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都講講廣東話考試 — 與內地同學珍貴的相處

2018/1/25 — 13:44

2017年3月 於浸大人文學系策劃的一日體驗活動〈身之膥〉中實施的作品

2017年3月 於浸大人文學系策劃的一日體驗活動〈身之膥〉中實施的作品

【文:陳美彤(浸大畢業生)】

今早打開面書發現昨晚發的關於浸大普通話畢業要求的短文有過百轉發,略閱過轉發留言,我本意不是想放負能量和滾大憤怒情緒,所以想補充一下:

以我所知,浸大內地生讀預備班的時候也要修「廣東話」的,廣東話科是不是內地同學的升班要求我不清楚,但我聽內地同學講過他們考「廣東話」同樣要考拼音,同樣有廣普對譯部分,例如,「多謝」要譯「唔該」之類,其實對內地同學同樣不公平。

廣告

語言只是用來溝通,如果內地同學用廣東話跟說「謝謝」,「你食飯了嗎?」我真的覺得沒有問題。

廣告

其實內地同學來到香港讀書一定會遇上困難和有不適應的地方。

我記得大學一年級讀一科「文化研究」的學科,我是與一位內地同學一起溫習考試的,因為課堂讀的理論部分老師都是用香港例子去解釋,有一位內地同學有點難進入,所以主動約我一起溫習,我們一起複習理論,他說普通話,我有時候說廣東話,我有時說說我的那種很重南方口音的廣東話,跟他解釋一次老師說的例子其實是在說什麼,他理解以後會跟我分享一些類似的內地例子,跟那位內地同學一起溫習的時光是大學其中一段非常美好的回憶,是珍貴的文化交流。

今天大家都在說本土,而本土的面貌必須透過與其他文化的比對而顯得明確。

我覺得香港其中一樣很可愛的很本土的習慣是當我們在街上遇到說普通的朋友問路,我們會很自然地用普通話回應,遇到用英文問路的人,我們就會用英文回應。可以掌握兩種語言去聆聽和幫助別人(當然亦可以是我們去分享我們之所想和接受別人的幫助),這是香港可愛的優勢。

然後,我們書寫時可以繼續用廣東話思考,繼續寫繁體字,讀古典文學的時候我們可以用廣東話讀,以享受更貼近原文的音韻,這些亦是香港的優勢。

昨晚發的短文,談浸大普通話畢業要求的具體內容,的確有很多令人心寒的地方,尤其是試卷的填充題部分,我們要抵抗的是權力機器,要抵抗強大的權力機器,我們更要看見其他同樣受壓的群體,包括內地同學,我們才更能具體有力地說出我們真正的想望。

聯署行動:https://www.ipetitions.com/petition/bustoppenalt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