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遇上太子列車的尾巴

2019/9/1 — 15:12

作者 Facebook 影片截圖

作者 Facebook 影片截圖

昨天下午,一直觀察衝突,從金鐘政總、到灣仔大火、到防暴警從灣仔追捕示威者到銅鑼灣。至旁晚九時許,示威者轉到尖沙嘴,我搭車到達才發現尖沙嘴已平息。但當時佐敦站封閉,唯有從尖沙嘴步行至油麻地站,途中我坐下來吃了飯,亦相約了一位記者聚頭,待我們見面後,就傳出消息指,太子站有事故,但沒詳情。

不久,網絡傳來照片,車廂內警察揮動警棍,有人求饒不果,被噴胡椒噴霧/催淚水。車廂內有人撐傘應對警棍。畫面和 7.21 白衣人於元朗無差別襲擊市民接近。我和友人於是起程到太子。怎知道,離開快餐店,轉角就到達油麻地站。

當時為晚上 11 時 15 分,油麻地站內湧出大量市民,車站內傳出廣播,指因為「嚴重事故」要求乘客離開。此時,警車來到,穿防暴裝備的警察下車逆流衝入地鐵站,我和另一記者立即緊隨。車站那個「緊急廣播」前的兩下刺耳鐘聲,從未聽過,很有災難片的氣氛,站內的顯示屏亦轉為搶眼的桃紅色,白字顯示「嚴重事故,請立即離開本站」。

廣告

現場混亂,在大堂可見,有示威者被早一步抵達的警員制服。在我前面的警員,連掛在身上的槍袋也掉在地上,他立即俯身拾起,有帶隊指揮者提示警員:「執番齊啲人」(別讓同袍落單)。他們跳過入閘機,進入月台。抵達往中環方向的月台,他們向車頭方向衝。

月台一片狼藉,大量雜物頭盔護目鏡散落一地,在月台車頭方向。有幾名乘客抱着包着膠袋的枕頭呆站在月台,不知所措,似乎是剛購物完畢路過。

廣告

有幾名嚴重受傷人士嘗試離開,有人戴了氧氣罩躺在擔架牀上,頭部包了紗布;也有男人頭部包紥了,但他身上的白色上衣,胸口染滿大片血跡,需要人扶着才可以走動。有陪伴傷者的人向防暴警察控訴:「你看看吧『仆街』,死啦佢就快。」(你們他媽的看一下吧,傷者快要死了。)

但此時警察還繼續搜捕,有警察衝上扶手電梯要求離開的人回來,從月台到大堂的升降機裡,躲了五六個人,有男有女,警察阻止升降機關門,喝令所有人出來,給警員檢查隨身物品。有穿救護員衣服的男子被制服,有白衣年輕男子被壓在牆邊,有女子跟警員理論良久。

此時,一名跌坐在月台的中年男子,哀號着,他拿出證件證明他是有精神病患,他表示是路過,仍被警員粗暴對待,非常不滿。他情緒激動,一度向警察唸聖經金句譴責。有學生記者上前安慰該男子,有警員嘲諷:「你看看現在這些記者在幹甚麼。」

原來太子的列車出事後,追打的警員沒有上車,列車直駛油麻地,不停旺角站。我就是遇上了從太子被打的列車而來到油麻地站嘗試逃離的乘客。

現場記者情緒激動。有防暴警察向穿休閒衣物的人呼喝舉棍,有外籍女記者一度雙手伸展嘗試阻檔。也有網媒記者質問警察為何上車廂打人,警員反駁指記者不冷靜,又指要處理現場,要求記者應該去問警察公共關係科。有警員大喊:「你回去寫你自己的社評吧!給我們和傷者一點空氣吧!」唯傷者已經離去。

停泊在月台的列車,就是從太子來,出事的列車。11 時 55 分,港鐵職員開車門,讓警員登車,警員在列車上查看散落的雜物,期間警員又阻止記者登上列車拍攝。待警員離開,記者才回到車上,拍下了驚心動魄的車廂。

只要看車廂內的雜物,分佈的位置,可以大概回溯太子至油麻地一段,發生過的事件。

清晰可見,衝突集中在頭一至三卡車廂。最頭兩卡車廂地下遺下了大量濕了的紙巾、洗眼藥水、水瓶,估計是有人中了胡椒類噴劑而就地洗眼遺下的。

車卡之間,地上遺大折斷了的雨傘、行山杖、手套、鞋、噴漆、眼罩、掉落地上的滅火筒。

整件事源自太子站另一線路車廂發生政見不同的人之間的口角,繼而互打扔物,有人出動鐵鎚。

後來,警察入站並衝入往中環方向的車廂揮動警棍,乘客在車廂內舉遮抵檔。雨遮那些折斷、嚴重屈曲的傘骨,見證戰況之激烈。

至第三卡車裡,畫面就最令人不安。各種急救醫療用品散落,有未開封的消毒藥水、生理鹽水、雙氧水、紗布。可見當時救急員替傷者止血時的混亂,連物資都跌到一地也是。衣物之間,可見多張紙巾,均染滿鮮血,鮮血有濃有淡,地上遺下了衛生巾、嬰兒尿布(急救員有時會用這些作止血之用)。近看,可見港鐵那些銀色的金屬座椅上,清晰可見黏滿了一滴滴的血水,或許是洗傷口時從傷者身上濺灑出來。

我們拍照後,港鐵把車廂門關掉,整輛列車離開,我們不知道,這個現場,會否得到公允的紀錄,還是會被清洗掉。在車廂裡,我看到雜物之間,掉落了一張單張,上面寫上:「Our Future,為了未來,一同守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