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位解放動物的 Singer 來了

2015/4/27 — 13:22

他姓Singer,名Peter,首本名曲叫Animal Liberation。發表已40年,現在聽起來仍一點也沒有過時。今天全球為動物權益奔走的善人,或多或少都受過他的「歌曲」感染。歌者來香港,怎能錯過?

大師一出手,便知有沒有。Singer以過去、現在、未來的框架開講動物和倫理的思潮和現實中的狀況。一個半小時的講座,令任何動物解放運動的門外漢,以後在相關討論中都可以搭訕。

Singer開場即引用創世紀、亞里士多德、阿奎那和康德的作品,去引證多久以來人類都認為自己比動物高等。直到邊沁、達爾文等等才開始質疑這物種歧視的觀念。Singer引述邊沁名句︰The question is not, "Can they reason?" nor, "Can they talk?" but "Can they suffer?又引達爾文︰Happiness is never better exhibited than by young animals, such as puppies, kittens, lambs, etc., when playing together, like our own children.

廣告

接著,Singer一語中的指出現代人對待動物的倫理態度。現代人普遍認同人類對動動有道德責任,但責任的重量一定和人類之間的程度有相當大的落差。例如我們會出聲反對鬥牛,但對密集飼養的雞隻切嘴尖的慣例就噤聲默許。Singer明白這是現況,但他不滿足於這樣水平的倫理。

於是他提出了Equal Consideration的倫理實踐準則。意思就是不分物種,只要有相同的特點(例如︰都能感到痛楚),在利益的考慮中,都應該以同等分量的倫理重量做決定。

廣告

例如︰人類普遍對早逝的人類感到婉惜,覺得生命給浪費了;所以人類會付出高昂的社會成本去減少人類因種種原因提早死亡的情況。Equal Consideration就是問我們能否對早逝的動物有相同的倫理取態。因此,這不只是同理心的問題而已,而是付出同等的社會資源,落實一致的倫理決擇,不問該生命是人或是動物。

面向未來,Singer分享了樂觀中悲觀的觀察。樂觀方面,Singer觀察到電影中虐待動物的情節持續減少,反映人類觀念的改變,不再以此為樂。同時間,素食人數持續向上,肉類消耗減少(特別在肉食大國美國),顯視人類已有行動回應動物權益和生態危機。悲觀當然是因為富起來的中國中民,購買力大幅提升,自然對肉類需求也大幅上升。

Singer提出Equal Consideration作為人類對待動物的倫理實踐準則,這令我想起當年在南非當動物義工的體驗。

我做義工的地方是醫治野生動物的醫療中心。善心人把在野外受傷的動物送到中心,康復後中心會把動物送回野外。一般沒有經驗的義工如我,會負責為動物預備食物。每天七時按不同動物的需要切生果、解凍死雞或者捉蟲。仍記得我主力負責照顧的小鹿,每天帶著蔬果拼盤探望牠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中心有幾位獸醫,時不時都看到她們開會決定如何醫治各式動物。有一天,三位獸醫非常認真開會,我本來不以為然,後來走近一點看,才發現受了傷的只是一雙小麻雀,不是什麼珍貴動物。我當時真的感到錯愕,三位獸醫在開會討論如何醫治在香港死了幾百萬隻仍有幾百萬隻的麻雀!相信是獸醫看懂我的神情,走過來和我說了至今我仍記得的一席話︰

「麻雀就是生命。獸醫不會理會受傷的是不是瀕危絕種的動物,只會一視同仁。當然也要誠實點,如果面前要救的是美洲豹,我的心情一定會興奮得多。但這不是因為美洲豹的生命比麻雀更有價值,只不過是因為遇到美洲豹的機會不多,自然會比見到麻雀興奮。」

或許這就是Singer所說的Equal Consideration的實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