場中學生離開。9月28日警方施放89枚催淚彈,進師盟成員在人羣中照顧學生,同日晚上教協宣布教師罷課。9月29日晚上趁教協理事開會,進師盟成員跑上教協要求接見,並表達希望教協改善其宣布教師罷課的指示。9月30日進師盟聯同教育工作關注組召開記招,發聲明譴責暴力對待學生。10月2日教協召開集思會,進師盟成員再次到教協表達對教協宣布教師罷課的意見。其後進師盟提出教協可作支援中心,讓進師盟成員向有需要的教師及學生到會所提供協助和心理輔導,被教協一口拒絕,而教協隨後宣布會所會提供心理輔導予參與佔領行動學生。10月19日進師盟成員於灣仔舉辦「讓我們攜手保護學生的心 一 應對928事件講座」,獲得很多同工到場支持。

佔領結束後,進師盟在推動普選議題上尋求其他的參與方法,最後於2015年2月與其他專業團體坐下,探討合作關係。

與其他專業團體合作

2015年2月底「進步教師同盟」(教師組織)、法政匯思(律師組織)、杏林覺醒(醫生組織)、社工復興運動(社工組織)和當時尚未正名的精算思政(精算師組織)首次聚會,會上各團體對香港政治和社會作出交流,成立一個鬆散的合作平台,為香港社會發聲。聚會後各方隨即啟動為政府濫用電視與電台廣告作政治宣傳進行討論,最後於2015年3月19日連同前線科技人員(資訊科技人員組織)於明報刊登全版聲明,指出政府有違法之嫌。

其後陸續有不同專業團體成立,包括良心理政(心理學家組織)、護士政改關注組(護理人員組織)、放射良心(放射師與放射治療師組織)和思政築覺(建築師組織)。十個專業團體與已成立一段日子的lT呼聲(資訊科技人員組織),2015年5月9日於沙田火車站擺設街站,向市民解釋政府根據人大831框架而提出的2017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有違基本法,並收集市民簽名信反對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之後連續4個週末,包括5月17日、5月24日、5月30日和6月6日,分別在銅鑼灣、旺角、屯門和荃灣繼續設街站接觸巿民,並收集市民簽名信。旺角街站那個週末,藝界起動(演藝工作者組織)成立,並加入成為合作平台上第12個專業團體。5次街站共收集大約8000封市民反對政改的簽名信。6月17日政案方案呈交立法會表決,12個專業團體成員身穿黑衣於立法會外示威遊行,並把市民簽名信轉交立法會議員,引起各國媒體關注。在各方努力下,政改方案於6月18日以大比數被否決。

政改方案被否決後,專業團體的數目有增無減,再加入保險起動(保險從業員組織)、進步會師(會計師組織)、量心思政(測量師組織)、園境願景(園境設計師組織)、規言劃政(規劃師組織)和9月下旬成立的思言財雋(金融服務從業員組織),合作平台上已經有18個專業團體。2015年10月9日,18個專業團體以「18進步專業團體」的名稱合作,就香港大學校委會無理否決物色委員會推薦的副校長候選人,與香港大學學生會、香港大學教師及職員會和港大校友關注組於香港大學中山廣場舉行了守護港大的大型集會,參與集會人數達4000人。

18個專業團體的合作平台以鬆散形式運作,18個團體往後對社會不同議題作不同組合形式討論和協作,亦期望有更多不同界別的專業團體成立,為社會公義發聲。

學習型組織結構問題

根據Peter Senge的《第五項修練》,學習型組織成員必須先完成前4項修練,才可嘗試第5項修練:系統思考。這4項修練分別是自我超越(Personal Mastery)、改善心智模式(Improving Mental Models)、建立共同願景(Building Shared Vision)和團隊學習(Team Learning)。進師盟作為一個學習型組織,各成員理應完成前4項修練。這個對每一位成員的要求是非常嚴苛,各成員必須擁有很高的自律性和投入程度。根據一項研究(Kerka,1995)指出,現實世界中很難找到真正的學習型組織,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習型組織也未考慮組織內部的「辦公室政治」。政治可以是一種游說過程,是人與人相處的自然產生物,也不一定是負面,但學習型組織要求的人際關係,並未有考慮這一項元素。就以進師盟為例,維持核心成員少於四十人還可以,一旦成員數目再増加,鬆散的架構難以維繫,小圈子自然會出現,而要令每位成員同樣投入,也是非常困難。有研究指出,一個擁有150人或以上的組織,在結構上已經很難實現學習型組織。

