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道路上卑微嘅單車使用者

2018/5/19 — 11:46

過往「沉默的騎行」的情況。(相片來源:香港單車同盟)

過往「沉默的騎行」的情況。(相片來源:香港單車同盟)

【文:Amuro Lee】

小弟以前曾有過艱難嘅日子:試過因為失業,搵唔到工作,無能力償還卡數最終被迫破產。

試過連開飯、搭車錢都冇,領過失業綜緩。試過因為冇搭車錢,踩單車去屯門柏麗廣場勞工處(真諷刺,我當年投身社會嘅第一份工作,就係喺勞工處Counter派籌),畀interview我嘅ACO寸我,叫我去見工千祈唔好踩部單車去。

廣告

但係小弟當時真係捉襟見肘,加上家住屯門,見工又好,返工都好,路途一遠,要搭車,自然要使錢,當然係慳得就慳:近嘅行路,遠嘅唯有踩單車,再遠嘅先至再用公共交通工具接駁。

雖然後來終於搵到工,但交通始終係一個問題。雖然破產可以申報交通支出,但都要先有收入,然後至可以實報實銷㗎?之前失業綜援每個月得千幾蚊,夠食飯就唔夠搭車,點都要先解決交通問題,幸好當時單車的確幫到我。法例規定,唔可以喺行人路踩單車,有單車徑嘅路段亦唔能夠踩馬路。偏偏喺香港,就算係屯門呢類新界地區,根本冇完善嘅單車徑系統,可以由市郊直達市中心,途中必定有路段須要踩馬路。法例視單車為交通工具,規格須符合法例要求,夜間行車要著住前白後紅嘅車燈,要遵守道路上所有交通規則。我亦有參考運輸署《道路使用者守則》「單車」一章,無論轉向、切線、減速,都會先打手號,提示其他道路使用者,就算單車徑都一樣照做。試過因為喺單車徑打手號,畀一班街車仔以為我向佢哋挑釁,被包圍同沿路騷擾,但我都堅持先要做好自己。

廣告

然而,馬路上嘅其他機動車輛,對單車並唔友善。就算你盡量靠左駛,唔想阻佢,佢都會認為你阻住佢,惡意向你響安。試過無數次被大車夾,試過畀巴士Hi低,執返條命。

既然法例視單車為交通工具,合法喺馬路上行駛,點解唔應該受到應有嘅尊重?

後來我結識咗香港單車同盟主席 Martin Turner 與及一班志同道合嘅單車使用者,並且每年都幫手宣傳「沉默的騎行」活動,同埋喺活動上擔任糾察以維持秩序。

每年五月第三個星期三,「沉默的騎行」都會喺世界各地過百個城市舉行。參與者會以沉默嘅方式集體騎行,紀念過去一年受傷或者死亡嘅單車使用者,以沉默騎行嘅方式宣告「我哋存在」及應受到尊重,與及喺規劃中應被考慮。呢個係世界各地數以百計同樣嘅集體單車騎行活動之一,今年(2018年)已經係香港第十三屆沉默的騎行。

http://www.rideofsilence.org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108673485942374/

後來,我雖然成為咗職業司機,但並冇忘記自己以前大部分路面經驗,都係踩單車嘅歲月開始累積返嚟,亦更加意識到須要尊重道路上嘅其他使用者,包括騎單車人士同埋行人。

破產令解除之後數年,我終於可以擁有第一部電單車,所以亦開始結識其他電單車使用者。但我發覺好奇怪,雖然大家都係兩個轆,大家喺馬路上一樣經常會畀大車欺負,但佢哋大部分偏偏對比自己喺道路上更弱勢嘅單車恨之入骨。

佢哋大部分嘅理據係因為單車冇畀牌費,冇買第三者保險,所以唔應該喺道路上行駛。但論機動車輛嘅道路使用量,同對道路所造成嘅損耗,單車點能夠相比?機動車輛無論喺重量、馬力上都同單車相差太遠(牛頓第二定律:F=ma)對第三者生命及財物所構成嘅風險自然亦高得多,又係單車所唔能夠相比。

自從社交媒體興起之後,機動車輛司機同騎單車者之間嘅矛盾同衝突,更進一步被激化。主張單車喺道路上權利應被尊動嘅人,更被對方冠以「單車L」、「路權L」等稱號,成為仇視同批鬥對象。

小弟自去年開始,由於左膝關節受傷,無法再踩單車,所以今年「沉默的騎行」亦無法出席幫手做糾察,但仍有替香港單車同盟派海報同喺網上幫手宣傳。

由於亦擔心警察封路會對其他道路使用者造成影響,所以亦喺各大職業司機同車會群組出Post通知,提佢哋該段時間避免使用彌敦道同長沙灣道。

但就係因為喺某一車會群組遇到有人鬧,因為好多單車使用者,唔守交通規則,所以所有單車使用者嘅權利唔應該受尊重。我抵唔住頸問,我有遵守規矩,甚至打埋手號,但作為單車使用者,單車權益爭取者,都要被鬧埋一份?佢哋認為只要有人唔守交通規則,就唔應該倡議爭取單車權益。

我不能理解嘅係,點解有害群之馬,就要全體連坐?當中究竟係對另一群體嘅偏見同仇視,定係佢哋所講嘅單車路權過大?

