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鄧寇克、雷達、等等

2017/8/16 — 11:51

Watson-Watt及英國雷達接收天線,1945。

Watson-Watt及英國雷達接收天線,1945。

入正軌前,先說高鐵。高鐵是應該建的,因為很難想像香港不接上內地的景像。問題是「一地兩檢」,有兩方面不理想。一是,如果按照政府想法,將高鐵出境範圍租出,這便間接或直接道明香港是「業主」。既然是業主,香港有管轄權,根據基本法便須要實行香港法律 (香港在深圳的入境安排則不同,因深圳沒有基本法)。政府盡了九牛二虎之力,說東說西,都不過是「打茅波」、曲線理解基本法。二是政府不作公眾諮詢,口口聲聲時間緊逼,港鐵主席還出言脅迫,說會延遲通車。其實,由撥款到通車要十年八載,公眾諮詢需時僅兩三個月,急切希望通車的人又有多少?財政壓力是否如所言那麼沉重?政府為何不提早三個月進行公眾諮詢?又為何不能將通車時間延遲?公眾諮詢,大家還記得廢物收集徵費一事,不是已進行了兩年嗎?

言歸正傳。電影<鄧苟克大撤退>與眾不同之處,在於三條微觀的主線上:海(除了驅逐艦,還有群眾仗義駛來的小船) 、陸(士兵苟且偷生,千方百計偷上救援船)、空(空軍奮不顧身擊退來犯飛機),讓我們概括推測到當時的大環境。當然,有些事情電影沒有(也不可能)告訴我們。大撤退成功救回了33萬多戰鬥人員,除了敵方策略錯誤、法軍在前方死守,還要靠己方數天前的步署(包括徵召民用船隻),絕不是因為純粹的幸運。

其實,電影沒有告訴我們的,還有皇家空軍的戰績:在1940年5月26日至6月4日(共九天) 大撤退期間,空軍擊落敵方戰機240架,己方損失為170架。這背後的因素:戰術、人員、訓練、科技,缺一不可。

廣告

由於空軍出色的表現,當時便有人批評為何沒有派遣更多戰機,擊退敵機,以便撤退更多軍隊,反而遺下事後被迫投降的四萬多法國士兵。英國的盤算,當然著眼於接踵而來、同月月底開展的「大不列顛戰役」。海峽兩岸「遙遙」相對,其實最窄之處相距僅得30公里。

大不列顛戰役也有電影,1969年上映。可惜,該電影一味強調空軍的戰功,對另一項殺手鐧:雷達,卻著墨不多。

廣告

其實,雷達的發展與天氣有莫大關係。雷達的始創作者,是Robert Watson-Watt (1892-1973) 和Arnold Wilkins (1907-85) 兩師徒。Watt是蒸汽機發明者瓦特的後人,畢業後於英國氣象局工作,早已對雷電產生的無線電波著迷,希冀以監測無線電波作為追蹤雷暴的手段。1930年代中期,英國政府科研部門探索過以聲波追蹤、以「死光」(集束無線電波)摧毀敵機無效後,卒之委派Watt去發展一套雷達系統 (當時稱為 Radio Detection Finding,到二戰時才改稱 RADAR,即RAdio Detection And Ranging)。當時多個先進國家均秘密發展類似技術,然而Watt及Wilkins不負所託,於短短數年間便成功創造了雷達,並於1940年(即鄧苟克及大不列顛戰役當年)已在沿岸建好了包括數十站台的雷達網,面向歐洲大陸,可追蹤60至100公里範圍內的飛機。(另有上千名觀察員,專事觀測低空敵機。)

雷達的功能,在於能夠預先探測到敵機,令己方可即時作出反應,以逸待勞。這減少了不斷用飛機在上空巡航的氣力,因為敵機可以夜間進襲,人手觀測會十分費勁。

大不列顛戰役由1940年六月底德國戰機進襲開始,至十月底結束,英方損失戰機約650架,德方1100架。有異於不少人的理解,實情是立大功的主要是「颶風」式Hurricane戰鬥機;較著名、較靈活的「噴火」式 Spitfire戰鬥機佔功較小。尾段德方改變策略,轉為轟炸英方大城市。因此之故,皇家空軍得到喘息空間,並對德國突然反擊施以夜襲,令其震驚。加上英國海軍仍然控制海面,德國遂放棄了兩棲登陸英國的意圖,轉而東侵。

撤退、打勝仗,都要靠科技、靠實力,尤其是軟實力。抱樂觀心態,但要為最差結果作準備。


16-8-2017

原題為〈鄧苟克、雷達、等等〉;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