這是進師盟在結構上必須要思考的。進思盟比起其他現有組織的其中一個分別,就是沒有層級結構,討論議題可以百花齊放,各成員互相補位,產生協同效應。如果引入層級結構,雖然可以進一步擴大組織,但同時也會喪失原先學習型組織的優點,甚至與現有組識無異。當然,進一步擴大組織更牽涉一個較為穩定的場地,可以供給成員聚會、交流和討論不同議題。作為學習型組織,只是對組織文化上有一定程度的要求,組織結構上如何配合,就連學習型組織相關著作也沒有提及,進師盟要在實踐中探索。

學習型組織講究的,是個人和組織在各層面運作中的反思和學習。如果組織本身有一個策略性目標,組織學習與時並進,未必能完全配合策略性目標。換另一角度解說,學習型組織如進思盟,應是海納百川,歡迎任何人士加入。然而,這會有機會讓理念不一而帶敵意的組織滲透,事實上在防止滲透一項上,進師盟比起現有組織薄弱得多。暫且不談滲透,一位新加入進師盟的成員,也要花很長時間,才可找到自己在進師盟內的定位,甚至是進師盟在社會上的定位。正因為學習型組織必須維持一定程度的結構鬆散,進師盟輕則可能給外界有組織成員觀點不一致觀感,重則可能被成員「騎劫」。進師盟在制定和堅守組織策略性目標這方面,可能有更進步的空間。

未來定位問題

到2016年1月,進師盟已經成立了兩年。兩年來香港社會經歷了很多變化和衝擊,進師盟堅持開放討論,緊守原則,在社會上亦開始漸為人知。但如果希望擁有更大的影響力,進師盟仍需努力,在主流媒體上發聲。

有評論說進師盟是教協內部的激進力量,但在教協內有說進師盟是分裂勢力。其實進師盟第一個宗旨,就是希望教協增加對透明度和全方位對會員問責,對於很多人這可能是激進,但說成是鼓吹分裂只不過是一種未經大腦的抹黑,皆因反省需要付出,抹黑卻是零成本。不過,進師盟也必須承認本身定位的尷尬,既參與教協選舉,但沒有從屬關係,又可與教協各自跟不同團體組織合作。單是2016教協理監事選舉,進師盟應該如何參與?既然要令教協會務透明化和面向會員,當然要參與是次選舉。但應否像2014年只參與監事會選舉,好讓進師盟繼續多軌工作?只參加理事會選舉而直接參與教協運作,但又有可能面對選不上而錯失兩年監察教協運作的機會?抑或全面參與理監事選舉?這個是進師盟必須三思的一步。

進師盟逐漸有新成員加入,成員的數量已差不多到達一個很難維持作為學習型組織的地步,如何改善組織架構將是一個挑戰。但若果進師盟不再是學習型組織,進師之間的協同效應又會否跟現在一樣呢?進師盟已經開始重新擬定會章和研究改組,希望迎接未來的擴展。

小總結

無論進步教師同盟將來在架構上有何變化,進師盟依然堅守三個創立的宗旨: 完善教師工會、 強化教師專業和追求民主公義。進師盟相信的,不是大佬文化,也不是明星效應,即使成員組合出現變化,也會堅守本份。這一篇文章,雖然不算非常嚴謹,但是出自誠意,希望做一個簡單的自我檢討和前瞻。不像很多現有組織不容許批評,這篇自我檢討報告已經在進師盟內部傳閱和多番修訂,現在公開給公眾討論,我們希望各界能加以指教。將來進師盟承諾會繼續不定期作出自我檢討,並邀請各界參與指教。在此多謝各位有心人,為我們的不足,向各界的包容致由衷的謝意。

 

進步教師同盟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