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遙遠的土地 別人的苦楚

2016/11/23 — 11:07

每一次神秘瘟疫爆發,都是驚慄故事。

不要想像這套紀錄片,有荷里活大卡士有精心計算的起承轉合高潮迭起。我們要慶幸,這場過萬人死亡的伊波拉病毒大爆發時,醫療系統崩潰病人失救期間,有人拼了命拿起攝影機,紀錄近代最大規模疫症的慘狀。

西非的事也許太遙遠,去年底平息的伊波拉疫潮也許大家覺得已成過去,無國界醫生將於十二月初舉辦香港首屆電影節,《歷盡苦楚》這輯紀錄片告訴世人,當有一天伊波拉病毒重臨時,這個世界仍然會束手無策,只靠一群醫護人員,不怕犧牲,陪着病人等待奇迹。

廣告

糾結的矛盾,從第一幕開始,全副防護裝備的醫護人員,到殘破村落帶走病者。防護裝備如外星怪客,會製造恐慌,被帶走的人,沒幾個活着回家;醫療隊忙着搶救生命,也要在農村中建立信任。

當地傳統,人死後要清理遺體、摸屍告別、甚至徒手清空內臟,病毒傳開了,醫院成為最危險地方,很多醫護不敢上班,就算是無國界醫生的醫療中心,也無法應付,要拒收病人。國際救援慢,伊波拉幾十年來,仍無藥可治,生還機會少於一半。就算僥倖痊癒,有些康復者被視為危險人物,無家可歸,無人尊重,找不到工作,悲從中來。

廣告

(《歷盡苦楚》撮圖)

(《歷盡苦楚》撮圖)

其中一幕,很平靜,醫護在處理屍體,鏡頭一轉,帳篷下一堆圓桶,幾及一個人身高,上面標示寫着:「骨灰」。

全片罕見的笑容,來自一個康復者,醫生宣布她病毒呈陰性反應,可以出院時,她手舞足蹈,歡喜若狂;重拾生命,她回到村裏,鄉里簇擁,久別重逢,她卻再笑不出,因為,父母家姐,全都死光了。

遙遠的土地,別人的苦楚,就是如此沉重,卻如此真實。

一齣好的紀錄片,就是帶我們到不可思議的真實處境,走一回,活一次,然後回到自己的生活,世界不再一樣。

***   ***   ***

第一屆無國界醫生電影節,共五套紀錄片,1/12-4/12,場次在此

《歷盡苦楚》trailer

相關文章:

很久以前,我和無國界醫生:科索沃舊事
有關伊波拉:伊波拉演義 (上篇)伊波拉演義(下篇)

(本文原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連結:潮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