後來又有人加入戰團,佢嘅主要論點係,因為單車冇買第三保,所以對其他道路使用者嘅保障不足。一切源於因為佢試過被單車撞花自己部車,因為單車冇買第三保,所以難以追討。就算以民事訴訟控告對方,對方冇錢賠,只要破產就可以逃避責任。但原理上,一個人因為冇錢賠而破產,唔係正正就係已經承擔咗後果咩?

法例有唔完善嘅地方,係咪應該爭取修例以堵塞漏洞?我從來唔反對相關問題可以討論,如果社會有共識,立法要求單車要購買第三保至可以行駛又有乜問題?但佢就話,佢唔識政治,唔會推動社會改變,只會適應世界而生存。一個埋怨法例唔公平,對自己冇保障嘅人,自己唔肯身體力去做啲事,反而走去反對同指責其他人企出嚟為自己爭取權益,我真係唔明白呢啲係乜嘢邏輯。或者係黃子華多年前講嘅「魚旦理論」吧。但最可惡同難理解嘅都係,佢話自己一樣會喺馬路上踩單車,重踩得好爽。

可能我無論喺法律知識、講嘢深度,抑或辯才上都唔及得佢。亦因為同佢之間嘅爭論,已經令我耽誤咗其他正經事情,未能同佢糾纏落去泥漿捽角。當時因為掛住同佢爭拗而令我就嚟遲曬大到,所以心情焦急煩躁,頭腦未能保持冷靜。又或者我真係太蠢,唔能夠理解佢嗰套邏輯,究竟點樣可以自圓其說。

法例並無要求騎單車者要購買第三者保險,而佢又因為自己部車被單車撞過,因法律上嘅唔完善而令佢追討唔到。但佢又話自己係小人物,唔會去要求改善相關法例,但又走去怪罪其他身體力行,為自己爭取權益嘅人。而佢自己又可以喺馬路上踩單車踩得好爽,然後又話自己好擔心自己會撞到人,對人冇保障。咁又係何等嘅犬儒?何等嘅虛偽?何等嘅無賴?何等嘅雙重標準?

任何人行出街,都有侵害到街上其他人權利嘅潛在風險,咁係咪要求行人都要買第三者保險,先至對其他人有保障呢?對其他人嘅保障,要去到乜嘢程度先至為之足夠?
世界上好多城市,人口密度、交通繁忙程度都不比香港低,但點解世界其他地區都冇強制單車要買第三保嘅先例?

將道路上卑微嘅單車使用者,描繪成為妄顧他人安全同權利嘅加害者,又係咪一種上綱上線式嘅無理攻擊?

請問每年牽涉單車嘅交通意外傷亡事故之中,傷亡數字最高嘅係機動車輛司機、乘客、行人,抑或係單車使用者呢?

佢呢種講法,根本就係一種典型嘅 Blame the Victims 式嘅羅織構陷!

以單車代步,本來就係一種釋放窮人行動自由嘅做法。由A點直接去B點,唔再係有錢人嘅專利。但原來喺某啲人心目中,窮就係原罪。

我記得戴耀廷教授講過,法律最高層次係「以法達義」。法律喺實在操作時,會有好多技術問題,會有唔完善嘅地方。技術問題,永遠有可以改善嘅空間。但法律最終目的,其實係要維護社會公義,其原則永遠比技術重要。

多元社會,最重要嘅係彼此之間能夠互相包容。但吊詭嘅係,究竟我哋係咪應該包容埋主張反對包容嘅人嘅意見呢?哲學家波普爾就曾經喺《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一書提出過:"Less well known is the paradox of tolerance: Unlimited tolerance must lead to the disappearance of tolerance. If we extend unlimited tolerance even to those who are intolerant, if we are not prepared to defend a tolerant society against the onslaught of the intolerant, then the tolerant will be destroyed, and tolerance with them."

或者喺某啲人眼中,以上全部都係一派胡言嘅廢話,而我就係個死不悔改、無可救藥嘅「路權L」、「死左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