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望天下寒士俱歡顏

2017/2/10 — 12:02

(立法會flickr 圖片)

(立法會flickr 圖片)

這春節應該是近年最和暖的了,這幾天涼了一點也是十六七度左右,地球確是暖了。有人擔心氣候暖化,有人覺得沒有節日氣氛,有人喜歡和暖天氣,其實這個社會最受溫度影響的,是露宿者。即使天氣再冷,我們在室內可以開暖氣,睡覺時可多蓋被子,也可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在一起,外面多冷心還是暖的。街友們呢?無論是三十度、二十度,還是十度,他們可能還是那一套衣服,獨自在街上忍受刺骨的冷。

前兩天年初十,我和幾位立法會議員到深水埗了解街友的情况,在此感謝聖雅各福群會、救世軍、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及立法會秘書處同事的安排,帶我們這些所謂社會精英去看一看這繁華城市、資本主義典範背後真實的一面,去感受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冷。

政府部門,包括警隊、食環署及康文署自有一套方法應對街友是人所共知的,閱報時有所聞,在此不贅。我和其他議員聽街友現身說法,都不禁搖頭嘆息。但義憤填胸並不能解決問題,我們是否應該想深一層,為什麼部門要這樣做?應該不是出於喜好或興趣。我本身是區議員,可以告訴大家,絕大部分政府部門的行動都是因為收到投訴,其中一大部分來自區議員,那麼區議員的投訴來自哪裏?就是和你和我一樣的普通市民。也就是說,對街友們的嚴苛,不是政府部門天生的喜好,而是來自大家本身。關心街友的朋友,除了斥責部門無情,也請一起努力告訴身邊的人,對他們多一點容忍和體諒,社會和諧不是特首一人的責任。而且單靠部門可以做的並不能解決露宿問題,只是把問題由你的附近趕到其他人的附近,對社會整體沒有一點好處。再者,令他們居無定所,會增加社工跟進的困難,變相令問題惡化。

廣告

我知道各個協助組織已經很努力幫助他們申請政府資助宿位,確是令人崇敬的工作。這些組織也會為他們找廉價劏房或牀位,但有些人拒絕入住,寧願留在街頭,我有點大惑不解。原來整件事沒想像的簡單,其中一個個案,街友本身有不願提起的過去,而那些劏房或牀位品流複雜,所以他不想跟那些人混在一起,也怕有什麼事發生會被牽連。聽到這樣的事,如何不動容?所以我會要求政府盡快增加宿位供應,也應放寬半年居住限制,讓街友的生活上了軌道才讓出宿位。

無家者,不單是沒有屋居住,更大的問題是沒有家。如果我們常把「香港是我家」掛在口邊,那麼也得把他們視作家人。幫助家人,單靠政府是不夠的。報紙說,過幾天寒流襲港,對渣馬跑手們會有影響。我只想到杜甫詩句: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不知寒流下他們過得如何。

廣告

 

原刊於《明報》副報時代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