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遲來的賀建奎事件評論

2019/1/29 — 10:50

賀建奎,圖片來源:AP片段截圖

賀建奎,圖片來源:AP片段截圖

上年度,中國科學家賀建奎,為一對小孩,進行基因編輯,報告一出,學界嘩然,因相關科學未成熟,可能有恐怖後果。十六年前,美國政府已經成立生物科技倫理委員會,討論相關課題,成員之一,是政治學教授,《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作者, 法蘭西斯. 福山,他更著書講解。基因編輯能做到的,是預防根治糖尿等遺傳疾病,對人類有好處。整件事情,不是「不可以」,而是「還未可以」。成書時的爭論點,是應否用基因編輯,破壞人類演化結果。

先談賀建奎。今次不道德事件,在中國發生不是偶然。二次大戰後,因納粹關係,世界對優生學,抱持嚴厲禁止態度,紐倫堡法案規定未經受方同意,不得對任何人進行實驗,往後,匈牙利、哥斯達黎加、厄瓜多爾等國家,更立法給予胚胎生命權,意味完全禁止相關研究。唯獨中國, 1995 年,犯歐美法院曾經犯過的錯誤,立納粹曾立之惡法,禁止殘障人士生育。

上段行為,無編輯基因之名,然邏輯差無幾(儘管有謬誤),中國一直在做類似事情。此外,華人重男輕女,及一孩政策,令這個國家,廣泛流傳殺嬰文化。

廣告

華人,應該是儒家文化圈,普遍有男丁後繼香燈觀念。中國與韓國,自探測腹中塊肉技術成熟後,知道是女的,乾脆打掉。中國南方農村,更一直盛行殺女嬰文化。兩國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可以推論到,這行為廣泛流傳。

一個有廣泛殺嬰歷史的民族,不顧嬰兒將來可能承擔未知後果,擅自編輯他們基因,拿他們做實驗,太正常了,在這個不正常的國家。

廣告

然而,賀建奎最錯,是未知有否恐怖後果而做。如果安全,沒有可怕後果,相關行為不一定錯,是可以,甚至應該做,因為遺傳性疾病會因此絕跡。事實上,模擬出來的編輯技術成功後的類似社會衝擊,已經出現了。

福山成書時想像,基因編輯成熟後,有社會年齡中層變成六、七十歲,甚至超過,因為免去各種疾病後,人更長壽,是肯定的,但現在,香港和日本業已進入老人化,雖然不是中位數,但平均數已經超過了!

老年化成為已發展國家趨勢,在嬰兒潮之前,因戰爭等關係,從未試過這種情況。即使兩次大戰以前,建立六十五歲退休制度的德國,當時基本上沒有人過到這個歲數。醫學的進步,令人普遍比過往長壽,加上少子化,不生小孩,基因改造令人更健康,導致平均年齡上升,在還沒有基改情況下,已經出現。福山成書時,提到雜誌封面幾十年來都是廿幾歲年輕人為主,但今天不少當時得令藝人,都年過三十,四十,甚至五十,電視電影充滿妖精。這麼普遍,不是因放大錢整容,而是現代人懂養生,生活好了。身邊也不乏三四十歲,樣貌身材像廿幾歲朋友。

即使沒有加入基因編輯,現代醫學進步,令人類普遍得到差不多規模長壽。如果基改改變演化結果,現時醫學何嘗不是?相信沒有人否定,非基因醫學已經做成一定社會衝擊,何妨不在沒有可怕結果情況下,進行基改?問題重點是:吾人還未發現對受者有否恐怖後果,便不應該做。

傻瓜,這牽涉到政治。

可以想像到,技術成熟後,不少人,尤其是有錢人,會想令下一代比任何人聰明,高富帥。相對窮人,很容易變成一個千秋萬世的貴族特權階級,這些人讀書聰明,體格強健, NBA 身高,堪稱完美,可以壟斷政治與財富。今天不少富人後代愚笨,這些將成歷史。

福山推斷,這種跨世代極端不平等,會造成金字塔底層,即大部分人,為下一代爭奪技術,向上發動殺戮戰爭搶奪,他的立場,傾向只用基因編輯作治療疾病,例如糖尿等遺傳性的,不用作增強任何人能力,所以必須由國家監管,不被有錢人壟斷。

賀建奎做的,不是「不可做」,而是「還未可以做」,因為還不知道編輯基因對胎兒影響,做的原因,是把遺傳性疾病掉進歷史。

福山的想法,是民主國家規管相關技術。然而,中國是威權專制無疑,有錢人與官方,難以分割,應該會像國企般,由官方家族壟斷。潘朵拉盒子已經打開,未來不敢想像。教授十六年前希望科學家及政客討論規管,但往後探討近乎零,今次中國出手,會否變成增強能力手段,發展成人人為下一代「軍備競賽」?世界禍福難料。美國等發達國家,應該盡快再討論相關議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