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遭發展商新春迫遷 旺角基層戶示威 居民:無心情團年

2018/2/15 — 19:19

年三十晚,一般市民在想的是希望早點趕回家,與家人一起吃餐溫暖的團年飯,跟著趁熱鬧行年宵。旺角廣東道925至947號四幢唐樓的一班街坊,也沒有想到今日要在歲晚,為了保住家園而示威。

他們在一月底遭大廈業主、發展商港中發展集團收樓,要在2月28日搬走,二房東貼出的聲明更指三月便會截水電和加上新鎖,不走的話他們便會被鎖在家門之外,受影響有十二座五層高唐樓近一百戶基層租客。

舊樓居民趁今日發展商於旗下的旺角希爾頓花園酒店,就成立立案法團和大廈維修舉行業主會,遊行至現場示威,要求會見業主,參選九龍西補選的姚松炎以及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均到場聲援,居民又在揮春上,寫上停止迫遷的心願,貼在居住的唐樓牆上。

廣告

人稱「肥佬」的朱生

人稱「肥佬」的朱生

廣告

人稱「肥佬」的朱先生說,業主要居民在過年期間搬走,十分不近人情。早前二房東在他隔離單位鄰居外出時,竟破門入屋拆走冷氣等物,他聞聲去看,於是報警和立即通知鄰居回家,警察到場後把他們趕出去,關起門連相也不准影,而二房東就要鄰居即日搬走換鎖,只賠他幾日租金。「現在我兩個女在家,我又是夜班工人,我和孩子也感驚慌。」

原來有不少租戶如已住四年的朱先生,業主只跟他們簽一年約,應承可以住至清拆才搬走,誰不知現在短短一個月通知,更是過年期間也要他們搬走。朱先生由單身開始申請公屋,至有家室已近七八年,連通告排期見主任也沒有回音;即使要搬,也花不起錢。

「我們低下階層住戶,搵錢也不多,通常萬多元,開支又大。劏房如我那裡要五千元租,其實生活緊絀。你叫我地點?已沒隔夜糧,何來有錢搬遷?」他說。「本以為不這樣快拆,我們沒可能立刻搬走的。」

李婆婆

李婆婆

李婆婆在區內與家人住了幾十年,社區義工笑稱她一棚上下也是鋼造銀色假牙是「鐵齒銅牙」,個子小小的她在揮春上寫「2月28日我不走!」。她說一定要見業主,「個零月要人走,好嬲!要我搬出搬入,要我走就比錢我搬嘢。

「社區前進」社區幹事賀卓軒說,有居民入住時間很短,有人一月初入住,一月底就收到搬遷通知,又有住戶因大閘被鎖,被迫「右手行李、左手風扇仔」到朋友家暫住,指居民希望發展商暫停迫遷,與他們會面商討和交代重建目的。

到場聲援的姚松炎,曾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前立法會議員,說要重建的話,單是申請圖則以至拆樓批准,起碼要九個月;即使是做大維修,也需先做圖則審批,根本沒有迫切性在農曆新年迫租戶遷出,呼籲業主將心比己。他又指,二房東破門入屋、停水停電或租約期未到就要租戶搬出都是違法行為。

擾攘多時,業主代表要求今日與居民商討,但始終拒絕走出酒店,又只准三人入去。後來,旺角警民關係組社區聯絡主任作聯繫「中間人」,業主承諾把搬遷日期延至3月31日,但要求逐個與居民會面。朱先生道:「他們想逐個擊破,最少有十個八個開會啦,一定要一齊見!」

經多番商討,最後業主願意2月25日與居民會面,但要他們先交居民代表名單,並應承知會二房東把延期告示貼出,以免口講無憑。居民會於2月22日晚開大會商討對策。

廣東道947號唐樓外,掛出了寫著「地產霸權歲晚迫遷」的直幡,與孫仔一起住在那裡五年的梁女士說,花費不少去把原來「爛溶溶」的單位,裝修成舒服的安樂窩,想不到連自己身為二房東也被迫遷。她說,今晚孫仔會與媽媽吃團年飯,因為數日前天台懷疑有人放火,更電召消防到場,她自己放心不下,加上不少鄰居返了大陸過年,她打算獨留在家吃飯盒,以便留意天台動靜。「唉有咩團不團年?都搞成咁......」

每當梁女士提到身有病患的孫仔,都不禁眼泛淚光,只望新一年在區內可一起找到安身之所。記者問及有何新年願望時,她並沒提到自己、立刻就說:「希望在老人院的媽媽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梁女士

梁女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