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遲來的成功爭取

2018/11/2 — 12:45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去年 3 月,我早上聽收音機聽到一位媽媽,說不敢帶兒子坐地鐵。原來他是嚴重智障,因為牙患而掉了很多牙齒,儀容受影響,每次坐地鐵,都嚇得其他人雞飛狗走。母親蘇太受不了壓力,於是只敢和兒子坐巴士,原因?「因為別人只看到他的背部」。我把這個悽苦的小故事寫在臉書,一個早上,二千人有共鳴。

原來,政府早年特別為智障人士撥了一年五百萬,進行四年計劃,訓練醫護照顧智障人士。蘇太帶了四十歲的兒子去看,進行多次的牙科手術,最後兒子靚仔了,後來吃東西沒問題,戴了假牙簡直變了「帥哥」,在街上路人會問他路,帶他去飲宴有人跟他談話,母親被冷落了,卻從心裡快樂出來。

怎知,一年五百萬的「小錢」,政府也似乎要停止資助了。這個消息,如同噩耗,家長們群起示威。對的事,錢也不多,為何要停?

廣告

我們記者空群出動,採訪了這批家長的故事,我跟了蘇太一整天,陪她帶兒子,通宵寫了報道。「只敢和兒子搭巴士」的媽媽的故事,推廣出去。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廣告

那時,我們製造了一個小小的輿論壓力。自從我沒有全職採訪,很久沒有這種熱情。因為,太多的東西我自己也不太肯定是非黑白,但面對這批家長,面對智障人士的牙齒健康,面對只是區區每年幾百萬的「零錢」,我可以好肯定,採訪這個做事,把這件事推廣出去,是一件「對的事」。

信念清晰,但也容易洩氣,我之後定期查問,究竟政府的反應是怎樣?從議員家長那裡聽回來,好像拖拖拉拉僵持不了。像太多的新聞採訪,盡了力,剩下的唯有等待。這樣,時間流逝,我以為這宗新聞又像大部份情況,努力過但結局又是徒然。

近來,我再翻查資料,竟然給我看到一椿小得不能再小的新聞。全港報紙好像只有一兩張以幾百字公佈出來。原來政府在今年 3 月宣布推出為期 3 年的「護齒同行」計劃。意思是,智障人士可以繼續看牙齒,醫護可以繼續關顧他們。計劃已經在 7 月中開始接受申請,預計有五千人受惠。(當然,家長還是希望服務恒常化,否則三年後又再搏鬥過)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們寫的文字有回嚮了嗎?我再追問議員張超雄,他說是的,「妳也有貢獻」。真是嗎?

這年頭,失望的事多,社會的無力感,傳媒人也深有同感,「到今日做記者還有用嗎?」成為不少記者無聲的共鳴。

我在班房裡,要教導同學相信做記者寫文字還有意義的,記者還能夠對社會可以產生好的影響,似越見乏力。

但這件小小的事,像一支強心針,再次讓我肯定,記者在這個社會還是有其重要性的。相信自己的判斷,經過深入理解,認為是對的事,勇往直前,似乎還是可以擁抱多一陣子的理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