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有什麼好怕?《色‧情男女全面睇》節錄(一)

2016/11/28 — 16:18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花了近兩年才完成的新書《色‧情男女全面睇 — 從兩性大戰到琴瑟和諧》終於進入最後製作階段。如無意外,它可以成為我送給自己的一份最佳聖誕禮物!

不少好友都十分驚訝,謂我的作品題材從天文到科幻到環保到經濟學…已是古怪之至,如今竟然連男、女關係都“撈埋”,究竟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回答這個問題原則上並不困難,但要三言兩語說得對方完全明白也不是易事。我想最簡單的方法,是把這本還未出版的新書序言,優先在這兒跟大家分享:

廣告

序言:如果沒有了性別…

筆者最討厭轉彎抹角。我們都深知,即使在今天這個自認非常開放的社會,「性」仍是一個充滿禁忌的話題。

廣告

在社交場合談到性,絕大部分人都會用笑話的形式來沖淡尷尬之情。在本書裡,筆者也為大家搜羅了不少令人會心微笑甚至捧腹的色情笑話,但與此同時,我亦會毫不迴避地探討人類性愛的各方各面。

念大學時,曾經在學生報《學苑》中讀過一篇文章。雖然內容已差不多忘得一乾二淨,但文首的一句話卻銘記至今:「一個人如果不再害怕政治、宗教和性,他還有什麼好怕呢?」滿腔熱血的我當時在記事簿中寫道:「還要不怕老土!無論別人覺得如何老土,只要合乎義的,雖千萬人,吾往矣!」

四十載轉眼過去,我對寫過的話是毫未動搖,但對於我們即使如何超然脫拔,也難以完全超越政治、宗教和性的禁忌和盲目 — 更直接地說,是對「世俗禮教」在人類思想和行為上的強大宰制作用  — 自是有了更豐富更深刻的體會。

但筆者本能地抗拒宰制(有誰不是?)。我自幼便有很強的反叛性格,總覺愈是禁忌的東西便愈要打破。這當然與我後來所服膺的「凡事都要質疑」的科學探究精神同出一徹。於是,「我為什麼存在?」、「我為什麼是我(而不是你)?」、「我為什麼是中國人而不是美國人?」、「為什麼世界上必須有男人和女人之分?」、「為什麼我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為什麼男人有乳頭?」、「為什麼女人有處女膜?」、「為什麼必須男主外、女主內?」、「為什麼我們必須從一而終?」、「為什麼近親不能通婚?」、「為什麼會有同性戀這回事?」、「為什麼我們必須跟隨父親的姓氏?」、「為什麼男女間不能做真正的朋友?」、「為什麼我們會有妒忌之心?」、「為什麼我們會捨身救人?」、「為什麼全能又至善的上帝會容許這麼多苦難存在?」、「為什麼世間總有貧富懸殊?」、「為什麼必定要有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為什麼有戰爭?」、「為什麼經濟愈發達,我們的工作時間反而愈長而壓力也愈大?」等問題的尋找,成為了我人生的「正業」,而其餘一切(包括我的學業和事業)都只是我的「副業」。

大家手上拿著的這本書,便是我這份正業的成果之一。(另外一項重要的成果,是於 2014 年出版,並獲得《亞洲周刊》選為「2014 年十大中文好書」的《資本的衝動—世界深層矛盾根源》。如果大家喜愛這本書的話,也請找上一本書來看看。)

「為什麼世界上必須有男人和女人之分?」是我自小學已經提出的問題。這個問題的背後實包含著一個看法,那便是男女之別帶來這麼多的煩惱,如果沒有了這種劃分的話,世界將會簡單得多也美好得多!

我們毋須是兒童心理學家,也知這是典型的小學生觀感。今天的兒童早熟,不少高小的學生可能已經脫離這個階段而對異性感到興趣。筆者發展遲鈍,但到高中也已完全轉變過來(主因當然是體內激素的轉變)。但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在香港皇仁書院念預科時(教育改革之前的中六、七年級),與當時的天文學會主席(姑隱其名)聊天期間,他突然說的這句話:「女人!她們都是只會妨礙男人做正經事情的一種動物。」

我不知世上有多少男士會同意這句說話,又或是女士同意的比例會更多(「男人!沒有了他們世界會多美好!」)。但男、女之別是個無可逃避的現實,而筆者深信,琴瑟和諧是人類幸福的重要基礎。

總結下來,這本書的寫作有兩大目的,第一個是回答上述那些與男、女有關的「兒時提問」(一些人可能會覺得是「白癡提問」),第二個則是促進人類的幸福(真偉大啊!)。

世上很多東西其實沒有「如果」,但「如果」沒有了性別,人類的世界是否會變得清靜美好不敢說,但肯定將會枯燥乏味得多。你認為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