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避風港何在?

2016/3/7 — 19:51

「譬如說,我們可以給孩子一個避風港口嗎?」

「譬如說,我們可以給孩子一個避風港口嗎?」

【文:夏水】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2015/16學年過了大半,我們已目送了十多位年輕人先後離開此世。不幸結局自有不同緣由,少女心事有之,求學壓力有之,但最後,年青人選擇了我們最不忍看見的方法去解決問題。

當媒體一如以往,就青年自殺原因窮追猛問、但求問得一個理由就嗚金收兵時,我們更應該問,半年十多條人命了,如果說不幸的原因各有不同,我們無法一一從根本解決的話,那麼至少,是否有甚麼事成年人應該做,或可以做?

廣告

譬如說,我們可以給孩子一個避風港口嗎?

在自殺率位居世界前茅的日本,自殺已成為當年10-19歲青年的大殺手,去年《朝日新聞》就報導,根據日本內閣府的統計數字,每年9月1日是歷史上18歲以下青少年自殺人數最多的一天,平均有131人開學日寧願死也不願回到學校。

廣告

鐮倉圖書館職員去年9月看見這個可怕的數字後,在推特發了一串文說「學期馬上開始,如果你因痛恨學校正考慮自殺,不如到我們這裏來,我們這裏有漫畫有輕小說,就算你待上整天我們也不會說你……請記住,我們是你的庇護所。」屬於共營機構的圖書館公然鼓勵學生曠課並不可取,然而這卻得到太多學生及家長的共嗚,短短一日內,它就在網上被轉發逾6萬次。

上學與尋死,不再是二選一的抉擇,原來還可以有緩衝的地方,讓絕望者停一停,想一想。一念之差,已經是兩個故事,兩個結局。

當青年人被功課壓力喘不過氣,我們可否還他們一個沒有興趣班的週末,讓他們吁一口氣充充電?當孩子對前路感到迷茫,未知升學或就業之時,能否收起你個人的期望與投射,讓他們自己好好想想再討論?就算他們面對你眼中幼稚的荳芽愛戀事,能否給點空間讓他找朋友傾訴,而不是奮力地棒打鴛鴦?

家庭是保護年輕人的一道防線,可惜的是太多父母為著個人期望、為著仔女「更好的未來」而放棄了現在,用輩份威嚴取代同理心,用更多更多的生活操控與干預扼殺子女的思考,教他們失去任何可以吁一口氣的避風港,最終他們只會選擇沉默,將事情都放在心中,直至一日,隨腦漿血花併發。

中大校長沈祖堯詰問:「為甚麼今年的青年抱著這麼多的不滿?為甚麼他們會上街抗議,甚至訴諸暴力?為甚麼患上抑鬱的年輕人日漸多?為甚麼自殺率不斷上升?」其實,又有多少成年人願意聆聽甚至接受青年的答案?在這些事情上,整個社會又有否給予一個位置讓青年思考,稍稍停下來休息?

話是說遠了,最後想提提各位,社會福利署兒童死亡個案檢討委員會,去年就18歲以下兒童死亡個案發表的報告提及,兒童最主要自殺原因依次為:家庭關係問題、學業問題、男女朋友關係問題。當我們還在努力將問題怪責於社會百態上,其實數字早已道出了血淋淋的真相。

 

作者簡介:八十後,窮得只剩文字,存黑心,懷刻薄,說人話;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