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遠東「農曆」文明的共同節:中秋節

2016/9/23 — 12:07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每逢中秋,又是賞月,吃月餅,玩燈籠,吃各式應節食物。遠望星空,這個宇宙是否只有我們呢?我們並不孤單。

同一星空下,也有其他人過這佳節。應該很多香港人知道,除了香港人,澳門人、台灣人、中國人也過中秋節,可能也知道包括其他一些在他國有華人身份認同的社群。

其實,古代沒有電燈、冷氣、溫室等現代科技,古人生活受太陽和月亮制約非常顯著,月亮周期影響夜間有沒有月亮光照,也影響潮汐,太陽周期影響季節、日照長短和氣候,兩者周期都影響生物各式生理和活動周期。除了像埃及,太陽比月亮顯著太多,尼羅河氾濫周期根據季節,使用太陽曆,人類使用陰陽合曆自然不過。歐洲在基督化前,中東在伊斯蘭化前,兩者都是使用陰陽合曆。

廣告

在遠東這裡,陰陽合曆得以使用和傳播自是自然。為甚麼在標題中「農曆」二字用引號括住呢?所謂的「農曆」是陰陽合曆。像漁民、獵人等,也一樣是看太陽和月亮而做事和生活。而且曆法計算複雜,也要認識和用儀器觀測天象,古代農民既沒有相應的知識和工具,也沒有閒情和心機。其實在遠古,曆法如同文字,官吏工作紀錄和宗教禮儀才會花功夫,即是基於統治、鬼神和占卜,例如大和朝廷的陰陽寮。

相對黃曆或皇曆的叫法,「農曆」其實可疑。古人用曆法很重要的是趨吉避凶,例如房事也有日子宜或不宜。在現代其他功能式微,術數功能突顯,現在我們中用得曆書最多的,而且制定曆書的,正是陰陽師,不對,是風水佬。

廣告

基於對大自然的恐懼、崇敬、感謝和欣賞,自古人類就有不少相關的禮儀、習俗、傳統和傳說。相同的心理面對相同的事物,所產生的也相同或類近。分分合合,並且流播,地球上各人類社群的事物常有相同或類同。在遠東,歷史上,黃河長江流域出現過不少國力強盛的國家,常干涉鄰近的政權,同時又受鄰近政權的統治階層嚮往,成為各種事物流播的其中一個樞紐,在遠東產生各種共同的事物。

除了佛教為國教的遠東國家有在圓月夜拜月光、睇月光或慶祝的傳統節日外,八月十五,秋季中間,月圓之夜,都是共同分享東亞曆法的各個社群,即是日本人、韓國人、越南人和琉球人,共同的節日。

據維基記載,日本島嶼在縄文時代,即是在公元前數世紀或更前,就已經有賞月的習俗。

月餅是香港人、澳門人、台灣人、中國一部份人、越南人、琉球人的中秋節共同食物,泰國也有自己的特色月餅。

越南有自己版本的奔月傳說。

玉兔,即是月亮上的兔仔,不但在佛教和日本神話各有傳說,而且在阿茲特克傳說、其他中部美洲傳說、美洲土著傳說都有不同版本的玉兔傳說。

雖然在泰國過中秋節的是自認華人的社群,但他們的中秋起源傳說是,八仙去月宮為觀音賀壽,他們在中秋夜是拜觀音和拜八仙。

其實就算在中國,各古民族的風俗也不盡相同,例如閩南人會拜月娘。

前文除了日本人,也提到琉球人,在知道之前,他們還是面目模糊被很多人視之為日本人。如果不是有人重新發現並流播,琉球人的存在已不在世間。不過不到45年前還存在琉球這個國家,事實上在1997年,我們已經聞所未聞,當時離琉球被併入日本不過25年,是50年的一半而已,即是現在再過6年,我們到達相同時間。

其實就算中國境內,被併了入去的,含糊拉平。多得有網路,多得有人重提和傳播,才在不是提中國人和其他人的地方有講南越、百越、廣州灣、大理,像在雲南的大理國祚甚長,承先和繼後的王朝很多,雖然大理人現在消失了,現在所提僅及王朝交替,但大理地理複雜,生態環境多變,位處幾個文化圈的交界,是多民族國家,大理的文化和面貌其實非常豐富。

如果一直沒有人提,就會「沒有湛人的」、「沒有琉球人的」、「沒有粵人的」……

現在能夠打破孤寂,情況就像在當初資訊科技突破,出現第一代大眾傳播媒介,有機會從廣域含糊中現身不同的人。現在網路和智能手機給予機會,從欠缺生氣的黑暗時代中走出來。同一星空下,孤單,最終寂滅,還是更多不同的人,現在在每一個人的手中。

 

文:元素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