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配額計分 歧視單身

2016/11/23 — 19:18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

本會去年成功協助非長者單身公屋申請人取得法律援助,並向高等法院入稟提出司法覆核申請,挑戰房委會非長者單身人士申請公屋的「配額及計分制」(HCAL191/2015)。有關案件已於本年十一月在高等法院正式開庭審訊,現正等候法庭判決。

訴諸法律是最後手段。本會多年以來,一直連同受配額及計分制影響的非長者單身人士,向政府、房委會、立法會等部門要求處理單身人士上樓問題。縱使現屆特首在競選政綱時曾經表示要「確保35歲以上非長者1人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3年」、以及「縮短35歲以下非長者1人申請者的輪候時間」。可是,理想與現實卻存在著重大落差。房委會於2014年修訂配額及計分制,進一步粉碎單身人士上樓希望:有單身人士在輪候公屋十年以後,竟然要再輪候多接近二十年時間,方可能獲取首次配屋機會。所謂確保及縮短輪候時間不但未能達成,更是進一步將單身人士「置之死地而不得後生」。

廣告

被遺忘的單身

可能讀者會奇怪,房委會不是有平均三年輪候目標嗎?就算是近日輪候時間已上升至4.5年也好,也依然只是一個單位數的時間。箇中原因是,房委會於2005年引入配額及計分制,將非長者一人申請者剔除在公屋的平均輪候時間之內。此後,無論13萬非長者輪候時間多久,也不會對輪候目標構成任何影響,房委會自然沒有輪候壓力去處理單身住屋需要。

廣告

事實上,房委會不斷強調,非長者單身人士逼切性較低、且年紀相對年輕人士流動性較高,所以設立及修訂配額及計分制有其根據。可是,我們要分辨清楚,所謂較低及較高也只是一個趨勢,並不足以反映所有單身人士。在今次入稟申請人中,正是要租住劏房、甚至面對短暫露宿問題,但他們的住屋需要正正被遺忘。在修訂配額及計分制政策後,他們的輪候時間反而被延長,不知何年何月得以上樓。在這一個以配額上限及年齡導向的分配機制下,何以符合房委會「為無法負擔租住私人樓宇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公屋」之目的呢?

挑戰的法律理據

今次入稟理據,主要牽涉配額及計分制違反三條《基本法》條文,包括是《基本法》第二十五條「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對一律平等」、《基本法》第三十六條「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以及《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局政府在原有社會福利制度的基礎上發展,改進政策」。

簡單而言,是次入稟牽涉兩個重要的權利釐清問題。首先是社會福利權(right of social welfare),因為根據現存配額及計分制,49歲以下非長者單身將無法獲足夠分數分配公屋(見表)。換句話說,分配公屋的方法,既不是按輪候時間長短、也不是按實際需要而定,而是以年齡作為最大考慮。可是,這一配屋準則在一般申請人(即家庭及長者單身)並不存在,有差別對待之嫌。即使我們認同年齡較大人士應優先處理,但優先概念不等同剝奪他人機會。計分制下,只要年齡低於49歲,你就無法享有上樓機會。可是,公屋本身與教育及安老政策不同,公屋本身與年紀大小並沒有強烈的連結關係。老人院故然要有年齡限制,但公屋為何在單身上設有年齡限制呢,這是否公屋政策目的的一部份呢?

另一點是有關平等(equality)的問題,非長者單身作為香港廣大市民的一員,但在公屋政策上卻遭遇嚴重差別對待。首先,房委會將每年派予非長者單身單位數目設定配額上限,但比例只整體分配予公屋輪候冊申請人單位數目的10%,不但不合比例,也脫離現實。再者,一個49歲以下申請人,輪候時間遠高於50歲或以上申請人、甚至無法與一般申請者相提並論。這一種不平等待遇,背後有否符合合法目的(legitimate aim)?但明顯地,年齡與住屋需要兩者之間並沒有合理連結(not rationally connected)。

年輕人士的住屋需求

無論是2005年的配額及計分制,抑或2014年的修訂版本,房委會除有意地剔除非長者單身於正常輪候輪伍外,也明顯針對較年輕人士。無可否認,年輕申請人在配額及計分制隊伍中佔一定比重,部份申請人的住屋需求是否急切也成疑問。但問題是,房委會應找出問題癥結所在,再對症下藥,而不是以一刀切形式處理。

在2005年未有實施配額及計分制之前,包括學生在內的非長者單身申請人輪候公屋時也包括在平均三年目標之內,可見當年申請公屋的誘因比現時更吸引,但當時並未有引致大量年輕人申請。這除了是因為當時有較完整的置業階梯外(如居屋),也因為當時年輕人對置業前景較樂觀,而不選擇輪候公屋。可見,申請人並不是因為計分制而盡早輪候公屋,而是在置業困難大前提下所做出的選擇。如果政府和房委會是有心處理非長者單身問題,應該要考慮如何優化置業階梯,將其住屋需求由公屋轉移到居屋或私樓市場,而非只以配額計分制或查核工作去壓抑需求,導致有真正住屋需要人士同樣被無辜牽連。

發表意見