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9/23 - 19:10

那個有讀寫障礙的醫科生

資料圖片,來源:Hush Naidoo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Hush Naidoo @ Unsplash

軍隊內有個重要的位置叫做 sniper,即是狙擊手。

一個狙擊手的任務是要在潛伏在敵人看不見的地方,利用他的超遠距離長槍保護他的同僚。

有人以為這項任務很容易,因為有瞄準器的話,「幾遠都射得中啦」。

廣告

影響命中率的不只眼界,還有狙擊手的呼吸。控制了眼界和呼吸,還有一樣控制不到的,就是風向。要是不理會風向,無論你瞄得有多準,也會失手。

引用這個狙擊手的比喻,打開門口做生意,總有一些像風向一樣不由我們控制的東西。風向都還好,不可控制,但可以預計;做生意要看市場反應,而市場反應既不可控制也不可預計。

所以我所謂創業的時候,也沒有想過什麼市場反應,只是不斷的寫字,希望透過傳媒、透過社交媒體、透過口耳相傳,讓大眾對英國教育有多一點了解。

但當然,做出了口碑,也自然會引來批評。聽得最多的意見是:「既然你講到去英國咁好,即係冇錢去英國嗰啲就聽天由命啦。」

凡事皆有代價,一年付幾萬磅學費的確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的代價。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想朝著「不用代價也有最好教育」的烏托邦進發,但在這個烏托邦降臨之前,至少我們要明白以下這個故事帶出的道理。

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

從前有個小朋友,讀書成績不佳,因為他有讀寫障礙。小朋友的媽媽是醫生,收入之高不用質疑,但她明白自己的小朋友需要比「普通人」更多的悉心教導,所以她決定辭去高薪厚職,專心教好自己的小朋友。醫生媽媽有很多朋友都勸她不要衝動,因為很多讀寫障礙的個案都不是說有耐性便可改變的,所以辭職不只是犧牲,也是賭博。

萬一付出與收獲不成正比怎麼辦?

母愛沒有計算,母愛只有堅持。

聽說這個媽媽哭了很多個晚上。

原來教好自己小朋友絕對比想像中吃力。明明你覺得寫一個字很容易,但他就是照抄都抄錯;明明你以為他今晚記住了,明天默書的時候又是忘得一乾二淨;所謂耐性,就是無論是千萬個「明明」,千噸重的無力感,也咬緊牙關熬過去。

最後這位有讀寫障礙的小朋友,考進了港大醫學院,然後這位媽媽哭得比以前更厲害,這是真真正正犧牲過才會哭得出的眼淚。

這是百分百的真人真事,但我當然不能公開家長的名字。

透過這個故事,我只是想說凡事總有代價,可以是錢,可以是時間,可以是收獲與付出不成正比的煎熬。送一個小朋友去英國唸書,自然也需要家長付出代價;絕對明白不是每個家庭都可以負擔得起,而我也經常因為這種「不公」覺得無能為力。但要是我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去得起英國」便停止分享我對英國教育的信念,我認為說不過去。

去英國接受教育的犧牲不只是金錢,還有是語言能力。我九歲去了英國,中文基礎很弱,你沒有可能想像我寫一篇這樣長度的文章需要比正常人犧牲多幾多倍時間。

但我認為值得。

正所謂人生如棋。

從來冇見過人捉棋係可以一隻棋都唔畀人食都贏得出。

要將人軍,就先要犧牲。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