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郵政署擬遮皇冠徽號 「郵筒搜索隊」冼偉文:舊郵筒是社區多代人聯繫 政策荒謬絕倫 

2015/10/5 — 19:14

圖片來源:郵筒搜索隊

圖片來源:郵筒搜索隊

郵政署早前向長春社、民間組織「郵筒搜索隊」證實,計劃將舊殖民地郵筒上的英國皇室徽號遮去,並蓋之以香港郵政的蜂鳥標誌,遭到兩個團體反對。「郵筒搜索隊」隊長冼偉文今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形容,署方的計劃簡直「荒謬」,但現時不推測背後動機是否涉及去殖化。他強調郵筒能為城市帶來歷史感,不應貿然掩去舊郵筒的皇冠徽號。

若肯包容舊郵筒 反使企業形象變好

冼偉文說,郵政署於9月23日與組織開會及通知他們有關計劃,其理據是想讓全港1100多個郵筒「外觀一致」,署方及後又向長春社表示,有不少市民未能識別舊郵筒原來亦投入運作,才打算以蜂鳥標誌遮去原來的皇冠嘜。冼及其他隊員「非常反對」計劃,指計劃「荒謬絕倫」,當場已向署方指出,現存的59個舊郵筒已有香港郵政標誌置於皇冠嘜對上及郵筒背部,認為署方理據不足。

廣告

「舊郵筒的外觀、形狀與現在的新型(郵筒),『點都一定唔似』,如果追求『外觀一致性』是荒謬的,不會蓋住個(皇冠)Logo就變得一致。」冼偉文說,並指無論署方如何修整舊郵筒,其外觀與新的始終不一樣 :「我當『外觀一致性』是企業形象,其實你肯包容舊的、有歷史價值的郵筒,對你的形象更好。」

他們於上月25日去信郵政署,又曾建議署方在郵筒上用中文寫「投遞郵箱」或者英文「posting box」,現時位於沙頭角郵局外的舊郵箱就有寫下這些中文字,讓市民明白郵筒仍能使用。署方應給予足夠理據,證明有多少市民未能辨別舊郵筒仍能使用,包括調查舊郵筒比起其他區域的新郵筒,是否少收了信,或訪問街坊是否知道區內郵筒所在,加上郵政署亦有手機程式助市民尋找附近的郵筒,「住得耐就會找到(該區郵筒),無可能不知道(舊郵筒)可以用。」

廣告

對於計劃是否源於政府欲推行去殖化,冼偉文自言「不想推測背後動機,不想同署方拗」,另求擱置計劃。他留意到郵政署回覆傳媒,指英國皇冠標記「不合宜」,才決定遮蓋皇冠標記,他直斥此解釋欠缺說服力,若郵局堅決推行計劃,最終應親自向市民解釋其動機 :「如果不合宜代表非殖化,唔該你坦蕩蕩(出來解釋)。」郵政署接到信件後,回覆一封簡短的電郵,至今未有實質回覆,他認為署方似乎堅持推行計劃,現階段不會再主動接觸署方,日後部署則視乎社會反應及輿論。

郵政署政策忽然大倒退

「郵筒搜索隊」現有89名隊員,但組織較鬆散。冼偉文萌生保育舊郵筒的動機,緣於五年前他到索罟灣行山,見到一個佐治五世郵筒被包住,似要被棄置。他及後去信《南華早報》,郵政署回覆稱郵筒內部生鏽,需要棄置。他不接受此解釋,長春社亦介入事件,最後於同年六月從報上得知,署方已另覓維修部門修理該郵筒,其後更將九個舊郵筒列為重點保護。

「 2010似一個轉機,之前可能好多郵筒被人扔掉。我們此後觀察到郵政署無好似之前那樣扔去舊郵筒,例如見過在西貢大涌口停車場有個舊郵箱,它(指署方人員)將郵箱由一個位置搬去10幾米以外,這顯示他們當時用些人力物力搬個舊郵筒,都不會隨便丟掉。」

冼偉文補充,於2013年12月下旬,山頂一個伊利沙伯二世時期的郵筒,因交通意外被撞至凹陷,事隔數月,署方竟維修了該郵筒,使隊員感到驚喜 :「這幾年我們還以為郵政署『好正』,改變了之前隨便扔郵筒的做法,不知為何今年突然好似一個大倒退,整個政策好似轉了。」

他認為郵筒有深厚歷史價值,比較容易保育,每個郵筒經基本保育後,仍能使用過百年,形容署方計劃的嚴重性,不止是「去殖化」那麼簡單,而是「謀殺郵筒」 :「皇冠標誌是郵筒歷史的最重要部分,如郵筒上的『GRV』代表佐治五世時期(1910年至1936年),普通市民只需見GRV就解到碼,原來講緊上百年歷史。」

「(郵筒)為我們的城市製造多些歷史感,好多有歷史的事物都沒有了,好似跟以前的聯繫完全cut off。」他補充,重點保育的九個郵筒中,包括七個佐治五世時期及一個佐治六世時期郵筒,上面的英國皇室徽號有異於一般的皇室徽號,即使在英國也找不到。搜索隊向英國保育團體求證,得知這款郵筒是香港製造,見證香港曾有過的造船工業及附帶的機器生產工業。

「有些人覺得這些歷史文物消失也不太可惜,可能他們其中一個想法,就是因為這些文物可能阻住發展。但郵筒就很不同,不會說你拆了郵筒後可以起層樓,我們不會因為保留它而阻礙發展。」冼偉文認為,郵筒與歷史建築不一樣,後者不一定被市民真正利用過 :「郵筒可能跟一個社區好多代的人(有聯繫),例如阿爺、阿爸、阿仔阿孫,都可能用過同一個郵筒寄出過信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