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適者生存,還是仁者生存

2016/8/5 — 12:01

德國科學家克萊恩(Stefan Klein)著作《仁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Nicest)。

德國科學家克萊恩(Stefan Klein)著作《仁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Nicest)。

九月選舉硝煙,八月已經瀰漫香江。統治者加緊消滅港人自由,引起強烈反彈。然而,港人今天的田地,有深刻原因。民主派兵來將擋之餘,是不是也該反思香港幾十以至一百年的路?其中,是不是該反思這塊殖民地的統治哲學,即所謂「自由競爭」?

輸在射精前?

廣告

上個月,一個虎媽以「贏在射精前」一語,而引起熱議。我教過書,特別為她的孩子擔心。我想起紅樓夢那句話: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但針對虎媽,是模糊了焦點。虎媽,不過是普通人,在惡性競爭的社會下的生存對策。上層中產虎媽,拼命把孩子塞進一流名校/國際學校;下層虎媽,千辛萬苦掙錢把孩子塞進九流補習社。只有最上層虎媽,什麼都不急。中下層活得那麼辛苦,那是因為我們的社會,並不相信互助互愛,而是相信,個人幸福,個人負責,乃天經地義。因為我們都相信「自由競爭才有進步」。但當競爭變成惡性呢?沒關係,「適者生存,弱肉強食」嘛。反正人性自私,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廣告

Richard Dawkins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就根據基因學說來證明人性自私,人的一切行為,都只為確保自己的基因傳承下代而已。如果人們無私幫忙別人或者讓人分享自己所有,那只能在血親之間,而這樣做的目的,正是為了自私,為確保其血脈能夠承傳。

捨己為人,所為何事?

幾年前一位德國科學家克萊恩(Stefan Klein)出版了《仁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Nicest)一書,根據人類學和實驗心理學的最新研究,道出另一種故事:利他主義不僅是人類社會的基礎,而且植根於人類的演化中。

其書一開始便提到美國黑人奧特里(Wesley Autrey)的事蹟。這位普通打工族,在2007年紐約地鐵月台,冒生命危險跳下路軌,在列車進站的千鈞一發,拯救跌下路軌的路人,一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克萊恩問:這人所為,如何用自私的基因學說來解釋?或者這只是特例?但克萊恩補充,歷史上固然出現過無數捨己為人,從容就義的事;就在當代,已經有三百萬德國人,登記成為骨髓捐贈者,而他們永不知道受助者是誰。在美國,也有網絡聯繫起所有願意捐出一個腎臟給陌生病人。在香港,有些農友/花卉愛好者,彼此贈送種子/果實/花卉,而不問回報。這一切,人性自私論如何解釋?

俄國無政府主義者克魯泡特金在二十世紀初,寫過一本《互助論》,詳細記述從動物到人類社會中常見的互助現象。現在這個知識不算新鮮。我們在電視紀錄片都常見。甚至是彼此對立的捕獵者與被獵者,有些居然相互合作,例如有一種小魚,會游到兇猛的另一種大魚口中,吃掉大魚的寄生物,而大魚客隨主便。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仁者生存》記錄了近年多次行為心理學實驗。根據經典市場論中的「經濟人」假設,即使我們幫助別人,也只是出於錙銖必較的自利心。但是,學者Kevin MaCable進行一個實驗,測試人們在博弈中,是否只會觸動大腦中掌管算計與收益的部分。他請兩個陌生人來,給其中一個人十塊錢,由他決定是否分給對方一部分。如果他分潤,研究者便會給予第二個人兩倍的錢,並由這個人決定,是否和第一人分潤,以及分多少。

在這個博弈下,二人都自行決定是否分潤,以此測試,誰更吝嗇。這個實驗接著在好多對博弈對手間重複。從純粹自利計,第一人可以毫不分潤,因為第二人會否同自己分潤,第一人毫無把握。同時,研究人員把測量儀器連接其腦袋,看看當他們做決定的時候,觸發腦袋中掌管算計與收益的部分,還是其他部分。結果研究者發現,第一人有一半會平均分潤5.16美元,第二人則平均分潤4.16美元。但再經過幾個回合,當大家相互熟悉之後(彼此通過電腦博弈,只看過對方照片),研究者發現,第二人逐步增加分潤。可能因為他一面盡量誘使對方多分,另一面又盡量多留,也就是說,在追求最大自利,與大方對待對方之間,求取平衡。

再經過多次來回博弈,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研究者從腦部掃描中發現,慢慢雙方之間,在知悉對方分潤額之前,其實已經決定了自己的分潤額,儘管二人其實不是自覺的。這是因為,此時他們已經不是運用腦袋中算計與收益的神經元,而是掌管社交與情感的部分,因為,這時相互之間,已經建立起…信任。換言之,雙方大方地合作互惠,已經不是出於自利心,而是出於感情。這也證明了互利互惠,純粹出於自利計算的理論,是錯誤的。當然不是所有被測試者都達到信任程度。建立起互信的,大概是一半博弈者。(第三章)

同樣有趣的是,作者也介紹了一個調查,就是對各國人民進行信任程度的調查,結果顯示,挪威人的互信程度最高,達到61%;德國是35%;秘魯只有5.5%。可惜數據沒有中國的。

上述實驗不過印證了日常交往的經驗:最初彼此之間會比較算計,一旦覺得對方「幾好人」,便開始建立互信。這種互信,可以強烈到「以生死相許」。人的確奇妙,能夠彼此心連心,建立起所有動物都不及的感情紐帶。作者根據最新的大腦研究,指出這是因為人有「鏡像神經元」。「鏡像神經元」的作用,就是當我們觀察其他人某一行為時,它們就會在自己腦中,全部映照出來,如同自己也進行同一行為一樣。雖然靈長類都有,但人類最為發達。小孩子聽到別人哭笑,自己也會哭笑,便是「鏡像神經元」活動的結果。所謂感同身受,便是如此。這也是同理心的來源之一。

有關「鏡像神經元」的討論,帶引讀者進入一個更廣寬議題:人類具有那麼強烈的情感連結,有多少同人類的演化有關?我們將在下篇交代。

 

(作者按:本文為〈反思香港〉系列之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