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部分動物權益者雖不時派膠 但香港賽馬會有時也好不了多少

2017/10/31 — 12:20

早前上演的沙田錦標及精英碗,圖片來源:賽馬會片段截圖

早前上演的沙田錦標及精英碗,圖片來源:賽馬會片段截圖

香港的賽馬水準已差不多完全躋身世界頂級之列,但一般市民對這項活動的認識嚴重不足。即使是動物權益者,也大多沒有認真鑽研過相關的學術研究便發表偉論,例如他們所提出的反對理據,基本上是直抄澳洲獸醫協會的指控,毫無新意可言,但澳洲執業獸醫暨墨爾本大學博士生Meredith Flash做研究時追縱多年的數據,發現動物權益者為求達到目的而不惜誤導大眾。她的研究發現證實,澳洲獸醫協會以下三項對賽馬行業的指控與事實不符:一、絕大部分的賽駒在兩歲時已投入訓練和比賽;二、在配種過程中,育馬者經常把不滿意的胚胎「打掉」;三、絕大部分賽駒在退役後便遭人道毀滅。

Flash表示,社交媒體興起,立場相近的人不時走在一起圍爐取暖,對尋求真相不夠重視,但如要尋根究柢,那便要先把個人情緒擱在一旁(原文為:In this age of social media, echo chambers and post truth, we need to set our emotions aside and look at what the real facts are saying, not what the meme with the cute picture and catchy line wants you to believe.)。

無論如何,在香港發表一些支持實踐一國一制的言論也不違法,故實在沒有甚麼合理理由去阻止動物權益者表達他們的看法。況且,雖然香港不少動物權益者也缺乏實質的科學證據去支撐他們的看法,但香港賽馬會近年應對的手法也有欠開明,甚至有失大機構應有的風範(反而讓人加深了大機構最懂如何隱藏黑暗面的刻板印象)。

廣告

比方說,如今現役賽駒的受傷狀況固然是公開透明的,但只要賽駒一退役,它們的受傷紀錄便會在馬會網頁中消失得無影無縱。但與此同時,馬會仍會保留牠們的比賽詳情,這很難以讓外界完全不去質疑它漠視動物權益。其實,同時保留退役馬匹的傷患記錄有何不可呢?賽駒的受傷紀錄,毫無疑問是投注者判斷它們在賽事中是否有勝算的重要資訊之一,但難道牠們一退役,便不可再關注牠們過往的健康狀況?馬會的做法,要不是讓外界覺得公佈馬匹受傷情況只具備協助人類投注的工具價值,便讓人認為它別有用心地刪掉對它不利的資訊。

此外,馬會既然能公開現役賽駒受傷的具體情況,那便表示那些資料並無甚麼機密性可言,但它歷來並無公布任何有關賽駒受傷的數據(例如每個賽季馬匹的總受傷次數、有多少匹馬曾受傷、有多少賽駒曾在陣上受傷、有多少賽駒在操練期間受傷、馬匹各種傷患的統計數據等),這種做法不免令人質疑它有心隱瞞某些黑幕。如今飽受批評的醫管局,也需要公布一些重要的數據,例如流感高峰期間各公立醫院內科及兒科病床的佔有率、有多少人直接死於流感等,故馬會保持封閉資訊的做法惹來非議實屬正常不過。更甚的是,馬會已有相關的完整記錄,要公布那些數據實非難事,但它仍然以官腔口脗迴避外界的查詢,這種做法過於傲慢,變相不重視以理服人的過程。

廣告

時代在變,蕭規曹隨只會自曝其短,望馬會能早日醒察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