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邯鄲學步】母語與第一語言

2016/1/11 — 17:28

人一出生並不懂得任何語言, 
出生後成功掌握的第一種語言.
就是所謂的母語. 
所以母語, 有一個更精準的名稱, 
就是「第一語言」.

有一種很常有的誤解, 就是以為語言只是溝通工具.
但那是錯誤的, 語言從來都並不是單純只把意念溝通.
他同時表達你的想法, 你的來源, 你是甚麼人.
語言是一種價值觀與文化的載體.

母語一詞, 其實源自天主教.
中世紀的天主教, 為了將基督徒團結為一體, 
很努力的想要統一基督徒的語言為拉丁語. 
他們把拉丁語, 形容神聖母親的語言. 
是人類和神溝通的言語. 
故基督徒的母語, 應該是拉丁語.

廣告

但是人類學家發現, 人類作為一種生物, 
先天其實就有多樣化的趨勢與天性.
人類一旦與其他人類太相像, 失去區別自己的能力.
就會出現各方面的發展都會變得受制的情況.

正如人類喜歡以穿不同的衣服, 去表達自我.
喜歡為自己冠以姓氏, 名字.
一個語言會隨著時間與環境, 而不斷的變化. 
現代的英格蘭人, 要看莎士比亞的東西.
也會感到很吃力. 因為同樣叫作英語, 現在的英語和那時的英語.
其實已有很多的差異, 語言是生物, 和生物一樣, 
都是世代交替, 你跟你父親有血緣關係.
你卻不是你的父親.

廣告

很多曾經同源的語言, 
最終都因為大家生活環境的不同而分支成多種語言.
這也是基督教想推廣了千年的拉丁語, 
最後也分支成多種語言然後沒落的原因.

因為語言最終是因為一個人的生活環境而被賦與活力,
語言之間也無法完全的翻譯. 
在寒冷地區的人, 例如北歐, 
光是形容雪便可以百種不同的詞語.
他們對於春天的感受是美好的, 對於冬天感到可怕.
但在亞熱帶地區的人, 例如香港.
他們對於春天的感覺可能是潮濕不舒服的, 
廣東人所謂的「大回南」就是指這種情況.
而秋冬卻是清涼舒爽的季節.
日語中「綠」與「藍」皆是青. 
(所以臺灣是泛青對泛青...)
諸多事例都表明, 學習語言, 就等於同時學習其文化.

有人類學家提出 Sapir-Whorf Hypothesis
認為語言會影響人類對現實世界的認知.
不同語言其實產生不同的思考方式與行為方式,
所以每種語言, 都潛藏著人類解決一種問題的可能性.

每個語言, 其實是儲藏了人類在某種環境下, 
儲藏了幾千年的經驗, 智慧, 記憶與喜怒哀樂. 
每一個字, 每一個讀音, 
他背後都有一個故事和原因.
每失去一種語言, 
人類就失去了一個幾千年的思考過程.
語言其實是真正延續了先民與祖先的生命歷程.
而失去語言, 就等於失去了祖先.

因為受殖民主義影響, 
香港某些主流會尊崇英語.
多少會貶低廣東話, 所以在推廣母語教學時, 
其實反對的聲音非常大.
香港人其實比較推崇學校用英語教學.
雖然很現實地說,
香港所謂用英語教全科, 本身是陽奉陰違.
較多是用廣東話的講學, 混合英語的詞語.
香港長期的情況, 更像是引入英語詞的母語教學.

跟那些香港人相信的不一樣, 
近十年的研究, 有指出教育語言與家居語言相同, 
而另立一方外語, 而不是把外語當成教育語言的學生.
不僅在學業表現上較優勝, 
而他們接受其他語言, 也就是外語的表現和能力.
出人意表地也比較強.

因為社會與學校環境, 統一語言政策, 
而消滅家居語言的學生.
反而導致了產生語言霸權的意識.
當他們認定自己在學校學的語言, 
是唯一而且只有溝通用途的工具時.
很容易會對其他語言產生抗拒,
並抱怨為何社會不能只有他們從學校統一學習的那種語言.

這種抗拒心理使他們比起母語教學加上分開學習外語的學生,
更難以接受其他語言, 
使他們學習外語的動機變弱.
結果是使他們在其他語種學習上表現變差.
所以香港人長期認為, 
使用外語教學, 可以令學生較容易掌握外語的語言信仰,
很可能是一個錯誤也說不定.

全球化初始, 有很多人認為語言的數量會減少, 
但從結果看, 全球化反而引致的是語言復興.
這是因為在全球化的經濟競爭中, 消除個人差異不僅沒有優勢.
反而使自己沒有任何賣點而在全球化中失敗.

其中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愛爾蘭語與希伯來語的復興.
他們理解到, 語言最需要的, 其實就是該語言相關的傳媒與教育資源.
像愛爾蘭人發現了長期的問題, 在於英語把愛爾蘭語的教育資源佔據了.
在政策上解決了這種資源的重要性.
重新配以足夠的資源, 則即使英語霸權強大, 這些語言還是能拙壯成長.

這是因為平民很常期望, 
捨棄自己母語, 學習上層階級的語言.
就能變成上層階級. 
可是, 這只是一個沒有根據的假設.
在殖民初期的確需要相關的語言人才.
但當這些窮人也能夠學習時,
已經不是殖民初期了.

可是全球化令他們夢醒.
例如英語, 取代自己母語的結果, 
基本上也無法改善自己的階級與經濟環境.
例如南亞, 英語很普及, 但當地人還是很貧窮.
現實並不會因為你懂英語, 就把你晉身為上層階級.
反而淪成一個沒有特色的次等英語人. 
在別人眼中永遠說著不正宗的英語.
這是母語在近年反而重新興起的原因.

古代中華有句諺語, 叫作邯鄲學步.
講的是有個人, 羡慕城市邯鄲的人步行的方式.
覺得自己鄉下人的步行方式不好, 
捨棄自己的步行方式, 跑去學習對方的方式, 
最後連自己步行的方式都忘了, 變成不倫不類.
連走路都有困難.
既沒有變成他所羡慕的邯鄲人, 
連自己的基礎生存能力都失去了.
喜歡畫添足只是因為不學無術. 
在語言上, 我們卻常常做這樣的事.

結論是, 魚蛋就是魚蛋. 不是魚丸子.

[文: Cheng Lap]
[圖: 冼治]

(原刊於《光輝歲月》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