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訴諸權威 對「不自殺契約」的辯護 正是問題源頭

2016/3/15 — 12:53

說些比較爭議性的話, 應該有很多人都不喜歡聽.

坦白說吧, 我一直認為那些對不自殺契約的辯護, 正是問題的源頭. 那些人拿不自殺契約出來嘲笑, 並沒有根據那個契約的發出人是誰而嘲笑的, 他們就單純用常理去理解這件事, 而辯護的說法, 就是說, 這是社工一貫的做法, 說那些嘲笑的人, 自己不懂就亂笑人.

那, 這裡的前設就是訴諸權威. 社工是防止自殺的權威, 而他們一直都用這種契約, 所以做的事情是對的. 而這種契約是對的, 所以嘲笑這契約的人是不對的. 是他們無知, 才會嘲笑社工一直以來的做事方式. 但是, 如果那些人打從一開始就不認同社工的做事哲學?

廣告

我不想留難社工, 我當過教師, 社工某程度上是我的對立面. 而對立並不在於他愛護學生, 我管理學生. 而是在於我們對於事情觀點上的徹底不同. 我有為此去看過一些相關的書籍, 但我從那些書籍得出的結論, 我卻覺得, 社工這工作, 目標是為了讓社會正常運作, 照顧弱勢也是為了協助這點. 用一個難聽的說法, 社工, 也是一種軟性維穩系統. 這也是為何我在當教師時, 跟社工總是有衝突的原因. (當然社工眼中, 我也是「情緒有問題的學生的長大版」)

我自己甚至參加過這些社工辦的「幫助情緒」課程, 我有付錢的, 每堂一百蚊, 我是被輔導的那個「情緒有問題學生」, 那是我年少時的事情. 但我當時也覺得莫名其妙的無效.

廣告

那是一種做好事令社會減少不穩的概念, 這其實還是對社會有用的, 也真的有人有幫忙的. 但這個專業是否不可質疑的? 我認為是否定的, 所以你也會聽過會幫一些人騙綜援的社工這樣的新聞, 社工並不是天使, 也不是真的救世主的專家, 他是一個讓公共資源去減少社會動盪的行業. 他並不是聖人, 也不是惡魔, 他就是一個行業.

初期的精神病治療, 是有直接做腦部手術, 切除額葉, 讓人變傻仔好管治的, 這些精神社會性質管理的產業, 他們的手段, 也可以是可議的, 甚至有他們不了解的反效果. 像這種不自殺契約, 他有很多理論支持, 不等於他是對的, 某程度上就像是唱今天我, 抬棺材, 民主女神一樣, 這些手段很多都是 iconic. 有時我們就是明顯看到他無效, 這麼多年這張契約沒被質疑也沒被人拿出來談, 是因為我們過去社會未惡化到年頭就有數以十計的年輕人自殺. 今天會被拿出來談, 是因為社會已惡化到這地步, 我們憑甚麼堅持說, 這種契約因為是社工專業, 就有效得不可質疑, 沒有這種契約只會有更多人自殺?

問題和辯護者的想法剛好相反, 正正因為堅信這些手段是專業的, 有效的, 不可質疑的, 就是防止自殺的最好方法, 這才是大家反感的原因. 就像那些防止自殺專線, 真的有效嗎? 打算自殺的人真的會打過去嗎? 那些自殺了的人, 有沒有打過去? 如果他們沒打, 為甚麼吸引不到他們打? 這些事情真的是完全不可質疑的嗎? 就因為這是專業? 我們不想接受答案是, 你的方法就是對的, 如果這方法無效, 那就無解.

被嘲笑一下難道不是好事, 難道這麼多年這些手段真的無懈可解? 像我們做科技的人, 做多久, 再怎樣「專業」, 我們都是知道自己不斷會犯錯, 我們之前有效的方式日後會無用. 而且經常被鏟到上天花板. 這樣, 其他行業不再也一樣嗎?

我不喜歡批評社工的工作, 我知道他們有很多好人, 但是如果有很多人想以此尊為權威, 我想, 我寧可我先說. 不然早晚也會有人以同樣的方式這樣質疑, 而且他們大概不會說得像我那麼客氣.

(另看作者管理「光輝歲月」facebook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無題;文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